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余生执手与你相伴完整版 秦青祁宿未删减版

余生执手与你相伴完整版 秦青祁宿未删减版

  • 余生执手与你相伴免费阅读 秦青祁宿小说全文app在线阅读余生执手与你相伴
    《余生执手与你相伴》小说的主角是秦青、祁宿小说精彩试读:秦青是一名医学实习生,在一次医闹中,被打昏迷受伤。 穿越到了大璃国,却成了从别人家里逃出来的丫鬟,被生活所迫,化作男儿身在酒楼打杂。 穷困潦倒之际被回京的九王爷祁宿出手相助给捡了回去……
    立即阅读

《余生执手与你相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分明他只是想还她一个清白,却在无意中做了这样伤害她的事。“苏子归,你……”祁宿的话还没说出口,他的目光落在苏子归脸上,那张国色天香、梨花带雨的脸上。此刻他心中竟会有一种痛惜的感觉。

余生执手与你相伴小说试读:

周三突然的动作让祁宿不禁皱起了眉头,张管家连忙呵斥,“周三你做什么!不得无礼!”

祁宿在殿上都没有发话,周三却上前,二话不说的就要去搜王爷伴读的身,可不是活腻了?

可是苏子归过于激烈的抗拒让他二人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祁宿的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如果说他是清白的,他又为什么要躲?

苏子归奋力的躲避扑上来的周三,张管家一声呵斥,周三心中还是畏惧,不得不退到了一边,就差一点点,他就成功了。

苏子归猛然发现了祁宿难看的脸色,心中咯噔了一下,难道……难道祁宿也在怀疑她?

“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张管家,周三。都给本王下去!”祁宿呵斥道。

张管家突然一个激灵,九王,九王真的动怒了!

“你想死吗?还不快走!”他慌慌张张的拉着周三的粗袖子,生拉硬拽的把周三给拖了下去。

只余下他们二人的内殿显得异常的宽大,祁宿看着张管家和周三下去,端坐在殿上,转而看着一声不吭的苏子归。

苏子归心中冷汗捏了一大把,祁宿此刻看自己的眼神,就犹如看绿意,还有……还有那个**不成的宫女。

她心中猛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祁宿真的怀疑是她做的?

拳心握了又松,冷汗已经浸透了背部。祁宿身上散发出的特有威严都带给她无比的震撼。

此刻的她,像个做错事的三岁孩子,傻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不知该何去何从。

祁宿盯着他,手掌微微的动了一下,苏子归却猛地跪在了地上。

他为什么不肯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以为自己一贯的慧眼识珠,却让王府里混进了一个想要他性命的女人,还就待在他的身边!

他以为苏子归淳朴善良,甚至于还有些机灵古怪,难道这一切都是他知人不明带来的结果?

祁宿深吸了一口长气,目光如炬的盯向了她,“苏子归,你抬起头来。”

她犹豫了片刻,扬起了半张脸来,却不敢看他的眼睛。

怎么办?……这个时候她究竟应该怎么做?是让人来搜她的身,证明她的清白?但同时,她还是骗了祁宿,祁宿若是知道她其实是个女儿身,会不会觉得她欺骗了他?

当初那个时候,她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

“看着本王的眼睛。”祁宿的语气异常的平静,苏子归明白,那只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苏子归明亮的双眼,对上了祁宿满是失望的眼神。

“现在只有你和本王两个人,你告诉本王,东西是不是你拿的?”祁宿开口。

苏子归像是震惊,又像是早已预测到。

“回王爷,不是我拿的。”她此刻也只能将事情原封不动得再说一次,“刚才我奉王爷之命,前去为王爷取书。周三却突然在路上拦下了我,要我去替他拿花瓶,我便答应了。花瓶我已经拿回来了,可那玉扳指……我不曾见过。”

祁宿的嘴角微微扯了一扯,发出了一声冷笑,这样的解释于他来说没有丝毫的意义。

“苏子归,本王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是从实招来,本王念在你救过本王性命的份上,饶你不死。你若是再遮遮掩掩,休怪本王不客气。”

苏子归知道,祁宿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

现在的她,就像是置身于一个山谷,两边都是极其锋利的刺,正在一点一点的朝她逼近。

她站在中央,横竖都是一死!

苏子归想,既然都是死,她也要清清白白的死去。也许老天瞧着她可怜,让她回到现代去呢?

“王爷。”她欲言又止的开了口,“子归没有偷东西。”

听了她的回答,祁宿好似放下了半颗心,语气也比方才柔和了许多。他道,“你若真的没有做,就证明给本王看,到时候本王自会还你一个公道。”

“子归应该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给王爷看?”

祁宿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看着苏子归,也许他真的是于心的希望她是清白的。

“脱掉你的衣服,没有本王要找的东西,你就是清白的。”

苏子归几乎不敢再去看祁宿的眼,难道她还是得走到这一步?

苏子归满脸的炽热灼烫,她的手在胸前举了又放,放了又举,双手竟然开始颤抖起来。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被他看在了眼里,“要你证明一下自己的清白真的有这么难吗?”

他几步走到了她面前,“你不肯脱是吧?本王来帮你。”

苏子归在这一刻几乎能感觉到,祁宿似乎更加期望看到她是清白的。

“王爷,不要……!”

苏子归还没喊完这一句话,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衣服里面没有周三所说的那枚玉扳指,苏子归的清白总算是得意证明。

她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淌而下,与此同时惊呆了的还有他,祁宿。

那一片风光就这样全然无掩的暴露在了他面前,怎么……怎么会是这样?

祁宿也愣住了,这个被自己捡回来的小乞丐,还被自己收做伴读的小男孩,竟然是个女儿身?

苏子归慌张的用手去遮挡那一片风光,泪珠儿滚滚而落,这些天她受的委屈,她经历过的事,在这一瞬间全部无休止的浮现在脑海里,折磨着苏子归的每一个脑细胞。

她从未想过自己竟会毫无保留的站在祁宿的面前!

衣服里什么也没有,原来她真的是清白的!

祁宿愣了,可是他为什么高兴不起来,看着慌乱无比,惊慌失措的苏子归,愧疚之心竟然一涌而至了心头。

分明他只是想还她一个清白,却在无意中做了这样伤害她的事。

“苏子归,你……”

祁宿的话还没说出口,他的目光落在苏子归脸上,那张国色天香、梨花带雨的脸上。

此刻他心中竟会有一种痛惜的感觉。

是他太过于自我,苏子归可是救过他的命!偷他一个玉扳指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的是,她没有。

祁宿转过头去,不再去看苏子归,脱下自己穿在外面的长袍,递给了苏子归,待她遮住羞愧,祁宿才转而看向她。

“苏子归,这就是你不肯被搜身的理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