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重生之双世娇宠小说完整版阅读 沈时宁陆慎全文

重生之双世娇宠小说完整版阅读 沈时宁陆慎全文

  • 重生之双世娇宠小说哪里看  沈时宁陆慎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重生之双世娇宠
    《重生之双世娇宠》小说的主角是沈时宁,陆慎小说精彩试读:沈时宁本以为重活一世,她占尽先机,可躲灾避祸。 她要从伪善的亲人手中拿回自己的东西,还要躲开那个身份神秘的男人。 上辈子那男人欺她,瞒她,利用她。 然而最终没躲过这场重逢,不过,提前了两年,这男人似乎还没学会如何做一个心狠手辣的人,反而天真的可怕啊……
    立即阅读

《重生之双世娇宠》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陆慎把人逼至二楼的窗前,少女退无可退,蜷缩在角落。沈时宁眼看自己是避无所避,但终究是不甘心,怎么就又让这人给拿捏了!这两辈子都逃不开么!陆慎逼的她动弹不得的时候,心里有些后悔,稍微错了错身,往后退了一步,一只手把桌子递上去:“手,伸来。”

重生之双世娇宠小说试读:

上辈子,陆慎谦谦君子,任谁看,或是任什么时候看,都是一块美玉无瑕,公子无双。

直知今世,她二人提前了两年见面,沈时宁才晓得,陆慎实在算不得一个好人。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世还是这样,他忽的对她生了浓厚的兴趣。并且小人行径的狭恩图报,以沈时宁救命恩人的名目,非要让她请他喝茶。

花城最大的茶楼是明德楼,这个季节恰巧是上新的龙井。

陆慎与她隔帘对坐,她叫小二上了一壶龙井。

“在下初来花城,耳闻沈小姐虽然未及十六,但已是花城县最富有的人了。”

沈时宁道:“你听错了,有钱的不是我。”

“也是,沈小姐连账都不会算,怎么能管那么大的家业。”陆慎自顾自说道,富贵人家的龃龉,他见的多了。

那日见杨家二姐妹与沈时宁的关系,他就已经明白了。

沈时宁不知道陆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无心应付,这一辈子损失陆慎要再次觊觎沈家的财产,她是决不能放过他的!

可陆慎的身份……

她抬头看了看对面帘子后,嘴角噙着一丝微笑的男人,陆慎是个不好对付的人,最好的情况,还是在他需要钱之前,就把沈家的一切重新掌握在自己的手机。

“是啊。”沈时宁叹一声:“陆公子初来乍到便已经听说了,我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小姐,看书算账我是不行的,我连自己名下有什么店铺,都不知道,地契我都不认识,陆公子该知道我的处境的。”

陆慎轻笑一声:“可是,既然是沈小姐的东西,别人也不能轻易的夺走是么?”

她变了脸色:“陆公子高看我了,我一介女子,如何守得住?”

看了看对面的男人,她又到:“陆公子若是想要什么,从我这里是拿不到了。”

那边的陆慎一瞬哑然,沈时宁是什么意思?他是要吃她的软饭么?

“沈小姐误会我了,其实我只想帮忙。”

他的语气越是诚恳,在她的眼里就越发的道貌岸然。

“哦?”暗地里冷笑一声:“帮忙?公子准备如何帮我?”

“等等。”沈时宁又道:“且不说你打算如何帮我,我倒很想知道,公子为什么帮我?”

若是他敢出“喜欢”二字,她便立刻将那一壶龙井尽数泼到他脸上!

“沈小姐,我帮忙的原因有八分却不是出自私心。”

“嗯?”

只见陆慎慢慢的帘子对面站起来,轻轻冲她走过来,半晌挑开帘子,陆慎看着里面那人强作镇定却难掩惊慌的脸,道:“上一次送给舍妹的簪子,实在是金贵,况且舍妹极为喜欢。我自承一次情,自然是愿意帮沈小姐的。”

沈时宁心说谁要你帮:“要是因为这个,大可不必,簪子是我送你**的,与你有什么关系?”

“既然是送给我妹的,怎么会与我没有关系?”

果真无赖,她又道:“就算有关系,这一次你救我,咱们两清。”

“不能两清,上一次我去那里不过是碰巧,不是我也会是别的捕快,再者说,那人本来就不想动你,不过是在吓你。”

沈时宁一愣,随后心道果然如此!

“沈小姐。”

她一愣,这无赖步步紧逼,此刻已经逼至了身前:“沈小姐,你现在是想拿回重锦楼吧,若不然,你让我先帮你拿回重锦楼?等你见识过了我的本事,自然就会信任我了!”

就是因为见识过你的本事才不敢信你!

沈时宁猛地站起身,连退两步:“陆公子,君子端庄,你莫要在靠近我了。”

陆慎一愣,发现自己还真是追着她跑。

“哦。”

“陆公子,我是绝对不用你帮忙的!”

陆慎眯着眼睛,为什么?自己看起来那么不可信么?可是这女人,连字都不认识,签字画押都只能按手印,谁知道会不会被人骗?

信任自己难道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他看的出来,沈时宁就像一只全身防御的小兽,或许是身边从没有过可信任,可依赖的人出现过,所以才不敢贸然接受自己的帮忙。这倒也说的过去。

“哎,沈小姐。”陆慎故意压低了声音,无不遗憾的说道:“本少爷是真心想要帮助你。”

“心领神受了。”沈时宁道。

上辈子他也不是没有这样突然的示好过,只是结局一向不怎么好。

“既然沈小姐不肯接受我的帮忙,那这个你一定要手下。”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了一只小木盒。

打开之后,里面是一只紫琉璃的手镯。

沈时宁扫了一眼,便知道这东西不俗。紫琉璃是什么东西,后面两年才慢慢从西边传过来,如今便是极为稀罕的物件。

陆慎这时候居然还有这么贵的物件?

“沈小姐,你看这个手镯怎么样?”

沈时宁沉吟,后道:“东西不错,我不能收。”

陆慎再好的脾气到这儿也就算结束了,帮忙你不要,送东西你不收?

那你为什么送陆初絮那么贵的簪子?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矛盾的人。

沈时宁瞧见陆慎顿时没了好脸色,脸上出现阴狠的笑意:“沈小姐,这东西,你今天必须要收下。”

“我说了不要。”

陆慎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不然,我替沈小姐戴上?”

什么?

陆慎说着就要去抓她的手,沈时宁如何们让他抓,男未婚女未嫁,这要是让人看起来长了多少张嘴都别想说清了!

“你别……”

陆慎把人逼至二楼的窗前,少女退无可退,蜷缩在角落。沈时宁眼看自己是避无所避,但终究是不甘心,怎么就又让这人给拿捏了!这两辈子都逃不开么!

陆慎逼的她动弹不得的时候,心里有些后悔,稍微错了错身,往后退了一步,一只手把桌子递上去:“手,伸来。”

沈时宁颤颤巍巍伸出手,陆慎给她戴上,戴到第二只手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陆慎忽然抓住了她的左手,沈时宁一惊,用力一推!

结果陆慎便从明德楼二楼坠下去了!

她没反应过来,手上两个镯子都带上了,刚才逼她的人却是连喊叫都没来得及喊出来……

就听见沉闷的一声响,底下一层炸开了锅。

“二楼怎么掉下来个人?”

“诶呦,这不是陆大人家的公子么!”

“楼上还有什么人呐?”

“据说跑出来一个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