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逮捕娇妻:总裁别太坏完整版 主角白思景凌西延小说

逮捕娇妻:总裁别太坏完整版 主角白思景凌西延小说

  • 逮捕娇妻:总裁别太坏小说最新章节 白思景凌西延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逮捕娇妻:总裁别太坏
    主角叫白思景凌西延的小说是《逮捕娇妻:总裁别太坏》,是作者苏小爱所编写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夫人呢。 逃了。 抓回来。 凌少,夫人说,您再找她,她就跳崖。 告诉她,我的怀里就是她的崖。
    立即阅读

《逮捕娇妻:总裁别太坏》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就是呢,竟然咒我没人要,她还说等我老了,你就不要我了,姐夫,你到时候真的不要我了吗,那我怎么办,只能看着你和姐姐出双入对了么,那我还不如现在就和你分开,我忍受不了你被姐姐抢走。”

逮捕娇妻:总裁别太坏小说试读:

白思景听着乐乐的话,愣了愣,“长得很像?”

“对,就像是乐乐的翻版,可以说一模一样,乐乐第一眼,还以为看到了自己呢。”

乐乐说完还摸了摸自己的脸,一脸的笑。

白思景莞尔,但没当真。

因为乐乐其实有点脸盲,这不知道是不是她的缺陷,看着电视里选秀的小哥哥小姐姐,总是分不清谁和谁。

但乐乐又有极高的天赋在音乐上,这算不算是上帝打开一扇窗又关上一扇窗。

但白思景也没有纠结这个,给乐乐做了早餐,然后给白娇娇发了一条短信。

【妹妹,下次要算计我,最好找个靠谱的人。】

她为什么发这条短信,因为她要白娇娇以为昨晚失手了。

白娇娇要毁了她,而她又怎能让白娇娇如意。

就算她对乔铭轩此刻已经失望至极,她也不会让白娇娇坐上乔家少***位置。

所以她不能让白娇娇知道自己其实真的失身了,否则,一个被强爆的女人,恐怕乔老爷再喜欢她,也只能让她和乔铭轩离婚了。

而想到今早那个冷酷的男人,白思景的面色就有些发白。

她紧咬了下唇,然后想到什么,又去边上的药店,买了事后药,吃下。

另一头。

白娇娇看着白思景发来的消息,面色整个沉了。

她昨天安排的那么好,把白思景送进包厢,点上迷香,那这样随便哪个男人进去,毁了白思景就好。

她还特意通知了记者。

可谁知,今天早上,什么关于白思景出轨的新闻都没有。

难道那个**中途醒来逃了?

怎么就这么好命!

“娇娇,你怎么了,一脸生气?”

咔哒,门口,乔铭轩高大俊朗的身形走进来。

他现在是乔氏的总经理,而白娇娇是他的秘书。

两人一个办公室,**偷得光明正大。

白娇娇嘟着唇,走向乔铭轩,接着抱着他的腰杆撒娇说,“亲爱的,人家昨天被姐姐欺负了。”

乔铭轩一听皱眉,“你说白思景?”

“嗯。”

白娇娇一脸委屈,说,“昨天不是乐乐生日吗,我就发了句祝福短信过去,结果你知道姐姐回我什么嘛,她竟然咒我没人要。”

“你说什么?”乔铭轩脸一沉,“她真的这么说?”

“人家骗你干嘛。”

白娇娇说着翻出手机,然后点开昨天和白思景的对话框给乔铭轩看。

当然,她把自己发给白思景的那条香艳视频删掉了,剩下的,就只有两段对话。

白娇娇:【姐,今天你女儿生日,送你个小视频开心开心呀,祝你女儿生日快乐~】

白思景:【妹妹,无论如何,我都是乔太太,而你,女人容颜易老,希望三十年后,乔铭轩还会要你。或者,还有人要你。】

乔铭轩看着,眉头狠狠一皱,“这个女人,没想到平时看着懦弱,说起话来这么恶毒。”

“就是呢,竟然咒我没人要,她还说等我老了,你就不要我了,姐夫,你到时候真的不要我了吗,那我怎么办,只能看着你和姐姐出双入对了么,那我还不如现在就和你分开,我忍受不了你被姐姐抢走。”

白娇娇说着就要走。

乔铭轩一把抱住她,“你说什么呢,我爱的是你。”

“可乔老爷喜欢的是姐姐,你娶的也是姐姐,说到底,我不过是个小三。”

白娇娇红了眼睛,“姐夫,我真的很爱你,可我真的忍受不了姐姐一直骂我是第三者,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分手吧。”

“她还敢骂你是第三者?”

“嗯。”白娇娇眼眶更红,“她还说我不要脸,说我勾引你,说我是小绿茶,总之骂得很难听,我都说不出口。”

乔铭轩面沉了,原来自己竟然是娶了这样一个女人。

当初自己本就是和白娇娇相爱,**却非要自己取白思景。

他本就不情愿,这个女人竟然还有脸骂娇娇是第三者。

简直就是恶心。

乔铭轩眸底划过冷意,说,“娇娇,你放心,我保证,她乔家少***位置,做不了多久。”

白娇娇眼眸微闪,佯装楚楚可怜说,“姐夫,你是想和姐姐离婚么,可你**喜欢姐姐,他不会同意你和姐姐离婚的。”

乔铭轩冷笑一声,“那就让她少一条腿或一只胳膊,这样,**就算再喜欢她,也是不可能让一个残疾做乔家长媳的。”

白娇娇眸底划过肆意,眉眼却愈发后怕,“姐夫,你在说什么,我们怎么可以伤害姐姐……”

“没什么不可以,总之这件事交给我。”

乔铭轩说着吻了吻白娇娇的发,说,“娇娇,这三年委屈你了,我很抱歉。”

白娇娇仰首吻住他的唇,“姐夫,为什么要说抱歉,我爱你,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甘愿。”

乔铭轩动情,打横抱起白娇娇,摁进了沙发里。

与此同时,凌珏站在凌西延面前。

两张同样精致英俊的面庞,一张稚嫩,一张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