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叶凡慕容月小说完整版 医道花途未删减版

叶凡慕容月小说完整版 医道花途未删减版

  • 医道花途完整版全文阅读入口 叶凡慕容月小说已完结 医道花途
    来源:微小宝  作者:缸里有米  分类:都市  时间:2021-02-01 11:57
    《医道花途》小说的主角是叶凡慕容月小说试读:一个叫叶凡的修真者,穿越到一个叫叶凡的废材医生身上,于是,奇迹出现了,各色美女蜂拥而来……我不喜欢追求美女,奈何群芳纷纷倒贴?权势、金钱、美女,一个都不能少。纵横都市,唯我独尊!看小小医生如何成为都市王者,立于巅峰,铸造不朽传奇!
    立即阅读

《医道花途》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他还没开口呢,他身边的小弟耗子就先帮他吹起来了:“露露姐,我们宝哥还真没有和你吹牛,他要是在东海大道跺一跺脚,那整个大道都得瘫痪。在东海,不管是白道的还是黑道的,宝哥说话都是一言……那几鼎!”你这只老鼠,就是喜欢给我吹。树大招风,我改天要是被人给作了,都是你小子害的!

医道花途小说试读:

走进了谢倩云的办公室,见她特意把门关上锁好,叶凡就有一种非常惊悚的感觉——这女人和自己有仇,她不会想杀我灭口吧。

“你想……”

叶凡一句话还没说完,谢倩云就急不可耐地贴了上来,妩媚的一张俏脸上,风情炫目。

玉手轻轻地推了叶凡一把,把他按在墙上,胸前一对饱满的凝脂,就在叶凡那宽阔的胸膛上,来了一个亲密接触,黑丝包裹着的浑圆修长的玉腿,插到叶凡两腿之间,与他的腿摩擦了一下,那美妙的感觉让叶凡心中**狂烧。

啵!

谢倩云心一横,在叶凡嘴巴上亲了一口。

莹润,柔软,香甜。

等他反应过来,那一个吻已经结束了。虽然接触的时间很短,他还是感觉到那美妙的触感。

“把秘方拿来!”

谢倩云立马变脸,伸出玉手,跟要账一般地说道。

“你真要啊?”叶凡郁闷了。

“当然!不然你以为我发春了啊?亲你这个小王八蛋!”

紧接着,让谢倩云抓狂的一幕发生了。

“看好了!”

叶凡一本正经地左手掐出一个指诀,然后右手在空中虚画了一个诡异的图案,凌空一挥,说道:“piu!就把沈美怡治好了!”

“我靠!你个小王八蛋敢消遣老娘!”

谢倩云气得浑身发抖,莹润的嘴唇直哆嗦,一个大嘴巴子抽向叶凡,却被他挡了下来。

谢倩云一边手忙脚乱地找武器,一边叫道:“姑奶奶今天非杀了你不可!”

等她找到一把裁纸刀的时候,才发现叶凡已经溜走了,她拉开门,走廊里也空空荡荡,哪还有叶凡的人影?

手握裁纸刀,谢倩云脸色煞白,从银牙里迸出几个字来:“叶凡,我不会放过你的,一定把你碎尸万段!”

坐在车里,叶凡感觉嘴唇上还残留着一丝滑腻温软的感觉,想起谢倩云那暴跳如雷的样子,他不禁一阵得意。

“叶凡,我们去哪里吃饭?”沈美怡在病房里憋了好多天,望着车窗外的风景,脸上有一丝兴奋。

“当然哪儿贵去哪儿吃!”叶凡掏出银行卡炫耀道,“五十万呢!这可是一笔巨款!不吃最好,只吃最贵!”

叶凡这种暴发户十足的做派,惹得沈美怡咯咯一阵笑,心中好感反而又多了几分。

追求他的公子哥们都喜欢装贵族,刻意地端着架子,她早就烦了,反而是叶凡这种粗鲁的洒脱,让她觉得特别舒服可亲。

最后两个人商定去一家叫“紫晶咖啡”的西餐厅去吃牛排。

到了“紫晶咖啡”,叶凡把车子停好,就和沈美怡一起捡了一张临窗的卡座坐了下来,叶凡点了牛排,沈美怡不喜荤腥,就点了一份意粉。

服务生把牛排端了过来,叶凡看沈美怡戴着墨镜,有点惆怅地望着窗外,就把牛排用刀叉一丝不苟地切成一块块的,堆在餐盘的一角。

沈美怡的意粉到了,她把头转过来,就发现叶凡把牛排切好,也不吃,就疑惑地问道:“叶凡,你怎么不吃啊?”

叶凡招手喊来服务生:“同志,你能不能帮我盛碗米饭,再拿双筷子过来?”

又一本正经的跟沈美怡抱怨:“你还说这家西餐厅高档得很,一整块肉煎好端上来,还要客人自己动手切好,我真没看出哪里高档来?对了,同志,再给我上几瓣大头蒜!”

刚刚转身要走的服务员听到叶凡这句话,脚底打滑,吧唧摔了一个嘴啃泥。沈美怡此时嘴巴里含着一口意粉,却再也忍不住,一口喷到叶凡脸上。

叶凡一动不动,挂着一脸面条,一本正经地沈美怡说道:“沈小姐,面条可以整根儿的吃,不用帮我嚼碎了!”

沈美怡再也没有办法端着了,看着叶凡的一脸面条,笑得直打滚,差点滚到桌子底下,终于把眼镜取下来,擦了擦眼泪,又拿出湿巾,把叶凡脸上的面条揩掉。

“你知不知道,你笑得时候,才最美。”叶凡握住她的拿着纸巾的手,眼睛里流露出深情,对沈美怡说道。

沈美怡心中一跳,脸不由得红了,把手抽出来,把湿巾留在叶凡手里,默然地低下头,良久,她抬起头,笑着说道:“嗯,我会听你的建议,除了银幕之外,也多笑一点。”

叶凡点了点头。

在那个世界,师父叶轻眉总是很少笑。叶凡和叶轻眉说过无数次,她总是忧心忡忡地摇头。而今,却在沈美怡身上,得到了答应。

沈美怡笑着说道:“你以前特别会骗女孩子开心吧?我昨天在病房,都听护士们议论你,说你在东海医科大学的时候,特别花……”

“什么啊?我一点都不会哄女孩子。大一的时候,我喜欢上一个学法律的女孩,我特想找他搭讪,最后终于鼓起勇气,去找她了,你猜,我是怎么说的?”

“一般大学搭讪是先谈论专业吧,比如,你毕业会当律师还是法官啊之类的……”沈美怡思忖片刻说道。

“是啊!我和她讨论专业没错,可是,我是这么说的,我问‘同学,你法律专业的,然后毕业了会当法师吧?”

“格格——”沈美怡发出一阵银铃一般的娇笑,察觉到旁边座位诧异反感的目光,就把头埋在臂弯里,但是,肩膀还是不停地抖动,娇躯花枝乱颤。

叶凡与沈美怡的笑声,引起了旁边座位上一个头发和胸脯一样波涛汹涌的女孩的注意。

她抱着旁边男人的胳膊撒娇道:“宝哥,你不是说你在东海这座城横着走都没人敢管吗?”

宝哥是个身材壮硕高大的壮汉,左胳膊上纹着一条张牙舞爪的墨蓝色狂龙,右胳膊戴着一副金光闪闪的金表,一脸横肉,满是凶悍之色。

他还没开口呢,他身边的小弟耗子就先帮他吹起来了:“露露姐,我们宝哥还真没有和你吹牛,他要是在东海大道跺一跺脚,那整个大道都得瘫痪。在东海,不管是白道的还是黑道的,宝哥说话都是一言……那几鼎!”

“你这只老鼠,就是喜欢给我吹。树大招风,我改天要是被人给作了,都是你小子害的!”宝哥佯怒拍了耗子一巴掌,表面上在责备,其实心里是喜滋滋的。

耗子极有眼色,要不然也不会身上没有几两肉就能在宝哥跟前混个白纸扇当当,继续吹嘘道:“宝哥,咱今天就把话撂这,看谁敢把咱宝哥咋地?别说是道上的,就是官面上的那几位大佬见了你不还是客客气气的?”

“是吗?宝哥你这么厉害?”叫露露的女孩规模恐怖的胸脯在宝哥胳膊上蹭了一下,指着沈美怡娇笑道,“那你敢不敢把那女孩的帽子取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