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69首页 > 不良人手游 > 动漫剧情 >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2季第二十六集剧情脑洞版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2季第二十六集剧情脑洞版

2015-11-18 来源:9669
画江湖第二季第一集剧情脑洞版

  原文作者:贴吧ID:唯爱林轩

  第二十六集——冷面杀手

  路上,跋斩军大部队正在向洛阳进军,这次攻打藏兵谷他们玄冥教喽啰损失惨重,但跋斩军的精锐基本完好无损,尽管对于乘胜撤军他们他们心有不甘,但既然是洛阳的命令,他们也只得遵守。

  山谷上

  “你们回洛阳,看看我二哥在做什么,务必稳住他,做好了,本王重重有赏。”朱友贞吩咐道。

  “是。”黑白无常回答说。

  “形势如何已经很明白了,你们是聪明人,该跟谁、怎么做我想你们应该很清楚。”朱友贞又补充道。

  “遵命,我们一定不会让地藏王您失望的!”黑白无常再度回答说,他们现在别无选择,只能把宝押在朱贞身上了。

  黑白领命而去后,朱友贞头偏了一下,淡淡的说:“你们去吧,务必完成。”

  通文馆内

  酒到酣处,李嗣源眼睛眯起来,笑着对李存勖问道:“三弟可知道,义父已经出关了。”

  李存勖不以为然:“哦?他怎么舍得不练那神功了,都多少年没管晋国的事务了。”

  “唉,义父虽然习武成痴,但要论智谋也是不差的。”李嗣源继续说,对次李存勖只是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三弟,你觉得梁朝的新君朱友文如何?”李嗣源话锋一转的说道。

  “据说是个明君?”李存勖不屑的说,“朱梁王朝不过是我晋国的囊中之物而已,假以时日,二哥必可带军进洛阳,称霸中原。”

  “三弟这话可就不对了。”李嗣源头微低的说,“且不说义父身体好的很,就算是义父百年之后,你是义父的亲子,我们诸位兄弟自然是力保三弟承继晋王之位,一统天下,扬我晋国雄风。”

  “是啊,是啊。”其余门主也都纷纷附和,只有李存孝呆呆的在吃鸡腿……

  “我一辈子,爱好无非两者。一则,山水;二则,乐律。我对称霸天下没兴趣。”李存勖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淡淡的说道。

  “三弟千万不能这么说,义父知道会伤心的……”李嗣源还未说完,李存勖就给打断了:“罢了,不提这些事了,烦!喝酒!”众人继续喝起酒来,李嗣源眼底闪过一丝精光,随后隐藏起来,随众人喝起酒来。

  山路上

  “还有多久到洛阳?”天统问道。

  “回大人,还有两日的路。”侍卫回答说。

  “加快行程!”

  “大哥,为何要加快行程?”人统问道。

  “我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我感觉这其中有诈。”天统回答说。

  “哦,那要不要我去前面探探路?”人统问道。

  “也好,你和二弟一起去吧。”天统说。

  于是地统和人统一起向前面走去。

  天统仔细回味着附近的危险气息,虽说地统和人统二人一个大天位初期,一个中天位巅峰,按理没有几个人能威胁到他们,但他越想越觉得不对,“二弟三弟。”天统向前冲去,“你们留在原地,不要向前了。”他命令道。

  前方

  “真不知道鬼王怎么想的,竟然让我们回去,这不是昏君的做法吗?”人统抱怨说。

  “唉,大哥就是太忠心了,要是我做主,绝对不回去,等打下藏兵谷再凯旋而归多好!”地统接话说。

  他们继续向前走着,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杀气,“什么人?”地统话未落音,就看到一个黑影向他们冲来,“不自量力!”地统迎着那人出拳,二人在空中相持了片刻,黑影再度消失。

  地统刚刚回来,就感到左侧有一股气息扑面而来,人统过去挡住,地统也过去钳制住他,这才发现他的样子:面目狰狞,两只眼睛充满了杀气,嘴部被面具盖住,手部一个青色的纹身,俨然是一个杀手的模样。

  “你究竟是谁?”人统问道。那人不回答,向后退去消失在空中。

  “三弟小心。”这边黑影刚刚消失,又一股杀气从上方横劈下来,地统咬着牙顶上去,救了尚未发觉的人统一命。

  等人统反应过来上去的时候,那黑影再度消失。

  “这人速度真快啊。”人统愤愤的说。

  “不,这不是一个人。”地统说。

  “什么?”人统还没从惊讶中缓过神来,从左右两侧都过来两个黑影,全都杀气十足。

  地统及时挡住了其中一个,但人统显然没有机会了,他被一把刚刀穿膛而过,眼神中充满了不甘与惊恐。

  “妈的,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地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被杀死,心里充满了愤怒,而又极为的无助,他知道自己对付一个勉强能跑掉,对付两个绝对必死无疑。

  两个黑影就此停下,相互对视一下,同时向地统发起进攻,地统使出自己的绝技铁固盾,两名杀手受到了阻碍,向后退去,然后瞬移起来,地统勉强看到他们的移动,接着自己的铁固盾就被他们一个在后,一个在上进攻,在两股和自己相当的内力冲击下,地统再也坚持不住,被刚刀划伤,狼狈的倒在地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我们?”地统问道。

  两名杀手停手,一名杀手说道:“奉命杀你的人。”然后他慢慢的走到地统面前,抬起刀来,对准地统砍了下去,就在此时另一名杀手意识到了什么,“小心。”

  只见一只半透明的利箭向举刀的杀手冲过来,那名杀手只得后退躲避,地统则躲过了一劫。

  “大哥,您来了。”地统勉强起身,说道。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敢和我跋斩军作对?”天统看着人统的尸体,冷冷的问道。

  “就是因为你们是跋斩军,你们才必须死。”一名杀手回应的说道。

  长安城郊

  “快给我挖,上头有令,今天日落前必须挖开这个陵墓!”一名军官嚣张的叫道。

  “你的上头是谁?”突兀的声音响起来,全场陷入寂静。

  军官回头,看到一个戴面具和草帽的人站在远处的墓碑上,一动不动,犹如一尊雕像。“你找死吗?知道我们是谁吗?不想死的话一边去,要不然大爷叫你有来无回!”军官虽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压迫,但仍然扬声说道。

  “是吗?”只见不良帅一个瞬移过去用手掐住了军官的脖子,军官的脸色立即变得黑青,众军士一时间看呆了。“再问你一遍,你的上头是谁?”不良帅一边加重力道,一边问。

  “温……温将军。”军官勉强从口中说出几个字。

  “他可是温韬?”不良帅继续问道。

  “我……只知道……他是……上头派来的……啊……”一声惨叫,那个为首的军官就气绝而死。

  “……”众人中发出一股骚动,他们想跑时发现四周已经被蒙面人包围了,他们都是不良人的士卒。

  “你们是哪里的部队?”不良帅冷冷的问一个副官。

  “我们是岐国的军队,是上头派来的,求求您放了我们吧……”那副官跪在地上求饶道。

  不良帅并不说话,但看到左侧被打开的陵墓时顿时杀气毕露,“昭陵?太宗皇帝的墓你们也敢打开?”

  “我们只是奉命办事,饶命啊……”副官继续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