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欢喜记事小说阅读-苏锦谢景宸全文

欢喜记事小说阅读-苏锦谢景宸全文

  • 欢喜记事(木嬴著)小说-欢喜记事苏锦谢景宸全文免费阅读欢喜记事
    苏锦谢景宸小说叫做《欢喜记事》,是木嬴的经典之作。该小说节奏起伏得当,值得一看。苏锦拜佛求签,一不小穿越到刚刚招安封侯的土匪一家。亲爹,威武勇猛爱闯祸。亲娘,貌美如花爱闯祸。亲哥,英俊潇洒爱闯祸。苏锦醒来后得知,原来这个身体的主人几天前从街上抢回来一压宅夫君谢景宸,并且这位漂亮公子被自己被气到卧病不起了。
    立即阅读

《欢喜记事》小说是以苏锦、谢景宸作为主角,主要讲述了:出了门,苏锦恼道,“为什么不让我说,难道你们镇国公府不知道什么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娶我这个女土匪的时候,没做好我会打劫别人,败坏你们镇国公府名声的心里准备?!”

欢喜记事小说试读:

镇国公府大门前。

丫鬟在擦石狮子。

小厮往地上泼水,清扫门前的炭灰。

看到有马车过来,忙退到一旁。

待马车停下。

苏锦挑了帘子从马车内钻出来,杏儿站在马车后,拎着裙摆叫道,“怎么这么多水啊。”

小厮、丫鬟臭着张脸。

还有脸问怎么这么多水?

还不是拜大少奶奶所赐!

他们都擦了半个时辰,累的腰酸背痛了!

见杏儿拎了裙摆过来,苏锦道,“不用扶我了。”

马车这点高度,难不住她。

杏儿很听话,当真没过来,站在一旁看着。

自家姑娘从树上跳下来都不带皱眉的,何况是这点高度。

可偏偏,就这点高度,差点出事。

苏锦打算跳下时,马突然扬起马蹄,苏锦重心不稳,直接从马车上摔下。

万幸的是——

车夫是谢景宸的暗卫。

及时扶住了她,才没有摔趴下。

突如其来的一幕,丫鬟小厮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见苏锦没事,又有点失望。

怎么没摔女土匪一个狗啃泥呢!

苏锦站稳了,下意识的道了声谢,倒是把暗卫给怔住了。

大少奶奶居然会道谢——

他刚要说是应该的,就收到一记来自自家大少爷的冷眼。

暗卫话到嘴边,默默咽了下去。

他刚刚扶了大少奶奶,把大少爷惹恼了。

这几天,大少爷一直被大少奶奶压的死死的,大少奶奶倒霉下,正好能给大少爷消消气,他怎么就这么没眼色呢。

苏锦踩着一地的积水上了台阶。

谢景宸从马车上下来。

自然而然的牵过苏锦的手进府,身后有马蹄声传来。

他们迈过门槛后,有小厮拎了水盆过来。

出门的时候,身子往前一栽,手里的水泼了出去——

“啊……!”

丫鬟惊叫连连。

苏锦回头,就看到二少爷谢景川脸黑成炭,胸前湿透,脸上水直往下滴的模样。

丫鬟涌上去帮他擦脸。

丫鬟的心是好的,只是一时情急忘记了手里拿的不是帕子,而是擦地的抹布——

越擦越黑。

谢景川**的心都有,周身寒气直往外涌。

苏锦笑的腹内抽抽。

等走远了些,四下无人,苏锦揉着小榻的腮帮子,望着谢景宸道,“没看出来,你这么腹黑。”

谢景宸看向苏锦。

就收到一记我可是逮住了你把柄的小眼神。

刚刚,他手一动,小厮就摔了。

这绝对不是巧合。

谢景宸抬手扶额,浑身无力。

他不说话。

苏锦眨眨眼。

“不就被逮了个小把柄吗,至于这副表情吗,笑一个,”她道。

“我在帮你出气,你却敌我不分。”

说着,他斜了苏锦一眼。

我怎么笑的出来?

苏锦,“……。”

她怎么敌我不分了?

眉头一皱。

苏锦就转过弯来了,脸上的笑意湮灭,“刚刚马车不是意外?”

“还不算太笨。”

“……。”

想到苏锦差点摔倒,最后被暗卫扶了,谢景宸就浑身不痛快。

暗卫跟在身后,大少爷撇过来的眼神,他如鲠在喉。

杏儿站在他身边,她懵懂道,“姑爷为什么瞪你啊,你犯什么错了?”

暗卫,“……。”

这丫鬟要不要这么眼尖啊。

苏锦挑眉。

谢景宸望过来。

暗卫求生欲很强,果断道,“我不小心抢了大少爷扶大少***机会。”

杏儿道,“可那时候姑爷在马车内啊,等姑爷救,我家姑娘不得摔的四仰八叉?”

苏锦,“……。”

这丫鬟就不能用个好听点的词。

她瞅着谢景宸,眸底闪着小火苗。

“你不会是想等我摔趴下,再扶我起来吧?”她咬牙问。

“……。”

不想说话的谢景宸,抬脚往前走。

过了二门,就看到赵妈妈走过来,一脸严肃,不苟言笑。

对赵妈妈,苏锦没什么好印象。

迎面碰上,苏锦没搭理她。

结果被赵妈妈拦下。

“郡主让奴婢来传话,老夫人罚大少爷、大少奶奶去祠堂跪到明天早上。”

苏锦眉头狠狠一皱。

“不是免了我们责罚吗?”她不悦道。

“免的是昨天和今儿早上的责罚,罚的是今儿出府后犯的错!”

“……。”

苏锦望着谢景宸。

“我们这是又犯什么错了?”她无语道。

“大少奶奶带着大少爷当街打劫,只罚跪几个时辰已经算轻的了,”赵妈妈冷声道。

“我们那是在开玩笑!”苏锦争辩道。

“和奴婢说不管用。”

赵妈妈冷冷道。

当然,和南漳郡主说也没有用。

苏锦和谢景宸去了栖鹤堂,找老夫人解释,正好南漳郡主也在。

结果解释非但一点用没有,还惩罚加倍了。

南漳郡主火气很大。

这女土匪一句话。

镇国公府收了一整天的木炭!

还是她发了飚,让府里的小厮揍了一拨送炭的,方才消停下来。

先前免了她责罚就够恼火的了,结果他们还敢太岁头上动土。

这一回,再饶了他们,她堂堂当家主母的威严何在?!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在开玩笑,现在大街小巷都知道我镇国公府大少爷娶了青云山飞虎寨的女土匪,被带歪了!”

“如此败坏我镇国公府名声,只罚你们跪几个时辰,不知反省,还敢狡辩,跪到明天太阳落山吧!”

苏锦,“……!!!”

一刻钟她都坚持不下来,还想她罚跪到明天傍晚?!

苏锦要反抗,被谢景宸拦下。

出了门,苏锦恼道,“为什么不让我说,难道你们镇国公府不知道什么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娶我这个女土匪的时候,没做好我会打劫别人,败坏你们镇国公府名声的心里准备?!”

“你越这么说,她们越罚你,罚到你改口为止,”谢景宸道。

“逼我屈服,就是逼我霸占整个镇国公府。”

“……。”

杏儿跟在身后,双眸闪亮,神情激动道,“姑娘,你终于下定决心要霸占整个镇国公府了?”

苏锦,“……。”

谢景宸,“……。”

这丫鬟,要不要这么兴奋啊。

走到祠堂院门口,苏锦停下不走了。

还没跪呢,她就膝盖酸疼了。

谢景宸道,“相信我,跪不了一会儿的。”

“不是骗我的?”苏锦有点怀疑。

“岂敢骗你。”

“……。”

见他胸有成竹。

苏锦决定相信他一回。

栖鹤堂内。

三太太道,“祠堂婆子好像腰扭伤了。”

南漳郡主冷冷一笑,“派两个婆子去盯着,这一回,我倒要看看,还有没有人来救他们!”

话音刚落,外面跑进来一丫鬟,道,“老夫人,皇上又派了公公来传话,让大少爷滚进宫。”

三太太,“……!!!”

南漳郡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