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69首页 > 不良人手游 > 动漫剧情 >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2季第二十集剧情脑洞版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2季第二十集剧情脑洞版

2015-11-17 来源:9669
画江湖第二季第一集剧情脑洞版

  原文作者:贴吧ID:唯爱林轩

  第二十集——佛面蛇心(通文馆专集)

  通文馆郊外

  “二位,何苦再隐藏自己的身份?不觉得很可笑吗?”李嗣源站在前面,后面是李存忠和李存孝。

  “李嗣源,你对天师府做出此等卑鄙之事,我等回去一定要报给张天师!”倾国倾城此时已经不再是一股东北嗓音,而是极为正常的女性。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那张玄陵早就疯了,告诉他又能如何?天师府的辉煌已经过去了。”李嗣源说。

  “我们找到张子凡,就把一切都告诉他,天师府只要后继有人就绝不会怕通文馆!”倾国回答道。

  “二位以为今天你们还能活着离开着吗?”话刚落音,四周出来了大量通文馆喽啰。

  “这也想杀我们?”倾国倾城一齐发力,众喽啰死的死伤的伤。

  “十弟。”李存忠很快下了命令。李存孝迅速加入了战场,他与二倾联手的实力不相上下,双方陷入僵持战,二倾无心恋战,往密林深处跑去……

  “圣主,追不追?”李存忠问道。

  “不用追了,那里面有我给她们留下的一份好礼。”李嗣源阴险的笑道。

  “圣主,您是什么时候发现她们和天师府有关呢?”李存忠继续问。

  “天下武功,无非这么几家,探子来报,她们缠着凡儿不放时我就已经怀疑了,此二人武功为中天位,联手与十弟不相上下,不可能是普通人物,若非不良人、幻音坊与玄冥教的人,范围就很小了——她们极有可能是天师府了,果然不出我所料,她们以纠缠子凡为名义暗中调查当年的事,并且已经查出了一些眉目。”

  “我就说,那两个丑八怪武功那么高,怎么可能是是普通人,搞了半天,原来是天师府的细作!”李存忠赶紧附和道。“李存礼还没找到吗?”李嗣源突然问道。

  “已经加紧人手了,应该很快就有结果的。”李存忠回答。

  李嗣源偏了一下头,对李存忠说道:“义父出关之后去哪了?”

  “这个确实不知,勇弟也没说出个眉目来。不过义父武功盖世,身边还有十七暗卫,应该不会有事的。”李存忠回答道。

  李嗣源还未继续说话,一位通文馆喽啰跪下说:“启禀圣主,少主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位女子过来。”

  “女子?什么女子?”李存忠问道。

  “应该是上一次我见到的那一个,九弟,你和十弟去密林里看看天师府那两个怎么样了,我去看看凡儿。”李嗣源说完就往通文馆内殿走去。密林深处

  “姐姐,不对啊,那李嗣源心机极深,这次我们与李存孝打成平手,那李嗣源不出手也就罢了,居然连追都不追,我怀疑其中有诈。”倾城说。

  “唉,我们现在是不可能回去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倾国话刚说完,便有无数只箭朝她们射过来,她们躲避的时候发现数条铁链从地上飞起,倾城不慎脚被缠了起来,“二位,我们在此恭候多时了,乖乖束手就擒吧。”说话的脸部有数道疤痕,穿衣极为邋遢,口里含着一根草,嚣张的说道。

  “你是谁?”倾国问道。

  “通文馆惠字门门主李存惠。”男子回答说。

  说起来这李存惠,本是市井无赖之辈,因李克用赏识而飞黄腾达,为人武功不高,但精于机关暗算,平时一直很少露面。

  “姐姐,你快去报信,别管我!”倾城说道。

  “你们还真是天真,以为能逃的了吗?”李存惠冷笑着说。倾国迟疑间,又有数条铁链飞来,她往后一退,却发现再起身已经不能动弹,原来是自己的脚被机关锁住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以你二人来调查圣主的事,岂不是找死?”李存惠一边说着一边拍手,二倾周围出现了众多通文馆喽啰,“圣主说了,留活口,把他们押回去!”

  “义父,您来了。”子凡看到李嗣源过来,起身问好。

  “嗯,凡儿,你这么久没回通文馆,义父甚是想念啊。”李嗣源幽幽的说。

  “这位是?”李嗣源明知故问。

  “林轩,您原来见过的。”子凡连忙说。

  “哦,那她这是受伤了吗?”

  “正是,必须要用一味叫金赤何首乌的药材,义父能否割爱赐予子凡。”子凡说。

  “这不是义父不给你,赤金何首乌乃是极为珍贵的药材,就为了这么个寻常女子,是不是不大妥啊。”李嗣源说道。

  “他和我关系非常好,希望义父帮帮她,也算帮帮子凡了。”子凡央求道。

  “唉,为父又怎么忍心不帮你呢?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我才可帮你。”李嗣源说。

  “义父请讲。”“我要你留在通文馆,至少这段时间不要出去!”李嗣源的语气不送商量。

  “我答应义父便是。”

  “来人。”几位喽啰手持一个华丽的瓶子,慢慢的走过来。

  “你武功还不行,让义父来吧。”李嗣源制止住子凡,表示由他来,子凡无奈的停手……

  片刻后

  “好了,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苏醒了。”李嗣源起身向外走去。

  “多谢义父。”子凡道谢。

  “你我父子何必言谢,不过不要忘记你的承诺。”李嗣源说。

  “是,子凡知道了。”张子凡说。

  “圣主,这赤金何首乌乃是不亚于千年火灵芝的奇药,您怎么?”李存忠问道。

  “现在形势已经变了,我们也要改变策略。”李嗣源说。

  “哦?”

  “那个女子乃是李星云的师妹,与李星云关系非常好,这次他们分开,只要她能为了子凡留在通文馆,李星云一定回来的,义父已经出关,我们不必畏首畏尾,到时候咱们软硬兼施,把李星云留在通文馆,这样主动权就牢牢把握在我们晋国手中。”李嗣源看着远方的天空说道。

  “圣主英明!”李存忠拍马屁道。

  “那两个天师府的呢?”李嗣源反问。

  “回圣主,已经被抓住了,现关在大牢中等候圣主发落。”

  另一边

  “禀告晋王,前面就是了。”一位黑衣蒙面人说,他话刚落音,又从四周过来几个蒙面人,跪在地上等待李克用的命令。

  “千佛山,好名字。”李克用说。

  “千佛山又称历山 ,相传上古虞舜帝为民时,曾躬耕于历山之下,隋唐时盛行佛教,当时号称千佛,时至今日,恐怕不下万人,属下认为该调派军队过来。”为首的蒙面人说道。

  “不用了,紫灵宝珠既然在这里,我们就急不得,你们随我上去。”说罢李克用上山走去。

  一行人走至山脚下,几个僧人拦住了他们:“几位,到此为止吧,千佛山现在不是上香的时候,非山上的人不得入内。”

  “几位,老夫特来拜见千佛山的老方丈,麻烦请通报一声。”李克用说。

  “方丈和千叶大师正在闭关,不见任何人,各位请回吧,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几个僧人见李克用面目和蔼,反而大起胆来。

  “你说什么?找死吗?”李克用后面的一位蒙面人勃然大怒,瞬移到说话僧人的前面,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

  “住手,不得无礼。”李克用面露不悦之色,蒙面人急忙停手,退回李克用后面。

  “几位小兄弟,不知兴国禅寺里还有能当家的人吗?有的话麻烦通报一声,就说晋王李克用求见。”李克用继续说道。

  那几个僧人眼见这些人实力如此高强,哪里还敢不从,立即往山上报信去了。

  “晋王,何必这么客气,你看他们这些僧人,看来也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

  “你懂什么,千佛山底蕴深厚,经历几百年的发展,里面高手众多,今日我们以礼相待,也且看看他们如何应对!”李克用说道。

  不一会,有一位主持模样的人从山上下来:“不知晋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晋王赎罪。”

  “不敢不敢,老夫早就听说千佛山乃是奇山,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李克用也恭维道。

  “晋王,请。”那人说,李克用一行人入山。

  “不知该如何称呼您?”李克用问。

  “在下兴国禅寺法明长老,晋王叫我法明就可以了。”

  法明长老,千佛山五大长老之首,在老方丈与千叶大师闭关期间代理主持,统领整个千佛山,武功与威望都不低,是千佛山的三把手。

  两人边走边观景,不知不觉已到兴国禅寺。

  “你们留在外面。”李克用说完与法明进入寺内。

  “这是千佛山自己的茶叶,晋王且尝尝,穷乡僻壤,接待不周,还望晋王不要怪罪。”法明给李克用泡上茶说道。

  “哪里,哪里,李某三生有幸能品的这等仙茶,不胜荣幸。”李克用接话说。

  几番交谈后,法明长老直截了当的说:“咱们开门见山吧,不知晋王这次来我千佛山所谓何事?”

  “法明长老果然爽直,老夫这次来是为寻一物的。”李克用说。

  “何物?”

  “紫灵宝珠。”

  “千佛山并没有此等宝物,晋王是否打探错了。”法明长老语气变得不善。

  “李某既然来了,就说明已经有相当把握知道此物必然在这里,还望长老割爱。”李克用说。

  见法明长老没有回答,李克用补充道:“当然,我也不会白拿,千佛山可以得到任何补偿,而且李某可以保证佛教可以在三晋之地流传,不收任何阻挠。”

  “这个我是做不了主的,还要等方丈和千叶大师定夺,还望晋王赎罪。”法明依然不松口。

  “你们不说,本王照样可以找得到。”李克用冷笑。

  “本王还是奉劝你们一句,不想千佛山就此从天下除名的话,还是交出紫灵宝珠为好。我得到了,可以练成神功,你们也能广传佛教,岂不是两赢的选择?”说完李克用走出寺院,下山而去。

  通文馆地牢内

  倾国倾城被打的遍体鳞伤,但依旧不肯说一句话。

  “二位,你们这又是何苦呢?”她们抬头一看,是圣主李嗣源。

  “李嗣源,你不用白费心机了,我们不会说的。”

  “哼,实话告诉你们,凡儿已经回到通文馆了,你们就算逃了也是白费。”李嗣源不屑的说。

  “当年我抱走张子凡之时,就已经谋划好了一切,凭你们两个也想坏我的计划,不自量力!”李嗣源阴冷的说。

  “报告圣主,世子过来了。”一位喽啰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