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方黎洛言小说-原来时光都记得免费阅读全文

方黎洛言小说-原来时光都记得免费阅读全文

  • 原来时光都记得方黎洛言小说-原来时光都记得全文免费阅读原来时光都记得
    主人公叫方黎洛言的书名叫《原来时光都记得》,是作者写的一本青春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小镇少女方黎和冷面学霸洛言在大学重逢后,找回在高中遗忘的小时光,开启怼天怼地的恋爱之旅的故事。高一,小镇少女方黎与冷面学霸洛言成为同学,那时的洛言对于方黎来说是噩梦般的存在。三年后他们在大学重逢,此时的洛言已经记不起这个曾经的方黎,可
    立即阅读

《原来时光都记得》是近期热门小说,这本书的主要剧情围绕着方黎、洛言展开,小说主要内容为:这天的值日生是洛言,身为劳动委员的方黎要他去打水,但是洛言耳机一戴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晒日光浴,好不惬意舒服。既然方黎请不动那就叫老师来请,结果等姜老师来教室。看见的是一个勤勤勉勉的擦黑板小帅哥,事情矛头立刻就变成了方黎针对洛言。

原来时光都记得小说试读:

这天的值日生是洛言,身为劳动委员的方黎要他去打水,但是洛言耳机一戴懒洋洋的趴在桌子上晒日光浴,好不惬意舒服。既然方黎请不动那就叫老师来请,结果等姜老师来教室。看见的是一个勤勤勉勉的擦黑板小帅哥,事情矛头立刻就变成了方黎针对洛言。

宿舍里,方黎与其他三个舍友都十分紧张,选修课抢课时间即将到来,如果手滑命运将不再由自己掌握。最后只有方黎和孙嘉宜选到了舞蹈课,其余两个都是一脸吃了馊饭的表情。以及另一位帅哥洛言,因为网速原因选到了舞蹈课,他打算开课去找老师申请调课。

方黎算了算这个月的账目,只要助学金及时到账,下月生活即可平安无忧。这时苏启阳带她去了公告栏,看到因为爆炸事件所以取消方黎的助学金资格,她飞快的算着手头的钱怎么加减,到最后只想叫苦。虽然苏启阳大方愿意借钱给他,但是方黎不会乐意这样被人接济,而身后的洛言看到他们并肩而走似乎有些不是滋味。

舞蹈课开课,所有人都有舞伴,唯独方黎被敬而远之,独自一人和空气练搭肩。场面有些尴尬有些滑稽,洛言本来拿着申请表来调课的,被老师一吼又见方黎一人,悄没声息的就收起了那张调剂表,和方黎搭成一组。练舞期间洛言是不幸的,方黎不是踩他的脚就是撞他下巴,简直是一个行走的冷兵器。

这天吃饭时,方黎又在计算着手头的钱还能支持多久,孙嘉宜就找上门来,舞蹈课需要跳舞的衣服,所有人都交了服装钱,就剩方黎没交。问了老板也不能提前预支工资,这下可惨了。洛言好像发现了舞蹈课的乐趣,本来坚决的调课心也有了松动。

等孙嘉宜再次找到方黎要服装费时,她说自己不买了,孙嘉宜猜她大概意思是要自己做或者买便宜的。于是给方黎发了舞蹈服的照片,下一节课到来时,方黎和其他人穿的裙子都不同,华丽的做派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在这样异样的目光中方黎和洛言跳舞,受到了老师的残酷数落。更糟的是跳到一半裙子袖口撕开,这样的尴尬与丢人任谁都承受不住,她逃一般离开舞蹈教室。

苏启阳在路上遇见她,本要送她回去,但出现一个交换生劳伊曼也就抽不开身了。等孙嘉宜练舞回来,方黎与她评理,结果又和上次一样,奸猾鬼总有各种不是自己原因的理由,不是一个方黎能让她顿悟的。

老板的电话打来,要方黎立刻去帮忙,这一忙就到了晚上下班,就算下班也还有一单要送,等方黎彻底放松走在路上时早就是深夜了。迎面有两个混混想仗势欺负她,方黎回头却撞进洛言身上。不需言语,他顺势将她搂入怀中迎面走过,对那两个混混理也没理。

回到宿舍再看这件舞蹈服,方黎已经不想去上课了,她此刻只求一场酣畅淋漓的感冒,可以不用去上课。说干就干,又是长跑又是浇凉水的,几番折腾下来身体愣是健壮如牛丝毫不受影响。

再天,菲菲端着奶茶找到了孙嘉宜,方黎不能干的事情她来做,一杯奶茶泼在了孙嘉宜脸上,浇了个狼狈不堪。为着她这个狼狈样,就算走一趟保安室也不亏了。洛言和施叙也在,趁此机会洛言问了菲菲下节课方黎会不会还穿那身衣服,但是好姐妹就是不讲道理,不论来者是何意图,先威胁一通就对了,所以说洛言也没能知道方黎的具体情况。

方黎兼职店里的老板也不和善,就算方黎按规定进行调班也不可以,搞得方黎想辞职,而且就算辞职之前的工资也不算数,这左右都是一场吃亏的买卖。她去找菲菲打听新的兼职工作时,人家正在给她缝舞蹈服,说起来从前方黎大胆敢做,随心而动,怎么长大了却束手束脚到处吃亏起来。

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也应该大胆的起舞,不顾眼光的起舞,尽兴自在的起舞。舞蹈课上方黎还是穿着那身华丽长裙,而在所有人的低声嘲弄中,洛言也穿着与她相应风格的舞服出现。这样的舞服,其好看程度只能说大家彼此彼此吧,谁也不要嫌弃谁。

对于这样暖心的举动,要报答就请他吃顿饭吧,洛言如是说道。好巧不巧的来到了方黎打工的日料店,点了许多菜,又机智的帮她要回了工资。洛言回到家,翻了翻从前的老相册,那里真的有曾经的他和方黎的样子,他却一点印象都没有,那是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只记得有个奔跑的裙摆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