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69首页 > 不良人手游 > 动漫剧情 >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2季第二十四集剧情脑洞版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2季第二十四集剧情脑洞版

2015-11-18 来源:9669
画江湖第二季第一集剧情脑洞版

  原文作者:贴吧ID:唯爱林轩

  第二十四集——卧底

  通文馆大本营

  “报告圣主,世子过来了。”一位喽啰报告说。

  “哦,我马上去迎接三弟,你们好好看着这两个家伙。”李嗣源吩咐道。

  “是。”喽啰领命。

  片刻后

  “二哥,我可算见到你了。”李存勖笑着过来。

  “是啊,三弟平日里总喜欢云游四方,我做哥哥的忙于政事,咱们兄弟可是有好久没见了的。”李嗣源回答道。

  “我听说礼弟被打下悬崖了,可找到了?”李存勖又问道。

  “我已经派了多路人马,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李嗣源说。

  “参见三哥。”一边又传来了声音,李存勖侧头一看,是李存忠和李存孝,不禁两眼放光:“十弟,好久不见了哦,让三哥来看看你武功有没有进步。”说完李存勖就奔着李存孝冲了过去。

  话说这李存孝原本见到李存勖就战战兢兢,又听到这话更是连连后退,李嗣源则是摇了摇头,但目光紧盯着李存勖的脚步。

  另一边李存孝被李存勖连打了几拳,且都是打在脸上,自然不悦,开始动起真格的,趁着李存勖落地的功夫,挥拳向着他打来,李存勖迅速躲开,再次一脚踢向李存孝,这次稍稍一偏,打中了李存孝的铠甲,但仍是将李存孝逼得连连后退几步,李存孝不甘心的再度出拳,李存勖嘴角扬起一个弧度,不等拳打下来就发力迎上去了,二人就相持下来,“十弟,当心了。”李存勖提醒的话刚刚落音,李存孝就感到一股强大的内力顺着他的胳膊传过来,他再发力已经晚了,只听轰隆一声,李存孝便倒地了。

  啪啪啪的掌声响起,“三弟武功当真了得啊,就是二哥我,也未必能这么快击败十弟。”李嗣源笑着说。

  “二哥说哪里话,您的武功才是深不可测,我怎么能和二哥比。”李存勖急忙回答。

  “哼,都强到这份上了,还在谦虚。”李嗣源心里是这样想,嘴上又是一番说法:“三弟,你难得回来一趟,我让几个兄弟能回来的都回来,算是为你接风洗尘了。”

  “多谢二哥。”李存勖回答道。

  渝州的悬崖下

  “啊……”李存礼喘着粗气,浑身上下衣服破烂,显然从悬崖上摔下来使他受了重伤。耳边传来脚步声,他抬头一看,眼神变得恭敬:“参见不良帅。”

  他眼前的人正是不良帅,不良帅扔给他一粒药丸,他赶紧吃下去,身上的伤恢复了些。

  “你不会怪我吧。”不良帅问道。

  “大帅这是哪里话,李存礼对大帅忠心耿耿。”李存礼赶紧说道。

  “也是难为你了,三个门派中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通文馆了,后梁一旦灭亡,获益最大的不是我们,而是与后梁常年作战的晋国,李克用已经很让我头疼,李嗣源心机太深,不像朱友珪和李茂贞那么好糊弄。”不良帅继续说。

  “是,属下明白大帅的苦心。”李存礼回答说。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把你打下悬崖?”

  “苦肉计才能让我取得信任。”李存礼回答道。

  “不错,上一次情报接收时,李嗣源就开始察觉了,他已经认定通文馆内有奸细的存在,继续下去你会暴露的。”不良帅居高临下的说道。

  “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呢?”李存礼不解的问,他做事一向很隐蔽。

  “自从那次我独闯通文馆后,李嗣源就已经开始调查,这一次你掉下原悬崖,李存勇平安无事,李嗣源的注意力必然会被转移的。”不良帅自信的说。

  “大帅计谋果然高深,属下毕竟肝脑涂地。”李存礼跪下说。

  “我在各大门派都有卧底,你是最重要的,一定要给我好好探查情报,不要让本帅失望!”

  “遵命。”李存礼回答道。

  “你去吧。”说完不良帅便消失在夜色中。

  另一边李星云找到了姬如雪(关于凡轩与星雪跳过去的这些片段,都会作为番外推出,时间不定,但楼主保证很快就会出。),二人最终决定奔向通文馆,去找张子凡和被他“掳走”的师妹林轩。

  二人走到了一处山脚下,正准备歇息,却听到一股苍老的声音传来:“哎呦,谁来帮帮我老头子啊。”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坐在地上捂着脚。

  “雪儿,我们过去看看。”星云说着就拉着姬如雪过去了。

  “这位老先生,您这是?”李星云问道。

  “老头子我脚扭伤了,你们能帮帮我吗?”老者开口。

  “脚扭伤了?这个好办,你等着啊。”李星云转身拿出来膏药,涂在老者的赤足上,又给老者的脚按摩一番,“好了,应该没啥大问题了,你要注意休息。”李星云笑着说道。这一切都被老者尽收眼底,老者微微点头。

  “小兄弟,你有帝王之相啊。”老者笑着说。

  “嗯?你也是会看相啊,也是道家的吗?和那个疯老道一个地方的?”李星云不经意的说。

  “疯老道?你在哪里见到的他?”老者表情从欣赏变为严肃,抓着李星云的手问道。

  “那这是做什么?”星云耸耸肩。

  “实不相瞒小兄弟,我与那疯道士是至交,他不见了后我已经找他很久了。”老者缓缓的说。

  “他之前是在渝州吧,现在嘛,我就不知道了。”李星云说。

  老者听完立即起身,“我靠,你不是脚扭了吗?”李星云问道。

  “我不那样,你能过来吗?”老者笑着说,“你放心,我没有恶意的,我虽有洞察万物的本事,但却找不到张天师,他自身的道法将他隐藏了起来。”“那你叫什么名字?”“秘文。”

  “那秘文老头,我走了啊。”李星云表示要继续赶路了。

  “小兄弟,可是要赶往通文馆?”秘文又问。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李星云有点不耐烦了。

  “你若听我一句劝,就不要去了,那地方太凶险,李嗣源是设了套让你去,你这一去就很难回来了。”秘文提醒道。

  “没办法,我师妹在那呢,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去啊。”

  “也罢,你在那里会遇到一位故人。”秘文又说。

  “什么故人?张子凡?”李星云问道。

  “一面之缘的故人。”老者说完就向渝州方向走去。

  藏兵谷谷口

  “终于来了吗?”范程心想,同时转身双手用力挡住这一股极为强大的气息,他明显的感觉到,这个敌人的实力绝不在自己之下。

  “你果然不错,能从后面挡住我全力的一击。”来者说道。

  “葛将军,好久不见。”范程开口道。

  “天下是大梁的,你又何苦为不良人效命。”说话的正是后梁重臣、跋斩军最高统帅——天统葛从周。

  “看来你我终有一战了。”范程缓缓的说。

  “真正的好戏要开始。”远处的朱友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