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我和殿下谈恋爱最新-凌北霄夜凉小说完整版

我和殿下谈恋爱最新-凌北霄夜凉小说完整版

  • 凌北霄夜凉免费阅读分享 我和殿下谈恋爱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我和殿下谈恋爱
    《我和殿下谈恋爱》最新章节由玖陆文学提供,《我和殿下谈恋爱》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刚刚的情形牢头看在眼里,自然明白自己巴结了凌北霄,就等于得罪了夜凉殿下。这就令牢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既不能对凌北霄太冷淡,又不好对他太热络。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国舅爷我真喜欢这地方,都待出感情了。”凌北霄做作的感慨着。
    立即阅读

《我和殿下谈恋爱》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夜凉本人会些拳脚功夫,本领稀松平常的很,平日跟人过招时,人家都暗地里让着他,面上还要吹捧其武功盖世,夜凉这个自大的家伙居然深以为然。本上仙可有自知之明,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官话之后,把以和为贵、点到为止的中心思想强调了好几遍。

我和殿下谈恋爱小说试读:

本上仙匆匆赶到刑部大牢时,凌北霄已经睡下了,身上还煞有介事的盖了点茅草。

你咋不冻死呢?

我气不过,一脚把他踹醒,凌北霄揉了揉眼睛,看清是我后,露出一副“别闹”的表情,倒下去继续睡。

“小顺,用水泼醒他。”我恶狠狠的吩咐。

小顺答应一声,出去转了一圈,夹着一块烙铁回来了,“殿下,小人没找到水,改火烫行不?”

我点头,“可以。”

凌北霄立刻坐直身子,“免了,我醒盹了。”

说完还伸了个懒腰。

我怒极反笑,“凌北霄,你可真喜欢来这里。”

凌北霄居然附和,“我觉得这里旺我的八字。”

嗯嗯,你八字最硬了。

跟他扯皮没有任何意义,我开门见山,“凌北霄,你为何不收腰牌,你可知为了你……”

为了你我选一帮不会武功的文弱书生去比武招亲,这话说出来有瞧不起人的嫌疑,现在最重要的是哄他参加游春会,刺激性的话语能免则免。

凌北霄淡淡一笑,“多谢殿下美意,可我不想去打擂,仅此而已。”

我尝试走感情路线,“你明知道柔嘉对你一往情深……”

凌北霄抢着说:“是她一厢情愿。”

“男人总归要成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套流程下来是有顺序的,你年纪不小了,就先把个人问题解决了吧。”

“柔嘉虽然刁蛮些,但她长得美啊,出身又好,你若娶了她,就是皇上的侄女婿了,日后想要升迁就更容易了。”

“……”

我磨破了嘴皮子,苦口婆心的一顿劝,油盐不进的凌北霄居然打起了哈欠。

忠心的小顺看不下去了,“殿下,按理说这儿没有小人说话的份,可小人实在搞不懂您为何非要劝凌世子去打擂,他若不去,您的胜算不是更大?”

我正要训斥小顺别跟着乱搅和,凌北霄一歪头,“殿下也要去打擂?可你并没有自留腰牌啊!”

我冷笑,这家伙消息还挺灵通的。

小顺神气活现的说:“我们殿下何等身份,不用腰牌一样有资格打擂。”

凌北霄瞪着我,“我不信你会娶她。”

小顺嗤之以鼻,“世子爷不信最好,过了明天,您就等着喝我们殿下的喜酒吧。”

这小子瞎话说的有鼻子有眼,我索性由得他发挥。

凌北霄没给我看戏的机会,他朝我摊开手,“腰牌给我。”

转变太快,我没反应过来,“凌北霄,你啥意思?”

凌北霄奸笑,“没道理便宜了你。”

收下腰牌,凌北霄拍拍屁股上的草屑,拔腿就往外走。

牢头还是上次的牢头,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凌北霄,一张老脸憋的通红。

凌北霄平易近人的跟他打招呼,“老马,下次我再来看你。”

牢头忙不迭摆手,“贵人不踏*地,您可别再来了。”

凌北霄煞有介事的摇头,“那可不行,要是隔段日子不见,我会想你的。”

牢头强作笑颜,“没关系,您不用亲自过来,小的给您托梦!”

跟凌北霄在一起,本上仙头一次体会到被人当瘟神的感觉。

终于到了游春当天,料想结果毫无悬念,本上仙索性猫在家里躲清静,谁知刚过巳时,宫中便派人来请。

一路上我掐算着时间,料想比武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可到地方后,我才发现情况不大对。

此刻本该在擂台上挥洒汗水的王孙公子们居然陪太后话家常呢。

夜长泽把我叫到身边,压低声音抱怨:“朕被你害苦了,这帮人吟了一早上的酸诗,净浪费工夫,有这时间朕多批几个折子好不好!”

我心虚的解释,“父皇,你最了解柔嘉,她性子太烈,只适合找一个性格温吞的文人相公,否则日后非闹得鸡飞狗跳不可。”

好在夜长泽并没有追究此事,“不管怎样,擂台肯定是要打的,可这些人显然指望不上了。”

我连声附和。

夜长泽意味深长的看着我,“阿凉,我以为你会给自己留一个腰牌。”

搞不懂他为何突然提起这个,我只能含糊的说:“儿女情长则英雄气短,男子汉大丈夫建功立业方是正途。”

这番鬼话居然很令夜长泽受用,他含笑点头,“你这般长进,朕可以放心的把这件事交给你了……”

入选的十二个人当中,除了凌北霄,其余人皆不会武功,自然不能打擂,所以夜长泽临时改变规则,让这些人挑一个随从作为替身上台打擂,柔嘉金枝玉叶,自然不能跟下人过招,便由我以堂兄的身份替她做擂主。

不愧是皇帝,一招破了我的小聪明。

在夜长泽传唤我的时候,十二个候选人也派人去寻替身了,用脚趾头也能猜到,这帮人肯定要挑最能打的人过来啊。

本上仙岂不是成了沙包?

腿伤还没好利索呢,又要经历车轮战,好命苦!

很快,十二个替身到齐,本上仙被赶鸭子上架,无可奈何的上了擂台。

宫中打擂是新鲜事,不少主子贵人都过来凑热闹,夜长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居然连宫女太监都溜过来远远的偷看。

夜凉本人会些拳脚功夫,本领稀松平常的很,平日跟人过招时,人家都暗地里让着他,面上还要吹捧其武功盖世,夜凉这个自大的家伙居然深以为然。

本上仙可有自知之明,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几句冠冕堂皇的官话之后,把以和为贵、点到为止的中心思想强调了好几遍。

夜长泽听的频频点头,显然很欣赏我的大局观。

坐在侧面高台上观战的柔嘉则不以为然,我说话期间她翻了好几个白眼,就差把鄙夷俩字写脸上了。

没心肝的家伙,本上仙替她打擂,她居然还嫌我不够拼命!

比武开始,托皇子身份的福,对方不敢向我下重手,我却毫无顾虑,在这种显失公平的前提下,居然被我赢了几场。

我放心了,总算这帮人没被美色冲昏头脑,并没选真正的狠角色上来。

虽然赢了几场,但我知道自己是怎么赢的,下面的人不瞎,更知道我是怎么赢的,偶尔听到有人夸我本领超群,我恨不得叉腰问他骂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