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橘生淮南·暗恋免费阅读-洛枳盛淮南全本阅读

橘生淮南·暗恋免费阅读-洛枳盛淮南全本阅读

  • 橘生淮南·暗恋(八月长安著)-橘生淮南·暗恋完本阅读橘生淮南·暗恋
    主人公叫洛枳盛淮南的书名叫《橘生淮南·暗恋》,是作者八月长安生写的一本青春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段旷日持久的暗恋,衍生出无数的忌妒、谎言和算计,洛枳、盛淮南、叶展颜,江百丽、陈墨涵、戈壁所有的人都以爱的名义自我折磨着,相互伤害着。看似坚不可摧的爱情在谎言面前突然变得不堪一击,曾经一定要和他站在一起的坚定信念在自尊心的作祟下猝不
    立即阅读

洛枳盛淮南小说叫做《橘生淮南·暗恋》,是八月长安的经典之作。该小说节奏起伏得当,值得一看。洛枳微微皱了眉头回头看她。百丽对她说过,每次自己哭泣的时间都不可以超过十分钟,女人最重要的是保持适度的柔弱和适度的坚强,要见好就收,不能做出被人鄙视的举动。

橘生淮南·暗恋小说试读:

百丽和平常一样猛地推门进屋时,洛枳刚收起日记,打算继续写统计学的作业。背后发出巨大的声响,她习以为常地没有回头看。

百丽一屁股坐在床上,呼吸带着哭腔。

无法结束的八点档。洛枳叹口气,百丽这样的女孩子,永远伤心,却永不死心。

手机发出嘟嘟的声音,百丽开始拨号。

“我再跟你说最后一遍,我知道你早就烦了,但我还是那句话,明天你要是在马路上看到我挎着一个男生有说有笑地走,然后告诉你那是我认的干哥哥,你会不在乎?!”

也许会在乎。洛枳摆弄着笔尖心想,但是你在乎他是因为爱,他在乎你是因为霸道。

她发现自己没办法专心写作业了,间断地听着百丽的电话,所以做题的思路也断断续续的。

偷听别人说话成了习惯。

洛枳只喜欢在背后看人,看人的背后。或许因为她第一次开始认识这个世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繁华的背后。

每个人都需要在脑海中建立关于这个世界的数据库,内容未必都要来源于亲身经历。洛枳喜欢阅读别人的喜悲,用这种方式来避免折腾自己的神经。很多时候,就是抬眼的一瞬间或者擦身而过的几秒钟,陌生人的一个表情和一句零碎的话,足以让她饶有兴致地咀嚼半天。

所以,和百丽的住宿组合应该是天意。她想,演员总是需要观众的。

放下电话,百丽终于哭出声来。

“别哭了,已经十分钟了。”洛枳看了看表,一边写字一边说。

“我难受,今天延长时间。”

洛枳微微皱了眉头回头看她。百丽对她说过,每次自己哭泣的时间都不可以超过十分钟,女人最重要的是保持适度的柔弱和适度的坚强,要见好就收,不能做出被人鄙视的举动。

洛枳听到这些言论后只是嘴角抽搐了几下,然后每次都尽责地提醒她,到十分钟了,请注意把握柔弱和坚强的尺度。

江百丽有很多“女人准则”,“十分钟”这种小规矩只是其中之一,它们和塔罗牌一起指导着江百丽的人生。然而,江百丽的女性自立准则从来没有实施过。她的每次哭泣都没能成功地控制在十分钟内,也没有展现任何适当的柔弱与坚强,只剩下遭人鄙视那部分实践得很彻底。

不过,被鄙视,往往就是因为太常见,以至于大家忘记自己稍不留神就会成为其中一员。毕竟,大部分女孩子如果看到自己的男朋友揽着另外一个女孩子的肩在路上大摇大摆地走,还大大咧咧地说这是我刚认的妹妹,恐怕也会像百丽这样大喊一句:“跟你的妹妹一起滚远点儿!”然后华丽丽地扑到床上去哭。

洛枳想起刚才去倒百丽的**桶时还看到周围有些许散落的烟灰,她扫了半天才扫干净。江百丽不是彪悍的边缘少女,也并不喜欢吸烟,她只是这阵子突然迷上了某部小说里恣意洒脱的女主角。可惜的是,人家倚着长长的酒吧吧台,在幽暗的灯光下把烟圈吐得风情万种,而她自己在练习的中途很可怜地被洛枳拎起衣领丢出了宿舍。

洛枳相信,这次失败并不会给百丽造成心灵创伤,过一阵子她一定会假装很痛苦地戒掉尚未沾染上的烟瘾而迷上扮演酗酒女子。

看百丽和看电视是没有太大区别的,唯一的遗憾是不能随意换台。如果洛枳手里有遥控器,她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关电视。

洛枳其实很喜欢百丽的真实。很多人愿意把自己包装得洒脱淡定,然而在独处的时候还不是像她一样趴在床上号哭?

又或者,像洛枳一样,看似什么都不在乎,实际上最在乎的就是面子,甚至面对自己都不肯诚实。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抬眼看了看书橱上露出一个角的崭新日记本。

百丽忽然抬起头,长时间的哭泣使她的声音闷闷的,好像感冒了一般。“洛枳,你的电脑开着呢吧,能放段音乐吗?没声音,光我在这里哭好没气氛。”

每当百丽难过,就会格外害怕安静。按她自己的话来说,跟洛枳这样一个“静物素描”一样的人住在一起是需要勇气的。

洛枳用指尖在电脑触摸屏上画了两下,等休眠中的电脑屏幕亮起来,随便选了个列表播放,响起的音乐居然是《轻骑兵》。她不禁无声地咧嘴笑起来,现在这个场景,更没气氛。

然而无论如何,突然冲进屋的江百丽,毫不做作的哭喊声,格格不入的交响乐,这些都给刚才慌乱的洛枳带回了一丝活气。日光灯在头上晃晃悠悠,什么都不曾改变。

她看了一眼写日记时被钢笔水染到的右手食指,淡淡地笑了一下。

一个柿子,一个意外,什么都不意味。慌什么。

这个时常传出哭声和电话吵架声的小房间,其实是个安静的所在。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拥有过这样让人内心安静的空间。

就这样下去吧,她想,所谓现世安稳、岁月静好,大概就是说,什么都没发生,而你也什么都不想要。

你什么都不想要。洛枳再一次告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