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全文免费阅读-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vip章

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全文免费阅读-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vip章

  • 阮寒星霍沉免费阅读全文-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无弹窗阅读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
    阮寒星死后才知道,她所在的世界,只是一本以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阮未思为主角的甜宠文。 而她,不过是着色寥寥几句的普通炮灰,死得无声无息。 重生回19岁,对父爱的渴求全都散去,曾经争强好胜的她彻底佛系了。 替嫁?给钱就没问题。 丈夫是残疾有心理问题?当个豪门咸鱼阔太它不香吗? 这一辈子,她不想再去谋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只想安安稳稳守着自己的家人朋
    立即阅读

行灯中下游执笔编写言情小说《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是以阮寒星、霍沉作为主角,主要讲述了:“本来应当只是件小事的。”阮寒星应:“可惜不知道哪个嚼舌根到了伍总的面前,伍总还兴师动众地找上门来……到底是伍总想把它变成大事,还是别人想?”

残疾大佬的心尖小妻小说试读:

“要多少你给个数……”李哥牙一咬,狠狠心准备好大出血,喊到一半被狠狠地踩了一下。

“嘘——别吵。”

阮寒星竖起食指在红唇边抵了一下,对着手机露出微笑:“你好,是110吗?我要报案。”

“江湖恩怨,你怎么能报警呢?”李哥怎么想都想不通,被带走之前肿着眼睛嚷嚷:“你不守规矩。”

“谁要跟你守规矩。”阮寒星不耐烦地握拳,给他另外一边眼睛砸了个对称的青紫:“在我这里,法律就是规矩。”

“老老实实去看守所呆着去吧!”

李哥只是个普通的小混混,在红灯区收点保护费,没做什么太过的事情。

送他们进警局,也是给他们个机会好好做人。

压着他的警丶察忍不住笑了一声,等他挨了打才假模假样地阻止:“哎,不能动手打人啊。”

对上小警丶察,阮寒星的态度格外好,点点头:“好的。”

去警局做了笔录,等回到家里的时候饭都做好了,外婆不满地抱怨:“跑哪儿去了?这么大的人了,还不到饭点不回家呢?”

两人对视一笑,赔了不是,在沈奈和于枫的欢呼声中分了零食。

阮寒星在傍晚时分回到霍家,几个小的都已经放学回来,眼巴巴地坐在餐桌前,并不交流。

“夫人,您回来了。”陈姐长松一口气,殷切地接过她的外套:“要现在开饭吗?”

“好。”阮寒星点头,瞥了霍沉一眼:“等很久了?”

“没有。”霍沉垂下眼。

明明她嫁到霍家才一天,她出门的时候整个家里都仿佛空了下来,连佣人都没了主心骨,忐忑不安地望眼欲穿。

她一回来,这片冷寂如坟墓的宅子瞬间活了过来。

“大嫂。”静静地看着前后变化,霍成凛的目光闪了闪,仰起脸来笑得乖巧:“今天累吗?下次我放假陪大嫂一起回家可以吗?”

“当然可以。”阮寒星有点意外,笑着点点头,将手中分好的零食递给他一袋子:“这些味道都不错,给你尝尝。”

霍成凛怔住,接过那一袋子包装花花绿绿、透出几分幼稚平价的小零食:“给我的?”

“是,尝尝看。”阮寒星如常,带笑另外取出一包递到霍筱宁的面前:“来,这份是筱宁的。”

霍筱宁的眼睛瞬间被点亮,脸蛋涨得通红,一把将一整包零食紧紧抱在怀里,好一会儿才小声地道谢:“谢谢大嫂。”

“乖。”看她乖巧羞怯的模样,阮寒星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顶,笑意更浓。

“大,大嫂!”霍景轩有点急了,吭哧半天暗示:“谢谢大嫂今天给送的午饭……”

“你喜欢就好。”迎上他眼巴巴的眼神,阮寒星顿了下,将最后一包零食递过去:“这是你的。”

幸亏她多准备了一包,不然只怕他就要闹了。

发现自己也有,霍景轩果然快乐起来,打开袋子翻翻捡捡,嘴上还要嘟囔:“棒棒糖,虾条……啧,都是小孩子的玩意儿……”

“三哥要是不喜欢的话……”霍成凛的眼神闪了闪,笑得格外的纯良:“可以给我,我还挺喜欢的。”

“你在想屁吃……想什么。”霍景轩把脱口而出的脏话咽下去,宝贝似的抱住了自己的零食袋子,撇嘴:“老、我,我喜欢着呢!没你事儿。”

霍筱宁没有跟幼稚又陌生的哥哥弟弟讲话,手上却把属于自己的那份偷偷地往身后藏了藏,眼睛里都是纯然的快乐。

大嫂给她的,谁也不能拿走!

阮寒星笑着看他们闹,一转眼却对上一双黑沉的眼眸,定定地落在她的身上,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她顿时愕然,愣了片刻:“霍先生?怎么了吗?”

霍沉目光沉沉,看她似乎没有再继续掏出什么的意思,才挪开眼淡声道:“没什么。夫人出门辛苦了,开饭吧。”

霍家兄妹聚在一起吃得第二个晚餐,比昨天自在了许多。

前世围绕着钟家汲汲营营,阮寒星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拥有过属于自己的时间。

饭后她捧着自己顺路买回来的书,独自在房间里看书,房门却被敲响了。

“夫人。”陈姐小心地压低了声音:“有您的电话,是鸿海集团的伍总。”

伍铮?

之前跟霍景轩起冲突的伍易的哥哥,年纪轻轻掌控了鸿海集团,在商场上也是有名的人物。

阮寒星若有所思,接过电话:“伍总。”

“霍夫人。”舌头抵在牙关上,伍铮将耳边清甜的嗓音细细咀嚼了一遍,才笑道:“听闻霍夫人教育了我家的小辈,伍某免不了要个说法。”

这是找上门来兴师问罪了?

听到消息下楼来的霍景轩露出担心的眼神,下意识地想伸手抢过电话。

一人做事一人当,他还没怂到让一个女人替自己担着的地步。

伍铮被商场上的人成为大白鲨,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她一个贫民窟出来的小姑娘,怎么应付得过来?

阮寒星避开他的手,翘起嘴角从容道:“小辈之间闹了矛盾,伍二少出言不逊,我替自家孩子出个头罢了。”

“哦?”伍铮好笑又意外:“依霍夫人的意思,这不过是孩子之间的小打小闹,一件小事咯?”

“本来应当只是件小事的。”阮寒星应:“可惜不知道哪个嚼舌根到了伍总的面前,伍总还兴师动众地找上门来……到底是伍总想把它变成大事,还是别人想?”

伍铮的眼神沉了下去:“这倒是伍某的不是了?”

如今霍沉虽然瘸了,霍氏却依旧仰仗在他的威名之下。

伍铮找上门来,在其他人看来,未尝不是一个信号。说不得,还要有人暗地里笑他趁人之危,要借机打压。

阮寒星正要说话,鼻尖却掠过带着浅浅涩意的松木清香,手中的话筒被人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