9669首页 > 不良人手游 > 动漫剧情 >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2季第十八集剧情脑洞版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2季第十八集剧情脑洞版

2015-11-17 来源:9669
画江湖第二季第一集剧情脑洞版

  原文作者:贴吧ID:唯爱林轩

  第十八集——险中求生

  “怎么,只有这种程度?”李克用目光深邃,脸上依旧平静,看不出一丝波澜。

  五人面面相觑,李克用似乎极为狂妄,但不得不说他们五人根本不是对手,他的狂妄是建立在自身强大的基础上,这一点与不良帅很相似,或许只有他们二人才配得上孤独求败吧。正当他们不知所措时,一位骑马的黑衣蒙面人从远处过来,那人下马后下跪:“参见晋王!”要知道,旁边还有一位李克用的义子、在晋国地位尊贵的李存勇,然而这个蒙面人却像没见到一般。

  “起来吧,查的怎么样了?”李克用回头问。

  “回晋王,已经找到其下落了。”蒙面人说。

  “很好,本王要亲自前往,你们准备好。”李克用继续说,脸上露出喜悦之色。

  “能否活命,在此一举!”地统对人统悄悄的说,同时在李克用谈话时伸入衣服内,摸出一把散状物,将气一屏,把手里的东西往空中一扔……

  李克用还要说什么,突然感到一丝不对,但他并没有回头,而是把头侧过一边,紧接着空气中弥漫开一股异常清香的味道,同时变得白茫茫的一片,“我们也抓住机会,快走!”范程的声音响起。

  李克用手臂一挥,四周的烟雾散开,“义父,这是什么戏法?”李存勇不解的问。

  “玄香散,一种毒药,能无声无息取人性命。”李克用不以为意的说,眼睛望向远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那义父,他们就这么逃了,我们不追吗?”李存勇问道。“这里是渝州,不是晋国,取他们性命不在于一时,我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办。”

  “孩儿知道了。”李存勇小心的回答。

  “派出些人手,查找些礼儿的下落,不过我很好奇,礼儿武功一般,但轻功绝对天下无双,哪怕是你二哥三哥这等高手,也未必能追的上他,怎么会被人打下悬崖?就靠刚刚那几个人,他应该能全身而退的。”李克用反问道。

  “是一位戴面具的人,他们叫他大帅,貌似地位武功都很高,是在我们都没察觉的情况下将礼哥打倒在地的。”

  “戴面具?哈哈哈哈哈哈,我明白了,你回去疗伤吧,为父有事先走了。”说完李克用缓缓的向远方走去。

  渝州城客栈

  “滚蛋!这么重的伤!”子凡眼神中闪过一丝暴戾,“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让那家伙死的那么痛快!”子凡心里默默的想。同时将林轩扶起身,为她擦了一把脸,他运功给林轩疗伤,他原本就懂医术,现在武功比以前更加精进,所以也更加有把握为林轩疗伤。

  疗伤完毕,林轩还没有醒,苍白的脸上挂着仅有的一丝红润,睫毛微收,紧闭眉头,好像有重重的心事,子凡守在一边。看着这段日子朝思暮想的脸庞,子凡一时失神了,回忆起当初与林轩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从当初喝醉酒的偶遇,到自己偷看她洗澡,到自己的第一次离开时的告别,从当初从阎王手里救下林轩,到二人的肌肤之亲,从当初空中二人双眸的对视,到后来的亲密无间,再到最后自己的愤然离去,自己现在终于明白了,自己爱的人是林轩,无论如何自己这一次绝不能放手,哪怕林轩不愿意理自己,这是他的林轩,哪怕林轩心归李星云了,自己也要夺回来!

  想到这里,子凡的目光变得更加温柔,他拉起林轩的手,“林轩,你知道吗?我是张子凡,你现在或许听不到我说的话,但我承认我爱你,我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这辈子都不要分开了,你知道这段日子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不断练武希望能忘掉烦恼,但我却永远忘不了你的样子,你的笑容,你的一切,求你,求你这辈子都别离开我。”

  此时林轩猛的咳嗽一声,子凡脸上的温柔变成了紧张,他用锦布为林轩挡住咳嗽出的液体,却发现是一摊鲜血……

  焦兰殿

  “你说什么?”朱友文极为愤怒的说,他原本以为这次的行动出动了这么多的人,肯定万无一失,没想到回来的人给他带来这样的消息,出动四个中天位的高手和一众教众,结果一个下落不明,教众死的死伤的伤,回来的几个高手也都受了伤,而且什么都没得到,反倒是为别人做了嫁衣,这无意是赤裸裸的打脸,“地统、人统呢?”朱友文问。“回二哥的话,目前还没有消息,但以他们的武功,哪怕是面对不良人的高手,应该也不会有问题。”朱友贞说。“但愿如此!”

  “臣弟以为,我们应当吸取教训,不良人实力很强,而且通文馆和幻音坊那边也是对李星云称臣了,我们要杀李星云,破坏他们的计划,恐怕不能强攻,只能智取了。”朱友贞继续说。

  “哦,怎么个智取?说说看。”朱友文阴晴不定的问。

  “首先,李星云与不良帅的关系,并非那么简单,君与臣的关系已经解释不通了,而据可靠情报,李星云不但不想当皇帝,更不想成为傀儡,这一点就是我们的机会。”朱友贞分析说。

  “继续说下去。”

  “通文馆和幻音坊而言,通文馆是我们大梁最大的威胁,甚至远超不良人,李星云就是称帝对咱们造成的威胁也有限,因为他缺少军队,而通文馆就不一样了,晋国与我们连年交战,近几年愈演愈烈,如果这种情况让李星云去通文馆,那他们就是真正的挟天子以令诸侯了,这是最坏的情况,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李星云去通文馆。至于幻音坊,我们精力有限,可以且让李茂贞继续偏安一隅,我不相信一群女人能掀起多大风浪!等收拾完通文馆再来灭幻音坊。”朱友贞分析说。

  “不愧是吾弟,对大局有这么深刻的认识,那离间之事就交给你如何?”朱友文问道。

  “谨遵圣命,那臣弟先退下了。”二人在朱友贞转身后表情各异,朱友文眼睛微眯,望着朱友贞离去的身影,眼神飘忽不定,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朱友贞则露出了一摸诡异的笑容,但很快就掩盖了起来。

  长安

  密室内,温韬刚刚练完《鬼谷圣法》,心情极好,他现在的武功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不过练了月余的功夫,他已经到了小天位巅峰,这样下去,自己就不仅仅满足于自保了,而是更大的野心。

  “你们出来吧。”温韬轻轻的说。从暗处出来几个幻音坊的侍女,“参加温韬大人。”“回去怎么说,知道了吧。”温韬不紧不慢的说。“谨遵大人指令。”几个侍女一齐跪下说。

  “下去吧。”温韬吩咐道。

  “是。”侍女往外走去。

  几人走后温韬平静的眼神变得阴冷,他看着右侧十几具发黑的尸体,若有所思的说:“想不到如此圣法,竟需要这样的方法练成,这倒很像黑白无常了。”

  “本帅要为他疗伤,所有人不得进来,明白了吗?”说完不良帅特意看了一眼姬如雪和两位圣姬,至于多闻天,不知道去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