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每天都在看夫君演戏小说全文 孟初禾周晖完整版阅读

每天都在看夫君演戏小说全文 孟初禾周晖完整版阅读

  • 每天都在看夫君演戏完结版 孟初禾周晖小说大结局app内在线阅读每天都在看夫君演戏
    《每天都在看夫君演戏》小说的主角是孟初禾周晖小说试读:现代医术无双,武力值超max的孟初禾竟穿成了一个被迫嫁人的农女? 要嫁的竟然还是个快死的病秧子,这…… 周晖咳嗽几声,英俊的脸色苍白无比,“夫人,我们和离吧,大夫说我可能……” 看着眼前如此的俊朗的男人如此可怜,她不仅起了恻隐之心。 治夫君,打渣女,一样不能少,赚钱暴富更是信手拈来。
    立即阅读

《每天都在看夫君演戏》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可孟初禾本来就担心周晖的身子,哪里还想要他*劳,连忙不迭的拒绝,“不用不用,你的任务就是在家里好好养着,闲来无事读书作画逗鸟遛弯……不过可不要趁我不在家和那些莺莺燕燕纠缠不清啊。”后头这句话纯属调笑,周晖听后却又不住的咳嗽,伸出指骨分明的手握住孟初禾的手臂,

每天都在看夫君演戏小说试读:

孟初禾觉得这种送人走的话说一次就够了,说多了则显得是嫌弃。

可是周晖仍旧看着孟初禾,十分真诚的说:“此番周家突生变故,若你想离开,我不会拦你。”

孟初禾微微皱眉,反将他一军,问道:“周公子你这么说,其实是怕我拖累你吗?”唤周公子,则就表示明显的生疏了。

周晖一愣,道:“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如今府上缺金少银,我又是个活不久的病秧子,你何必在此浪费光阴。”

他随即低下了头,看起来颇有些难过。

这样子倒叫孟初禾不好发作了。

她本来也只是指望着能借助周晖在这里站稳脚跟,加上这个公子人还不错,是以决定有她在一日,就能保他一日,同时也能借他的臂膀安稳一日。

说到底,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可如今他竟是真真正正为自己着想。

孟初禾微微叹了口气,很坚定的说:“我不会离开的,你若是担心我受苦那完全没有必要,如今的周家可还是比孟家好太多了。何况,我不是说过可以救你吗?”

周晖抬头看着孟初禾,似乎很是感动,却又用听起来很沮丧的低沉声音说:“对不起,说到底还是我太过无用了。”

看这个可怜巴巴的样子,估计就算他本人没什么用,孟初禾也不会忍心抛下他不管。

她只好安慰他道,“你不要过于担心,我会想办法的。”

“谢谢。”周晖看着孟初禾,声音温柔似水。

孟初禾被这声音包围着,只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烫,连忙把脸偏了过去,不再细想。

是夜。

孟初禾陷入了沉睡之中,周晖依旧清醒的出了房间。

“情况如何?”又是一副完全不同于白日的面容,周晖整个人气势变得冷淡而恢宏。

“周家夫人和小公子已经救出,此时正在城东别院。”来人回答毕恭毕敬的回答。

“嗯,下去吧。”周晖道。

那人却没走,有些欲言又止,周晖很快便察觉道,“有什么事?”

“公子,此次事情来势汹汹,我怀疑朝廷已经知道了些消息。”那人隐约的透露出什么暗示。

“我知道。”周晖简单回应。

“但是之前都无事,怎么最近突然就被发现了,我怀疑……我怀疑少夫人有问题。”那人迫不得已的直接说了出来。

他这样想并没有什么问题,周晖同孟初禾成亲不久就发生了这样的事,而她本人又处处透露着解释不清的怪异。

比如突然大变的性情,比如突如其来的绝世医术。

可周晖却没有直接听信那人的话,只是想到白日里他为了试探三番五次让孟初禾走,她却都坚持留了下来。

如果是有图谋,那是为了什么?

如果是有真心,那又是因为什么?

周晖收回思绪,随即沉声道:“此事不准再提。”

“公子……”那人有些急切。

周晖眼神锋利的看过去,“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那人不敢忤逆周晖,报告了一些要事以后就告辞离去。

夜色似水,周晖转身回房,屋里孟初禾因为安眠香的缘故,睡得十分深沉。

“希望你最好没什么目的。”对着熟睡的人,周晖眸色流转,最后落在她淡雅的买眉目之上。

安音大师死的蹊跷,孟初禾的来历便成迷,周晖唯一能够保证的就是,在自己被治好前留住孟初禾,并且不对她动手。

两人在庄子安顿下来,孟初禾本想把二娘接过来,却得知那处庄子并没有受到什么波及,于是便放下心来,一心打理庄子。

但毕竟带过来的银钱有限,想要安稳度日,就不能够坐吃山空,

孟初禾左思右想,她横竖不能去做打手,倒不如把一身医术利用起来。

“周晖,我有个想法。”

这日,正在用早膳时,孟初禾突然出声对周晖说道。

虽然说食不言寝不语,但是如今周家就他们二人,便也不用守这么多规矩。

何况周晖是很爱听孟初禾说主意的,他放下筷子,抬眼认真看着她,“你说。”

“如今府上没有收入,我想着做做生意,这样以后也就不用愁钱花了,你觉得这么样?”说到这里,孟初禾又急急对周晖说,“不准再说那些废话。”

她就怕周晖又开始妄自菲薄,一会儿说什么跟着他苦日子,一会儿又说什么让她离开。

但其实这些对于孟初禾而言,根本都不是什么大事。

周晖这回倒还真没说什么其他的话,只是看着孟初禾,点头道:“也好,只不过初禾,你想做什么生意?”

“你忘了,我会医术啊。”孟初禾对着周晖昂起脑袋一笑,带着些许得意。

她本来就好看,这一笑就更是娇艳。

“你想开医馆?”周晖颇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孟初禾摇了摇头,开医馆之人需妙手仁心,但她初心却只为赚钱,“大夫多累啊,整天围着病人忙得团团转,我照顾你一个病人就够了,哪还管得来其他的,不过是想制作一些可以治病的药丸,直接拿出去卖罢了。”

这更像现世的西医,利用各种药材制作成药,比如感冒了以后吃一颗药就可以,而不用特地去煎药。

孟初禾作为神医,不会只局限于中医的一些固有方式,自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

看着意气风发的孟初禾,周晖有一瞬间的恍神,随后只是带着肯定的笑道:“这想法很好,那我就等着你养我了。”

这位病中的俊公子,可算不再纠结谁拖累谁了,孟初禾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说干就干,用完膳后,孟初禾就叫上了自己如今的丫鬟小梅,决定前往中药铺采买药材。

“不用我陪你吗?”周晖体贴的询问。

可孟初禾本来就担心周晖的身子,哪里还想要他*劳,连忙不迭的拒绝,“不用不用,你的任务就是在家里好好养着,闲来无事读书作画逗鸟遛弯……不过可不要趁我不在家和那些莺莺燕燕纠缠不清啊。”

后头这句话纯属调笑,周晖听后却又不住的咳嗽,伸出指骨分明的手握住孟初禾的手臂,认真道:“初禾,你我如今是夫妻关系,虽然没有夫妻之实,但我定不负你。若有一天你另外看中了谁,那……”

得,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