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69首页 > 不良人手游 > 动漫剧情 >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2季第三十二集剧情脑洞版

画江湖之不良人第2季第三十二集剧情脑洞版

2015-11-20 来源:9669
画江湖第二季第一集剧情脑洞版

  原文作者:贴吧ID:唯爱林轩

  第三十二集——天位之上

  “求二皇子饶命,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啊……”为首的素衣剑士见逃不了,只好跪地求饶起来。

  “哦,那本王就再给你一次机会。”鬼王猛的抓起他的衣领,素衣剑士腾空而起,“你的主使者是谁?”

  “我真的不知道,求二皇子饶命啊,他们都是蒙着面吩咐的,我们只是收钱办事而已……”素衣剑士慌张的说。

  “很好。”朱友文眼中露出凶相,“你既然认识我是二皇子,就绝不是普通人。”他顿了顿,“来人,把他们通通押回去!”“是!”

  “葛将军,我们先回去吧,此事需从长计议。”朱友文亲自扶起葛从周,给他注入了一股内力,葛从周面色逐渐红润起来。

  回到大殿上

  “葛将军,感觉如何?”朱友文关切的问道。

  “多谢二皇子关心,老臣好多了。”葛从周感激的说道。

  “葛将军,你可知道,跋斩军全军覆没的事。”朱友文淡淡的说。

  “什么?咳咳咳……”葛从周大惊失色,“二皇子您说什么?”

  “跋斩军,不存在了。”朱友文缓缓的说。

  只听噗的一声,葛从周吐出一口鲜血,险些倒地,朱友文连忙扶起来他。

  “葛将军不要过于伤心,跋斩军没了本王也很难过,此事需从长计议啊。”朱友文安慰道。

  “唉,从先帝起兵,跋斩军就存在了,我领导跋斩军也有二十年了,跋斩军乃是我大梁乃至天下最精锐的部队,人数虽少,却战无不胜,不想这次出征藏兵谷却成了末路……”葛从周悲痛的说。

  “这件事我会好好彻查的,绝对会让始作俑者付出代价!”朱友文恶狠狠的说。朱友文顿了顿,“葛将军,你们三人究竟遇到了什么?竟然如此狼狈?”

  葛从周就把当日的事说了一遍。

  “葛将军,你可知道练气的境界分为几何?”朱友文话锋一转,问起来。

  “这个,据老臣所知,分为星位和天位两个境界,共六个阶段,最高为大天位。”葛从周缓缓道来。

  “那葛将军可知,大天位之上是什么?”朱友文反问。

  “大天位之上?老臣实在不知。”葛从周疑惑的说。

  朱友文起身,“大天位之上,是绝无仅有的存在,叫神霄位。”

  “神霄位?”葛从周很吃惊。

  “神霄位,大天位之上就是神霄位,这是一个几乎没有人达到的境界,大天位在神霄位面前如同蝼蚁。”朱友文面色沉重的说。

  “二皇子的意思是?”

  “神霄位不同于天位和星位之间的递进关系,一个大天位中期若同时面对三个中天位巅峰就难以取胜,甚至有性命之忧,但一个神霄位若面对大天位的高手,即使是一打十,恐怕也不会败,顶多是稍稍有些吃力,若是一对一,大天位的会被秒杀。”鬼王再度说道,“这也就是为什么朱友珪会被轻易杀死的原因。”

  “原来如此。”天统感叹道。

  “神霄位的人已经不能用凤毛麟角来形容了,据我所知的有两个:袁天罡和李克用,他们的功力肯定达到了神霄位,而岐王我还不明确。”朱友文说。

  “可是,这跟这次遇袭有什么关系呢?”天统不解。

  “但是,这次的遇袭却打破了我的认知。”鬼王面色依然沉重,开口说道。

  “什么?二皇子的意思是?”

  “冰封整个跋斩军乃至山谷的人,绝不可能是大天位,应该已经达到了神霄位。”朱友文回答。

  “……”一瞬间空气凝结下来。

  “而且他用的武功,是冰魄神功。”朱友文补充道。

  “冰魄神功?不可能啊,它不是已经消失了吗?难道是?”

  “我也正是怀疑这一点,但事实是大哥已经死了,要不然凭着他的武功与智慧,皇位哪里会轮到朱友珪和我坐。”朱友文说。

  “唉,当年大皇子南征北战,甚至敢和李克用进行对决,让不可一世的李克用都感叹,也被先帝所倚用。”天统也回忆道。

  “如果是大哥的话,神霄位的事就很好解释了。”朱友文开口说。

  藏兵谷内

  “参加大帅!”众人一齐喊道。

  “嗯。”

  “大帅,我们……”上官话未说完就被打断,“本帅都知道了。”

  “大帅,刚刚探子带来了最新的情报。”范程再度开口。

  “讲。”

  “跋斩军途中遇袭,全军覆没。”

  “谁做的?”

  “目前认为可能是通文馆,不论是谁,刚刚恢复元气的玄冥教这次可谓血本无归,短时间内恐怕没有多大威胁了。”孟婆继续说。

  “通文馆?李星云也去了那?”

  “是,我们劝说了,他非不听。”上官云阙说。

  “范程、孟婆。”不良帅吩咐道。

  “大帅有何吩咐?”

  “你们俩去一趟幻音坊。”

  “这是为何?”

  “温韬我已经找到了,他投靠了李茂贞那贱人,真是鼠目寸光,我要你们把他活捉回来,我会让他体会到背叛本帅的下场是什么!”不良帅冷冷的说。

  “遵命!”两人领命而去。

  通文馆

  “报告圣主……”来的人被李存忠抡起来:“滚开,没见到圣主正在练功,任何人不能打扰,你是想死吗?”

  “九弟,你让他说吧。”李嗣源停下练功,砖头说道。

  “晋…晋王…来了。”来人艰难的说道。

  “什么?义父来了?”李嗣源一惊,“到哪了?”

  “回圣主…,已经到晋阳郊外了。”

  “吩咐下去,把所有在的门主和世子,还有子凡通通叫到大厅,迎接义父。”李嗣源匆忙起身往大厅走去,这样的李嗣源是绝无仅有的。

  “义父已经不管政事几十年,这次突然来通文馆,到底所谓何事?”李嗣源暗暗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