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阮软慕容聿小说名字-《满级大佬拿了炮灰剧本》全文

阮软慕容聿小说名字-《满级大佬拿了炮灰剧本》全文

  • 满级大佬拿了炮灰剧本免费阅读 阮软慕容聿小说全文app在线阅读满级大佬拿了炮灰剧本
    《满级大佬拿了炮灰剧本》小说的主角是阮软慕容聿小说故事简介:筹谋多年,登上高位,宫斗满级。 一招不慎被人毒害沦落成现代十八线小明星炮灰。 斗绿茶,踩渣男,一路过关斩将,成为国际巨星。 哎,那个影帝大总裁怎么和她前世的仇人一模一样! 前世是皇帝无可奈何,哼,今生老娘还不伺候了!
    立即阅读

《满级大佬拿了炮灰剧本》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本王对你,从始至终只有利用,并无其他,你威胁到了清儿的性命,那本王只有除之后快!”听到这声音,阮软恍惚了,仿佛站在眼前的并不是楚聿墨,而是那个前世在背后狠狠捅了自己一刀的慕容聿一般。愤怒和心酸涌上心头,她滑下了两行清泪,声音让人听着悲痛欲绝,片刻,她重新抬头,望向眼前男人的目光带上了让人触目惊心的恨。”

满级大佬拿了炮灰剧本小说试读:

阮软顿时石化,整个人险些被劈的外焦里嫩。

什么情况?换楚聿墨搭戏?不是吧!

看到这个男人,阮软就浑身都不自在,更别提说台词了!

楚聿墨却微微一笑,黑眸之中闪烁着一丝戏谑的光芒。

“好啊!”

拿着道具铁剑的手开始微微颤抖,阮软眼看着楚聿墨朝着自己走来,顺手提了一柄道具长剑。

“开始吧,碰瓷小姐。”楚聿墨的声音故意压低。

该死!她就知道这男人还在记仇!

简单的扫了一眼台词,阮软很快就进入状态,赶紧调整好情绪。

再次睁开眼睛,那双美目之中顿时含满了泪水,阮软手提长剑,锋利的剑锋对准了楚聿墨。

“殿下,臣妾为了你,不惜与母家翻脸,只身上战场只为了为殿下夺得天下,难道,就因为一个突然出现的林清儿,殿下便对我如此绝情!”

说到这里,阮软的声音开始哽咽,夹杂着悲愤,痛苦和纠结的情绪,让人听上去忍不住揪心。

楚聿墨的眼神似乎有些惊愕了,他看着这个演技突然爆发的女人,心中猛然有些震撼。

如此快速爆发的演技,给人的冲击力和共鸣感,都是无与伦比的!

愣了片刻,楚聿墨也立马进入状态,眼神冷酷,不含一丝感情,十指收紧,攥着剑柄的手指骨节微微泛白。

“本王对你,从始至终只有利用,并无其他,你威胁到了清儿的性命,那本王只有除之后快!”

听到这声音,阮软恍惚了,仿佛站在眼前的并不是楚聿墨,而是那个前世在背后狠狠捅了自己一刀的慕容聿一般。

愤怒和心酸涌上心头,她滑下了两行清泪,声音让人听着悲痛欲绝,片刻,她重新抬头,望向眼前男人的目光带上了让人触目惊心的恨。

提剑,阮软朝着男人的咽喉刺了过去,楚聿墨似乎也吓了一跳,连忙抬手想要挡,只听见铁剑和铁剑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冯导的目光也不自觉的追随了这个从未谋面的小演员身上。

无论是被心爱的人背叛,还是对心爱之人由爱转恨的恨意,都能让人在第一时间感觉到,的确,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

冯导的呼吸也忍不住随着两人精彩的打戏紧张起来。

或许是由于前世在皇宫之中磨练了许久,她琴棋书画刀枪舞剑也都样样精通。

这一番打戏,阮软柔中带刚,动作利落,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就算是专业的武术指导看了,也要拍案叫绝。

“cut!”

冯导的声音响了起来,可阮软却杀红了眼,眼前这个和慕容聿九分相似的男人,似乎在打斗之中,和那个利用完她,就把她如同破履一般丢弃的男人重合了。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这个冷血无情的家伙!

楚聿墨抵挡的动作也吃力起来,咬牙看着阮软,这女人怎么还不停下!

见阮软有刹不住车的架势,武术指导连忙上前去制止,“停下停下!这一场试镜结束了!”

这声音才把阮软重新拉回了现实,她看着额头上已经冒出细密汗珠的楚聿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抱歉,我太入戏了。”

楚聿墨气喘吁吁,再没有了刚才那副气定神闲刁难人的模样,看到这,阮软的唇角微微上扬。

冯导刷的一下站起身来,忍不住开始鼓掌,空旷的试镜室内,陆陆续续的响起掌声。

“很不错,这段戏,我很满意!”

很满意,这算是冯导极高的评价了!大家都把惊奇的目光落在了阮软的身上。

真是难以置信,这个十八线的小明星,居然这么简单,就被冯导选中了?

“男主的妾室姬十刹的角色,你来演!”

这一局,阮软稳了!

冯导的眼神十分的赞赏,眼前的这个演员,正是他所需要的人才。

一个演员的素质不仅仅是演好一个角色,更加考验演员的随机应变能力,方才楚聿墨的刁难,恰恰证明了,阮软的实力不容小觑。

楚聿墨拿起助理手中的面巾纸,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珠,看着阮软的眼神似乎又带上了几分探究。

这个女人,可真是当之无愧的戏精!不管是之前碰瓷,还是现在的对戏,楚聿墨输得心服口服。

“谢谢冯导!”阮软顿时展露笑颜,一双美目笑的如同弯月牙儿,看起来可爱极了。

兴高采烈的出了试镜室之后,秦钰立马迎了上来,一脸关切的递上了一瓶矿泉水。

“怎么了?试镜失败了吗?没关系的,这一次没有成功我们可以等下一次!”

好一个温柔知心姐姐的人设,阮软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贝齿,“我通过了。”

顿时,秦钰拿着矿泉水的手微微颤抖,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阮软。

怎么可能?通过了?就凭她阮软?

别人不清楚,秦钰难道还不知道阮软几斤几两吗?

这么多年,公司一直就没栽培过阮软,更别提什么磨炼演技了!冯导是出了名的完美主义者,就连自己,都没有选上!凭什么阮软通过了?

强行压下了心头的愤恨,秦钰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那真是……恭喜你了。”

看着秦钰一脸吞了苍蝇的样子,阮软的心情更加愉悦了,她就是喜欢看秦钰不喜欢自己,却又干不掉自己的样子。

此时,试镜室内,冯导正收拾着桌上的剧本,转头看了看身边一脸沉思的楚聿墨。

“楚先生,今天这个搭戏的女演员,不错吧?”

冯导笑着,把剧本放进了档案袋。

沉吟片刻,楚聿墨点点头,眼神之中也闪烁着几分玩味,这女人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那么,我和你之前商量的角色,你考虑的怎么样?”冯导挑眉。

楚聿墨可是影帝,虽然现在也自己创立了影视公司,但是,演技依旧是不可多得的炉火纯青。

如果说这个新来的姑娘是整部戏的锦上添花,那么多了楚聿墨,就是整部戏的支柱!是流量的根源。

阮软顿时石化,整个人险些被劈的外焦里嫩。

什么情况?换楚聿墨搭戏?不是吧!

看到这个男人,阮软就浑身都不自在,更别提说台词了!

楚聿墨却微微一笑,黑眸之中闪烁着一丝戏谑的光芒。

“好啊!”

拿着道具铁剑的手开始微微颤抖,阮软眼看着楚聿墨朝着自己走来,顺手提了一柄道具长剑。

“开始吧,碰瓷小姐。”楚聿墨的声音故意压低。

该死!她就知道这男人还在记仇!

简单的扫了一眼台词,阮软很快就进入状态,赶紧调整好情绪。

再次睁开眼睛,那双美目之中顿时含满了泪水,阮软手提长剑,锋利的剑锋对准了楚聿墨。

“殿下,臣妾为了你,不惜与母家翻脸,只身上战场只为了为殿下夺得天下,难道,就因为一个突然出现的林清儿,殿下便对我如此绝情!”

说到这里,阮软的声音开始哽咽,夹杂着悲愤,痛苦和纠结的情绪,让人听上去忍不住揪心。

楚聿墨的眼神似乎有些惊愕了,他看着这个演技突然爆发的女人,心中猛然有些震撼。

如此快速爆发的演技,给人的冲击力和共鸣感,都是无与伦比的!

愣了片刻,楚聿墨也立马进入状态,眼神冷酷,不含一丝感情,十指收紧,攥着剑柄的手指骨节微微泛白。

“本王对你,从始至终只有利用,并无其他,你威胁到了清儿的性命,那本王只有除之后快!”

听到这声音,阮软恍惚了,仿佛站在眼前的并不是楚聿墨,而是那个前世在背后狠狠捅了自己一刀的慕容聿一般。

愤怒和心酸涌上心头,她滑下了两行清泪,声音让人听着悲痛欲绝,片刻,她重新抬头,望向眼前男人的目光带上了让人触目惊心的恨。

提剑,阮软朝着男人的咽喉刺了过去,楚聿墨似乎也吓了一跳,连忙抬手想要挡,只听见铁剑和铁剑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冯导的目光也不自觉的追随了这个从未谋面的小演员身上。

无论是被心爱的人背叛,还是对心爱之人由爱转恨的恨意,都能让人在第一时间感觉到,的确,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

冯导的呼吸也忍不住随着两人精彩的打戏紧张起来。

或许是由于前世在皇宫之中磨练了许久,她琴棋书画刀枪舞剑也都样样精通。

这一番打戏,阮软柔中带刚,动作利落,一点儿也不拖泥带水,就算是专业的武术指导看了,也要拍案叫绝。

“cut!”

冯导的声音响了起来,可阮软却杀红了眼,眼前这个和慕容聿九分相似的男人,似乎在打斗之中,和那个利用完她,就把她如同破履一般丢弃的男人重合了。

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这个冷血无情的家伙!

楚聿墨抵挡的动作也吃力起来,咬牙看着阮软,这女人怎么还不停下!

见阮软有刹不住车的架势,武术指导连忙上前去制止,“停下停下!这一场试镜结束了!”

这声音才把阮软重新拉回了现实,她看着额头上已经冒出细密汗珠的楚聿墨,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抱歉,我太入戏了。”

楚聿墨气喘吁吁,再没有了刚才那副气定神闲刁难人的模样,看到这,阮软的唇角微微上扬。

冯导刷的一下站起身来,忍不住开始鼓掌,空旷的试镜室内,陆陆续续的响起掌声。

“很不错,这段戏,我很满意!”

很满意,这算是冯导极高的评价了!大家都把惊奇的目光落在了阮软的身上。

真是难以置信,这个十八线的小明星,居然这么简单,就被冯导选中了?

“男主的妾室姬十刹的角色,你来演!”

这一局,阮软稳了!

冯导的眼神十分的赞赏,眼前的这个演员,正是他所需要的人才。

一个演员的素质不仅仅是演好一个角色,更加考验演员的随机应变能力,方才楚聿墨的刁难,恰恰证明了,阮软的实力不容小觑。

楚聿墨拿起助理手中的面巾纸,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珠,看着阮软的眼神似乎又带上了几分探究。

这个女人,可真是当之无愧的戏精!不管是之前碰瓷,还是现在的对戏,楚聿墨输得心服口服。

“谢谢冯导!”阮软顿时展露笑颜,一双美目笑的如同弯月牙儿,看起来可爱极了。

兴高采烈的出了试镜室之后,秦钰立马迎了上来,一脸关切的递上了一瓶矿泉水。

“怎么了?试镜失败了吗?没关系的,这一次没有成功我们可以等下一次!”

好一个温柔知心姐姐的人设,阮软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贝齿,“我通过了。”

顿时,秦钰拿着矿泉水的手微微颤抖,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阮软。

怎么可能?通过了?就凭她阮软?

别人不清楚,秦钰难道还不知道阮软几斤几两吗?

这么多年,公司一直就没栽培过阮软,更别提什么磨炼演技了!冯导是出了名的完美主义者,就连自己,都没有选上!凭什么阮软通过了?

强行压下了心头的愤恨,秦钰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那真是……恭喜你了。”

看着秦钰一脸吞了苍蝇的样子,阮软的心情更加愉悦了,她就是喜欢看秦钰不喜欢自己,却又干不掉自己的样子。

此时,试镜室内,冯导正收拾着桌上的剧本,转头看了看身边一脸沉思的楚聿墨。

“楚先生,今天这个搭戏的女演员,不错吧?”

冯导笑着,把剧本放进了档案袋。

沉吟片刻,楚聿墨点点头,眼神之中也闪烁着几分玩味,这女人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那么,我和你之前商量的角色,你考虑的怎么样?”冯导挑眉。

楚聿墨可是影帝,虽然现在也自己创立了影视公司,但是,演技依旧是不可多得的炉火纯青。

如果说这个新来的姑娘是整部戏的锦上添花,那么多了楚聿墨,就是整部戏的支柱!是流量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