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穿越之国师大人你没弯最新章节 姜萌楚怀瑾全文免费阅读

穿越之国师大人你没弯最新章节 姜萌楚怀瑾全文免费阅读

  • 穿越之国师大人你没弯小说全本目录在线  姜萌楚怀瑾小说无弹窗阅读穿越之国师大人你没弯
    《穿越之国师大人你没弯》小说故事简介:机灵可爱小炮灰X傲娇冷情大国师   姜萌意外魂穿到自己正在看的一本古言小说里,不是女主,也不是女配,是小炮灰,没活过三章那种。一朝魂穿,在提前知道剧情发展以及金手指的加护下,姜萌自然不可能再任由自己和武国公府彻底沦为炮灰,且看她如何收拾狼心狗肺的姜家二房,如何搅动京中风云,如何将禁欲系未来
    立即阅读

《穿越之国师大人你没弯》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哼!她敢?此事若是传扬出去,对她和姜沐阳的名声也有影响,料她也不会做出这种蠢事。不过为稳妥起见,我还是让兰香去好好敲打她一番。”老太太说完又朝兰香吩咐:“今日太晚了,兰香,你明天一早就去!”

穿越之国师大人你没弯小说试读:

众人转身看去,发现姜茹口中在房里做苟且之事的秦氏正扶着丫鬟映雪的手不疾不徐地款步走来,穿戴整齐,面带微笑,连头发丝儿都是妥妥帖帖的,浑身上下挑不出一丁点的问题来,还是那个端庄淑雅的武国公夫人。

老太太和姜茹还有喜鹊等人面上的表情从惊讶转成疑惑,再换成惊恐,一张张脸由红转白,再从白色变成绿色,堪比调色盘,简直精彩极了,直看得姜萌啧啧称奇。

“娘亲,原来您不在厢房呀,那这房里的人是?”姜萌扬着笑脸,明知故问道。

秦氏扫了眼其他人,满脸疑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刚才弟妹送我来厢房的时候说她身体不舒服,恰巧我的头晕也好了,感觉人也舒服多了,于是让映雪扶着我去凉亭里坐了坐,将房间留给了弟妹。”

“娘亲,照这么说的话,房间里与陌生男人那啥的就是二婶了?”姜萌适时地露出惊讶的表情,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阳儿,切不可胡言乱语!有损你二婶清白!”秦氏假意板起脸批评道,只是语气丝毫听不出责备之意。“娘亲,您不知道,刚才姑母和祖母都说厢房里面与人颠鸾倒凤之人是您呢,姑母还说她亲眼看见的……”

“住嘴!你一个小孩子,都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秦氏这下是真有些哭笑不得了,心里也因为让姜萌牵扯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懊悔不已,别让这些腌臜事将她的萌儿教坏了。

秦氏看了眼表情尴尬的姜茹和面色苍白的老太太,对映雪和立春说道:“映雪,你扶我进房里去看看,立春,你快去前院将二爷寻来,就说有陌生男人闯进了后院。”

“不可!”老太太终于反映过来,想拦住秦氏和要去报信的立春,却发现这俩人速度一个比一个快,只得赶紧跟着秦氏进了厢房。

姜萌作为一个从来没看过不健康视频的四有好青年,虽然也很想跟进去去看看“热闹”,但她怕吓着她娘,只得老老实实在门外侯着。

秦氏一进入厢房就被房间内混着浓香的特殊味-道熏得几欲作呕,强忍着不适朝里看去,下方那个头发凌乱的女子不是小孙氏是谁?

虽然早已料到会是如此场景,但秦氏还是被眼前的画面给刺-激到了,如果不是萌儿从一开始就提醒了她,那这一切就会发生在她身上,后果会如何,她简直不敢想象!

想起姜萌之前说的她和肚子里的孩子都被害死的事情,秦氏颤抖着手抚了抚自己的肚子,心中后怕不已。

秦氏心中百转千回,嘴中却惊叫道:“啊!弟妹!你,你,你怎么可以做出如此之事!”说完就背转过神,一幅生怕被污了眼的样子。秦氏也的的确确恶心于见到眼前的情景,若不是为了报仇,她和萌儿何至于会搅和到这种乌七八糟的事情中来。

秦氏的这一声惊叫声音不小,但床上的两人却仿佛置若未闻,依然卖力地“劳-作”着,十分忘我。

老太太气得两眼发黑,几欲站立不住,朝呆站在一旁的喜鹊跟兰香怒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将这两个不知羞的混账给拉开!”

喜鹊跟兰香这才回过神来,赶紧上前,闭上眼睛将王武推了开来,然后迅速用被子将小孙氏盖住,勉强为她遮一遮身子。虽然事已至此,小孙氏早已无任何羞可遮。

小孙氏跟王五这才注意到秦氏等人,头脑也逐渐清醒过来,但还是有些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看起来有些呆滞。王五看着满屋子的人,明白事情败露,吓得浑身如筛糠乱抖。

小孙氏则一直回不过神来,想不通为什么设计好的计谋会突生变化,明明该是秦氏的,怎么会变成她自己?

这时,姜仲文快步走了进来。

姜仲文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事情可能出了差错,在门口接收到姜萌充满同情的眼神时,心里立马“咯噔”一响。

果然,他一进门就看到穿戴整齐好好站在那里的秦氏,视线一转,待看到头发凌乱,披着被子眼神呆滞的小孙氏时,浑身血液都上涌了。

“**!”姜仲文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去,狠狠一巴掌扇在了小孙氏脸上,眼神也凶狠得仿佛要吃人一般。

小孙氏被打得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脸立马就肿了起来,她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裹着被子爬到姜仲文脚边,拉着他的裤腿口齿不清地哀求道:“老爷,我是被人陷害的,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我是冤枉的!”

姜仲文却一脚就将小孙氏踹开了,嘴中也怒吼道:“做出这等**丢人的事,你还有脸说你是冤枉的?!来人,把这**先给我拖下去关起来!”

小孙氏见姜仲文丝毫不为所动,立刻又朝老太太爬去,嘴中哭喊道:“姑母,您救救我,我真的是被陷害的,您知道的,对不对?”

老太太是小孙氏嫡亲的姑母,见她形容凄惨,心下也十分不忍,欲开口替她跟儿子求求情,可看了眼盛怒的儿子和满屋子神色奇怪的人,终归还是没有开口。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人拖下去!”姜仲文怕小孙氏嘴中再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再次催促下人将小孙氏带下去关起来。

秦氏看着狼狈不堪不停哭喊的小孙氏,丝毫没有觉得愧疚或者不忍,相反只觉得解恨跟庆幸,如果不是萌儿的未雨绸缪,今日下场凄惨的就是她了!

不,她相信,她的结果只会比小孙氏更惨!这群人先是害死了她的阳儿,又欲用这种下作手段陷害她,现在的这一切都是他们自作自受!

“老爷,不知这人该如何处置?”将小孙氏带下去后,管家指着王五问姜仲文。

姜仲文看了眼吓得浑身颤抖的王五,冷着声音一字一句道:“把他的舌头给我割了,手筋脚筋挑断,然后乱棍打死扔到山上去喂野兽,”

王五闻言一下子瘫在地上,吓得**都失禁了,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秦氏实在是受不了房间里的气味,见好戏已经看足,遂开口对老太太道:“母亲,我头又开始晕了,就先带着阳儿回去了!”说完朝老太太福了福身就转身离去了。

秦氏走到门口,看着笑得一脸幸灾乐祸的姜萌,微笑着对她说道:“阳儿,我们回府去。”

“哎!”姜萌大声应道,然后上前扶住了秦氏。

“娘亲,您说祖母和二叔会如何处置二婶?”马车上,姜萌一面轻轻给秦氏按摩,一面问道。

“还能怎么处置?小孙氏这次总归难逃一死,对外说是得了恶疾就完了。”秦氏漫不经心地回答。

姜萌闻言却冷笑着道:“这岂不是便宜了姜仲文?他死了一个老婆还能再娶一个更加年轻貌美的,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不行,不能就这么便宜他!”

秦氏这才睁开了眼睛,看着姜萌问道:“那萌儿的意思是?”

“娘,我想将今天这事添油加醋地散播出去,越多人知道越好,最好是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姜仲文头上戴了顶绿得发油的帽子,看他以后还如何有脸见人!”

“萌儿,你要知道,在外人眼里,武国公府跟姜家二房终归是一体的,这件丑事如果传扬出去了,虽然会给二房那边致命的一击,但娘亲担心会对你以后的亲事有不好的影响!”

秦氏不在乎此事会不会影响二房几个子女的婚事,但她担心会波及到她的萌儿,萌儿以后总归是要恢复女子身份嫁人的,她不得不顾虑这些。

姜萌听秦氏如此说,心里微暖,轻轻将头靠在秦氏肩上,笑着说道:“娘,我现在还小,离说亲的事还远着呢,而且我这身份还不知道何事能恢复呢!咱先让人将这件事散播出去,二房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都没精力再来找我们的麻烦了,您也可以安心待产不是?”

秦氏闻言这才点了点头,吩咐映雪回去后就跟张管家商量此事。

晚上,姜家二房府里,姜茹看了眼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的老太太和姜仲文,忐忑地开口道:“娘,二哥,这事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不是给秦氏下的药吗?怎么最后中招的会是二嫂?”

“你还有脸说?刚才是你信誓旦旦地说房里的人是秦氏,还说是亲眼所见,结果呢!如果你早点发现里面的人是你二嫂,事情何至于会变成这样?”老太太朝姜茹怒道。

姜茹心里不忿,却也不敢开口辩驳。这能怪她吗?她刚才也是匆忙扫了一眼,床上的两个人都一丝不挂,她哪有脸去仔细辨认到底是谁。

“娘,那果子露是孙氏亲自倒的,当不会有错。问题大概出在姜沐阳的那一声叫喊上。”姜仲文思索着开口。

“你是说,姜沐阳假装头疼吸引我们的注意,然后秦氏将自己的果子露和翠云的调换了?”翠云是小孙氏的名字。

“八九不离十!”姜仲文心中气愤不已,他倒是小瞧了秦氏和姜仲文那小子了!

老太太闻言面色铁青地说道:“秦氏这小**和她生的*种果然阴险狡诈,看**后不好好收拾他们!”

姜仲文揉了揉额头,才再次开口道:“娘,现在当务之急是将眼下的事情都处理妥当了。”

“仲文,那你打算如何处置翠云?”老太太平息了下心中的怒火,缓和了语气问姜仲文。

“娘,孙氏肯定是留不得了!我知道您顾念骨肉亲情不忍心,但儿子以后还要做人,澄明和雪儿以后也还要说亲事,不得不狠心!”

老太太见儿子面色阴沉,语气坚定,知道此事没有转圜的余地,无奈地叹了口气,语气疲惫地说道:“吩咐人去给她好好清理一番,让她走得体面一点。”

“另外,还有一事,今日之事切不可走漏了消息,不然往后我儿的仕途可要受影响了!”

“儿子省得,我已吩咐管家交待下去,谁若是走漏一星半点的口风,乱棍打死!我们府上绝对不会有人泄露消息,只是大房那边……”姜仲文面带犹疑,语气也有些担心。

“哼!她敢?此事若是传扬出去,对她和姜沐阳的名声也有影响,料她也不会做出这种蠢事。不过为稳妥起见,我还是让兰香去好好敲打她一番。”老太太说完又朝兰香吩咐:“今日太晚了,兰香,你明天一早就去!”

第二天一大早,兰香奉命前去武国公府传信,刚刚出门,就碰上慌里慌张跑过来的二柱。

“兰香姐,不好了!我今日跟着管事去街上买菜,发现满街的人都在讨论我们府上的事,说,说……”

兰香见二柱支支吾吾,连忙催促道:“说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说我们老爷被夫人戴了绿帽子,夫人和奸夫还被当着很多人的面捉奸在床!”

“街上的人当真都这么说?”兰香心中直跳,不死心地追问道。

“千真万确,连那街上的乞儿和说书的都在唱!”

兰香听完后就知道大事不好,立刻跑回去将此事禀报给了老太太和姜仲文,姜仲文听完后一直念叨“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老太太则当场就晕了,这回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