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69首页 > 不良人手游 > 动漫剧情 >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2季第三十一集剧情脑洞版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2季第三十一集剧情脑洞版

2015-11-19 来源:9669
画江湖第二季第一集剧情脑洞版

  原文作者:贴吧ID:唯爱林轩

  第三十一集——狼狈的回归

  却说不良帅一直往前走,再三犹豫,还是没有把墓棺打开,这毕竟是太宗皇帝的陵墓。

  他冷冷的扫过墓棺旁的陪葬品,自言自语的说道:“太宗皇帝,当年我确实是没有谋逆之心的,不过您却这么不相信我,现在天下形势已经尽在我的掌握,只要我找到极阴果恢复容貌,那我就将取代你的子孙统御天下,继而让大唐无穷无尽的传承下去,不知您可满意!”

  说完后不良帅不再停留,继而转身离去,留下空荡荡的墓室悄无声息……

  客栈中

  李星云和姬如雪正在吃饭

  “雪儿,我看天色不早了,我们今晚就住在这里吧。”李星云给姬如雪夹上一块肉,讨好的说道。

  “也是,现在已经到了晋阳的边界地带,再往前就能找到通文馆驻地了。”姬如雪顿了顿说,“还有,我再警告你一遍,不准给我夹肉吃,这几天我已经吃了很多了,在吃下去,就太胖了。”如雪感叹道。

  “怎么会呢?”星云把如雪好好打量一番,眼中流露出赞美的神情,“瞧瞧,这身材,没的说;这脸蛋,多完美,我看唯一的缺点是还是有点瘦,得补补啊。”星云打趣说。

  “就你会油嘴滑舌,我现在这么‘完美’,你都成天想着朝三暮四,妻妾成群,要是我真的不漂亮了,你肯定要抛弃我的。”如雪自顾自的悲叹起来。“冤枉冤枉啊,我对雪儿可是忠心可鉴啊,你和那些女人可不一样,你在我心中和我师妹一样,都是唯一的!”星云拍着胸脯保证,这一点他说的倒是不假。

  “那些女人,是被不良帅赶走的两位美人吧,怎么,还是恋恋不忘吗?”如雪眉一挑,骨头里挑刺的问道。

  “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我那是权益之计而已,对他们可是没动过心!”星云解释说。

  如雪还要反驳,却听到邻座的人的谈话,她和星云都认真的听了起来。

  “哥们,听到消息了吗?玄冥教现在是风雨飘摇啊,我看蹦哒不了几天了!”

  “额,我倒真不知道,咋么了?”由于这里是三晋大地,所以对于后梁和玄冥教他们一向不用回避,好比谈家常一样。

  “你还不知道吧,那后梁的代皇帝,也就是那个二皇子让他的精锐之师跋斩军去了趟叫终南山的地方,结果回来的途中被人埋伏,可以说是全军覆没,三个武功卓绝的统领两个死了,一个下落不明,估计也活不了了。”“居然有这种事!”

  “是啊,因为这次损失太大,前几天一直在和我晋国对峙的后梁军队纷纷回撤,不再进攻,转为防御了。”

  “那是我们的好事啊,不打仗就好啊。”

  “怪不得我们过梁国边界时看到了大批南下的军队,原来是这个原因。”星云说道。

  “跋斩军的战力不是号称天下最强吗?怎么会全军覆没呢?”如雪小声的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下山时跋斩军正得值胜利,却突然撤退,藏兵谷的不良人因为损失不小,也没有追击,但袁天罡却不知道去了哪里。”星云说。

  “会不会是不良帅做的。”

  “很有可能。”

  渝州郊外

  张玄陵抱着酒瓶,正做着好梦。

  秘文老者缓缓的走过来,拍了他一下肩,看到他慵懒的睁开眼,才开口说道:“我说你这家伙,还认得我吗?”

  张玄陵盯着秘文老者看了一会,“你是……”正思考着他又感到头痛欲裂,不得不抱头停下思考。

  “唉,你这失心疯得的还真不轻啊,我外出游历二十年,不想回到龙虎山居然是这种结果,你这家伙真不让人省心啊。”秘文老者笑着说。

  “跟我回龙虎山,我给你医治如何?”

  “我不去,我要找儿子,我儿子还没找回来呢!”张玄陵喃喃自语,并不理睬秘文老者。

  秘文爱你不说,而是将手放到他肩上,暗中运功,使张玄陵安静下来。

  “走吧,去龙虎山!”

  洛阳郊外

  一个人缓步而行,他的铠甲很华丽,但上面沾满了暗红色的血迹,他也显得很疲惫,似乎受了重伤,他不是别人,正是跋斩军天统葛从周,自从跋斩军全军覆没以来已经过去了五天,朱友文一直派密探到处打听他的下落,却始终不得消息,搞得朱友文最近心情非常不好,动不动就发火。

  “噗……”一口鲜血吐出,他感到喉咙一股腥甜,继而垂手倒在了一颗树旁。

  “将军,您还不死心吗?”一个素衣剑士走到他面前,问道。很快四周出现了十几个素衣剑士,将天统包围起来。

  “这里已经是洛阳了,我很好奇,天子脚下你们竟然如此肆无忌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天统缓缓的问道,他已经是强弩之末,垂死挣扎了。

  “我们是什么人你们不用管,你只需要记住,今天就是你的祭日!”为首的素衣剑士以极快的速度将剑刺向天统,天统则绝望的看着他,目光中充满着不甘与悔恨……

  “嗯?”预想中的死亡并未出现,而是传来这样一阵闷哼,天统不禁抬头一看,眼前的人一身金袍,身材雄伟, 面黑、赤发、虬髯,不是朱友文又是何人?“二皇子,我……”“葛将军辛苦了,咱们回头再叙旧。”朱友文淡淡的说。

  “你是朱友文?”为首的人一惊。

  “哦,你认识我?你的后面是什么人?”朱友文反问道。

  “撤!”素衣剑士急忙后退,却被朱友文一把掐住喉咙:“本王问你话呢,没听到?”朱友文的眼中露出浓浓的杀气,“回答我!”

  “我…我只是奉命办事…”为首的人艰难的说道。

  剩余的剑士发现自己的首领被轻易擒住,不禁四散而逃,但立即呆住了:只见四周已经出现了大批的黑衣人,将他们紧紧的围了起来……

  “你们,想怎么死?”朱友文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