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主角苏沫郁司辰小说 傲娇甜妻:总裁拼婚要正名未删减版

主角苏沫郁司辰小说 傲娇甜妻:总裁拼婚要正名未删减版

  • 傲娇甜妻:总裁拼婚要正名小说最新章节 苏沫郁司辰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傲娇甜妻:总裁拼婚要正名
    《傲娇甜妻:总裁拼婚要正名》小说的主角是苏沫,郁司辰小说精彩试读:因为秋雪儿把之前所有苏沫作曲的部分短视频发布到了论坛上,还有一些通过链接发在了帖子里,标题为“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帖子里言辞明了的解释了左新雨和程经纶一直以来表演的作品,并非他们二人自己所作,而是苏沫创作。
    立即阅读

《傲娇甜妻:总裁拼婚要正名》全文在线阅读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音乐制作圈子里,抄袭一直都是最被鄙视的行为,每一份原创都该值得尊重。程先生,左小姐,如果你们拿不出来洗清自己抄袭的证据,很遗憾,你们不但会错过天海的选秀,还将失去日后音乐制作人的资格。”

傲娇甜妻:总裁拼婚要正名小说试读:

“不计较?”听得这话,苏沫眼底的冷意增了两分。

果然是之前她太过纵容他了,在这样的场合,还是习惯性地将她拉出来挡枪。

剽窃她曲目的人尚不悔改,她错在哪里?

“我和新雨可以不计较,前提是你要道歉。”程经纶拉了拉身侧的左新雨。

众人目光之下,左新雨苍白着脸,似有些失望叹气。

“苏沫,这轮选秀于经纶很重要,你这么捣乱,很不懂事呢。”

她看着身侧程经纶,又看一眼台上的面试官,眼底有不屑一掠而过。

蠢女人,这是要打算殊死一搏了?

可惜程经纶爱的人是她左新雨,就冲苏沫那痴缠的倒贴样,再给她十万个胆子,也不敢将事情捅破。

捅破,意味着失去。

她冷然一笑,有时候错爱一个人,足够患得患失,投鼠忌器了。

左新雨柔和下神情,大度而懂事:“苏沫,凡事适而可止,别闹了,作为你的学长学姐,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嫉妒不是错,下次不再犯就是了。”

几个面试官神色微妙对视一眼,台下的几个学生,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白桦眼底玩味更甚,嘴角微微勾起,瞥向苏沫。

那叫左新雨的女人口才游戏玩得不错,跟程经纶一唱一和,几乎扣死了她嫉妒、捣乱、泼脏水的恶名。

这样的打击,也不知道这小姑娘怎么应对。

《炫梦》么?两只蝴蝶彼此依托成全的信任?

他好像嗅到了浓浓八卦的气息。

“苏小姐,对于程经纶先生和左新雨小姐的说法,你有什么要补充的?”

白桦似笑非笑问道,眼中燃起的看戏情绪过于明显,让苏沫嘴角不由一抽。

不过三人的闹剧,在别人眼中,可不就是一出戏?

至少在天海娱乐的地盘,这个男人还算中立。

苏沫扫过一众面试官,缓缓说道:“我没有捣乱,这就是我原创的曲目。”

程经纶胸口急促喘息,差点没忍住捏紧的拳头,面色极其难看。

“苏沫,你什么意思,你是原创,那我和新雨弹奏的是什么?你在指控我们抄袭?”

向来百依百顺的小兔子忽然咬人,那种不受控制的慌乱一瞬间攥紧了他的心脏,他强调都变了。

苏沫今天是怎么了,故意找茬的不成?

这两天她的情绪很不对劲,今天的一出,早有安排?

不对,她那么爱着他,怎么可能舍得让他受委屈,她可还巴望着他闯出一片天地,早早跟她走到一起!

苏沫目光缓缓落在程经纶激动地有些赤红的面庞上,见得他厚颜无耻地指责她,将她的付出视为理所当然,并咬一口,唇角微不可察一扯。

看吧,这就是她喜欢了五年的男人。

他就是这样践踏她的努力,否认她的付出,踩着她一身白骨,牵着别人的手爬上高位!

“本来就是抄袭。”

苏沫一字一顿说道,深深的失望被压在了眼底,化成了骄傲和不屑。

“难道将别人的心血占为己有这么光荣,让你们半分羞耻都没有?我今天可算是被刷新了三观。”

程经纶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最坏的结果果然出现了,苏沫是真的想要毁掉他,毁掉他这么长时间辛苦经营起来的形象,毁掉他无限光明的未来!

程经纶震惊于向来温柔怯弱的苏沫忽然犀利反水,这会儿有些呆。

他一呆,面试间里的考官们对视一眼,顿时神色更意味莫名了。

能坐到导师的位置,谁没点乱七八糟的阅历?

左新雨看垂在身侧的指甲差点划伤掌心,气得浑身都有些发抖。她比程经纶看得远,也更冷静,察觉到空气里微妙的气息,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神色楚楚而错愕。

“这曲本是我和经纶一起研究出来的,怎么会是你的作品!”

她睁圆了眼睛,似是不可置信,“苏沫,当着考师的面,你竟然,竟然……难道微博和论坛上面说的都是真的,上次校会的失误,本就是你存心而为,你是故意想要看我和经纶的难堪?”

她轻咬下唇,一脸为难。

“可是苏沫,我和经纶之间是真心喜欢的,不能被外人破坏,他不是物品,我断然不能把他让出去的。”

程经纶猛然转头看向左新雨,情绪极其不悦。

“新雨!”他轻拉了她一下,偷偷瞟向苏沫的方向,头隐隐作疼。

左新雨怎么没沉得住气将他们的关系曝光了,会激怒苏沫的吧?

他太了解苏沫了,看着柔弱好捏,实则有自己的底线,一旦触碰,将会是火山爆发。

果不其然,他看见苏沫的眼神冷了下来。

白桦吃瓜吃得兴起,啧了一声。

莉莉安低骂两句,“这世上怎么有那么厚颜无耻的小三?都蹬鼻子上脸了!”

面试间里的讨论和程经纶、左新雨的态度,苏沫其实不在意。

她今天过来,主要目的是揭发,拉开潘多拉盒子的导火索而已。

“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挣扎都是徒劳。”

苏沫噙着一抹嘲弄,把手机视频打开,将《炫梦》曲目创作时期的笔记,灵感草稿,以及创作过程的录像播放出来。

“这就是我的证据。”

她目光环视程经纶和左新雨,“两位口口声声是原创,敢问你们的灵感,你们的草稿和笔记呢?”

程经纶呼吸一滞。

苏沫的证据整理得太完美,时间线和草稿等俱全,有着十足的说服力。

众考官沉默相望,就连一直向着他们的莉莉安都闭上嘴巴。

白桦看向程经纶和左新雨。

“音乐制作圈子里,抄袭一直都是最被鄙视的行为,每一份原创都该值得尊重。程先生,左小姐,如果你们拿不出来洗清自己抄袭的证据,很遗憾,你们不但会错过天海的选秀,还将失去日后音乐制作人的资格。”

他缓缓开口,用最温和的话,说着最无情的宣判。

“天海从来抵制无耻的抄袭,你们若无没有说服力的证据,天海将会在业内拉黑你们!”

这话简直晴天霹雳,震得程经纶和左新雨面色惨白。

左新雨自知没办法说服苏沫,暗暗掐了程经纶一把。

程经纶气得胃液上涌,看着台上面色严肃的考官,又看一脸焦急的左新雨,只能硬着头皮走向苏沫。

“苏沫,能否借步聊聊?”

“抱歉,我拒绝任何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