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69首页 > 不良人手游 > 动漫剧情 >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2季第二十九集剧情脑洞版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2季第二十九集剧情脑洞版

2015-11-18 来源:9669
画江湖第二季第一集剧情脑洞版

  原文作者:贴吧ID:唯爱林轩

  第二十九集——十七暗卫

  兴国禅寺

  “这么说,来的人是李克用的手下咯?”一旁的一位僧人说道,这是兴国禅寺的智痕长老,他不过四十多岁,却已经成为了五大长老之一,而且单论武功,是五大长老中最高的,达到了大天位初期。

  所谓五大长老,是兴国禅寺的五个高手,不仅要求武功不低,还需要有很强的佛学知识,他们按地位划分分别是法明 、智痕 、慈观、 若愚、正玄五大长老,他们是兴国禅寺中仅次于老方丈和千叶大师的存在。

  “那是通文馆吗?”一边的正玄长老猜测道。

  “应该不是。”法明长老说,“那四人配合极为默契,但都蒙着面,要是通文馆的十字门,又怎么可能不以真面目示人,而且十字门配合也不会那么好的。”

  “也对,通文馆要对付幻音坊和玄冥教,恐怕一次性派出四位门主也不太可能。”智痕长老赞同道。

  “那会是谁呢?李克用除了他的义子还有什么走狗?”正玄又问道。

  “十七暗卫。”一股苍老的声音传过来,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老方丈文益缓缓过来。

  “方丈您可来了。”几个长老纷纷起立,异口同声的说道。

  “十七暗卫乃是直属于李克用的组织,与通文馆、玄冥教不同,他们自成一体,只听李克用一人之命,即使是晋国世子李存勖和通文馆圣主李嗣源也不能调动,平时一直隐藏在暗处,从不出现。”老方丈继续说。

  “十七人吗?那武功如何?”正玄长老问道。

  “最厉害的两个是中天位,其余的都是小天位。”老方丈回答道。

  “这么说其实不足为虑了?”正玄长老说。

  “恰恰相反,他们很厉害。”老方丈脸色凝重的说。

  “小天位有什么好怕的?”

  “一个小天位不算什么,但七人联手便可对付一个大天位了,十七人若同时出动,恐怕不是一般人能抵挡的。”老方丈说,在场的人都沉默了下来,他们已经明白这次的危机到底有多大……

  通文馆内

  “子凡,这是什么啊……”林轩有些好奇的问。

  此刻他们正站在李嗣源练功的地方,也就是蛇坑,林轩在子凡的陪伴下向下望去,深不见底的巨坑被黑暗所笼罩,一股诡异的气氛在坑内散开,显得与外面的一片生机格格不入。

  “……”子凡默然不语,心里在想着如何对林轩介绍,林轩却不依不饶,缠着子凡问道:“你不是说要带我参观的吗?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子凡无奈的开口:“这里是义父练功的地方。”

  “练功?练什么功需要用这么大个坑啊。”

  “我说这么深,你就不怕吗?”子凡岔开话题说。

  “嗯,是挺怕的。”林轩喃喃道。

  “那我带你去别处逛逛,通文馆还有很多好玩的呢。”子凡说道。

  “我怎么不知道通文馆有那么多好玩的呢?”一股慵懒的声响起,子凡回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三叔,您来了……”

  “好久没回通文馆了,我和你义父他们刚刚喝完酒,一个人闷得慌,出来走走。”李存勖把目光转向林轩,“我们又见面了。”

  “……”林轩有些惊讶的看着李存勖,“怎么,你们认识?”子凡问道。

  “之前在渝州,是他救了我们。”林轩缓缓道来。

  说时迟,那时快,李存勖突然对林轩击出一掌,子凡下意识的挡住,李存勖稍稍迟疑,然后嘴角微微上扬。

  “侄儿,你的武功又精进了。”李存勖淡淡的说,这让张子凡猛的一惊,“当初我走的时候,你的武功不过大星位,现在恐怕起码是中天位了吧。”李存勖又继续说,“好好练功,假以时日,超过你义父和我不成问题。”李存勖说。

  “是,恭听三叔教诲。”子凡回答道。

  “李星云没来吗?我和他很谈得来呢。”李存勖再次挑眉,坏坏的看着林轩。

  林轩有些不自然:“师哥不知道怎么样了,如果他不来找我,我就要去找他了。”

  “哦,原来如此。”

  “三叔,没有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子凡莫名其妙的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危机感,急忙从这里脱身。

  “去吧。”李存勖望着二人的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将目光移向远方……

  焦兰殿上

  朱友文自从回来就一直沉默不语,显得心事重重。

  “二哥为何如此忧虑?”一旁的朱友贞问道。

  “你可知道跋斩军的事?”朱友文反问道。

  “这个,是不是通文馆搞的鬼?”朱友贞说。

  “从现场的痕迹来看,有人用了冰魄神功。”朱友文用手扶住头说,显然对此忧虑重重。

  “二哥您是说?”

  “我怀疑大哥还活着……”朱友文说。

  “这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怎么可能会?”

  “那种寒冰是我见过最厚的,不是十几年的功力能形成的……,如果大哥一直活着,那么很有可能了。”朱友文说。

  “那大哥活着,应该就回大梁了啊,他可是父亲最宠爱的皇子呢。”朱友贞淡淡的说。

  “我也不清楚,但探子来报,藏兵谷附近确实发现了通文馆的踪迹。”朱友文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那我们是不是要对通文馆展开行动?”朱友贞建议道。

  “行动、行动个屁!跋斩军全军覆没,地统、人统被杀,天统死不见尸,还去打通文馆,岂不是自取灭亡?你到底什么居心!”朱友文愤怒的说。

  朱友贞连忙下跪:“臣弟一时糊涂,提出这不切实际的建议,还望二哥饶恕。”

  朱友文顿了顿,“罢了,你也是无心,我不怪你,咱们都是为了大梁的社稷。”

  “多谢二哥恕罪。”朱友贞头再度低下,“二哥也不必太过悲伤,天统武功高强,想必很快就能安全返回,跋斩军虽灭,但玄冥教依然存在,且有水火判官、黑白无常辅佐,再加上左右二侍,我大梁依然人才济济……”

  “够了,你下去吧。”朱友贞的分析被朱友文冷冷的打断,“我自有打算。”

  “遵命。”朱友贞转身离去,留下朱友文一人在大殿上……

  帝都长安

  不良帅一直走到昭陵深处,看到地上一片凌乱,他身上的杀气越来越重,“温韬,我若不杀你,岂不白活了三百年!就连黄巢和朱温这等枭雄都不敢挖昭陵,你居然凭借着李茂贞的军队来触犯太宗皇帝的英魂!”一边说着,一边往主墓室走去。

  他走到一道暗影处,反手一按,原本主墓的后墙开始缓缓分开,不久后一个更深的地下暗室出现在不良帅的面前。

  “太宗皇帝,且让我看看你真正的陪葬品吧!”说完不良帅就向下走去。

  刚刚下去,只见墓室的灯一盏接一盏的亮起来,但墓道十分长,根本看不到尽头。

  不良帅继续向前走,突然两边出现了十几个面无表情的“人”,为首的一个向他冲来,不良帅一只手与其对抗,竟微微有些吃力,他一脚将那人踢倒在地, “不愧是养了两百年的死尸,竟然能和大天位相匹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