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一胎六宝:甜橙妈咪A爆了最新章节 程甜席慕沉完整版阅读

一胎六宝:甜橙妈咪A爆了最新章节 程甜席慕沉完整版阅读

  • 一胎六宝:甜橙妈咪A爆了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程甜席慕沉全文手机app阅读一胎六宝:甜橙妈咪A爆了
    《一胎六宝:甜橙妈咪A爆了》小说的主角是程甜,席慕沉小说精彩试读:传闻,席氏总裁诡谲莫测,手段阴毒,却独独将她宠得无法无天。 助理:“先生,夫人的医院被砸了。” “夫人呢?” “夫人快把人……打残了。” “让医生去,给夫人看看手打疼了没!” 来自全世界的情敌们: “小甜甜,冷冰冰的老男人有什么好的!你跟我走,世界都有。” 席总:“老婆。
    立即阅读

《一胎六宝:甜橙妈咪A爆了》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大白心满意足地吃狗粮。胡鲤霸气宣示:“放心,我帮你报仇。”她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开门见山道:“顾院长,我答应去你们医院挂名就职,不过排场得大点,我喜欢热闹。”然后,干脆地把电话挂了。

一胎六宝:甜橙妈咪A爆了小说试读:

“Tee小姐……”周特助动了动唇,想说——没人敢拒绝席慕沉。

但想到她凶残的手段,还有这条虎视眈眈的狗……

周特助默默转身给席慕沉打电话汇报,然后让人来处理现场。

临走前,程甜塞给他一张赔偿清单:“家具都是进口的,精神损失费,大白的出场费。记得打我账户。”

周特助:“……这件事,也不能凭您一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看那两个保镖和顾晓晓的惨状,到底谁才是精神损失更大的那一方?

没等老练的周特助继续威逼利诱,程甜冷笑,指着斜上方的琉璃灯:“为了方便照看孩子,这里安装了摄像头。”

“要我现在叫**来现场勘察吗?”

以席慕沉的身份地位,怎么可能让这件事闹大?

她就等着看——顾晓晓怎么打落牙齿活血吞!

噎不死她!

“……抱歉,我先走了。”周特助看着她犀利的眼神,第一次感到狼狈和无力,有种被人看穿内心的羞耻感。

这位Tee小姐,不是一般的不好惹啊。

周特助前脚刚走,四宝和贝贝后脚就回了家。

“妈妈!干妈带贝贝去买冰淇淋和五香串串,五哥不让我吃。”

“还说贝贝胖。”贝贝扑倒程甜怀里,傲娇道,“我们瘦着呢!”

程甜心头一暖,接住沉甸甸的小公主:“嗯……就是瘦的不明显。”

五宝不动声色地扫了周围一眼,小脸沉了下来。

家里气味不对,有血的味道,还是好几个人的。

干妈是故意调走大白,引开他和贝贝的。

家里发生了一场恶战。

打量一眼,确认程甜没受伤,他才没戳穿。

眼神却沉沉的。

两小只身后跟着个明艳妖娆的卷发美女,魔鬼身材,天使脸蛋,狐狸精的气质,完美融于一身。

“甜橙宝贝,妈妈想死你了。”

“抱抱,亲亲。Mua。”胡鲤热情地把程甜扑倒在沙发上蹂躏一通,低声说,“没受伤吧?”

程甜笑了:“你的援助,很及时。”

“先哄小的睡,再跟大的算账。”胡鲤给了程甜一个安抚的眼神,又亲又抱地哄着两个孩子去卧室睡觉。

等出来,明艳的笑脸立刻沉下来,一言不发地开电脑看监控,最后差点没把电脑给砸了。

“这女人脖子上顶的是一坨肿瘤吗?要不要老娘给她做个手术一刀切了拉倒!”胡鲤咬牙切齿地骂,“让大白咬她,都脏了大白的舌头。”

“别气了。我没受什么大伤。她大概要害怕好一阵了。”折腾一通,程甜本来身心俱疲,看到孩子和胡鲤之后,疲倦感顿消,都被暖意取代了。

“狐狸,当年要不是你,我肚子里的剩下的五个宝贝也不可能安然活下来。”

她倒在胡鲤肩膀上忆当年,“我找到大宝了,我要把他夺回来。可是……席慕沉不好对付。”

听她说完经过,胡鲤也严肃起来,“席家根基深厚,又重血脉……你一个弄不好,还可能暴露五个宝贝的身世。”

“虽说斗起来咱们也不怕他,但就怕那家伙耍阴招,伤着孩子……”

“这也是我的顾虑,席慕沉此人,这几年查到的消息虽然不多,但肯定不是个好对付的。今天一见,真人的确不好对付。”程甜现在什么都不怕,唯独担心几个孩子受到一星半点的伤害。

“而且,大宝过得并不算好……他患有自闭症。”

胡鲤看出她担心,立刻连线正在特殊学院学习的四宝。

“四宝不是刚刚被国际特别学院招进去秘密学习了吗?之前查不到,是席家手段高,现在咱们背靠大树好乘凉,靠儿子不可耻。”胡鲤一本正经地训斥完,一看到屏幕里出现那张软软白白的小脸,顿时笑得花枝乱颤,“四宝宝,干妈想你想的心肝都在疼啊。快让干妈亲一下。”

“干妈,谢谢你刚刚保护好我妈咪。”四宝一脸杀气。

小家伙男生女相,五官偏秀气,遗传了程甜的一双凤眼,冷眉怒目的样子又像极了席慕沉。

程甜猛地发现这一点,满脑子都是席慕沉的脸,一时都顾不上震惊——他怎么这么快就知道公寓里发生的斗殴事件了。

“四宝,妈咪没事。你别担心。”她率先安抚儿子,“你在国际学院怎么样?有没有被人欺负?”

国际学院是全世界最顶级的特殊人才培育基地,能进去的只有各行各业天赋异禀的超级天才。

四宝哼哼:“凭实力说话,谁敢!”

程甜:“……不愧是我儿子!”

“所以,妈咪有事,也别瞒着我。”四宝严肃地教育她。

程甜:“……”

“肯定五宝告的密……就知道瞒不过他这只小狐狸啊,不愧是我老爸教出来的关门弟子哈哈哈。”胡鲤笑够了,一秒收,挑眉:“说正事,四宝,帮我们调查下席慕沉和大宝……”

程甜起名的时候就为席靳言留着位置,大家心里都装着没见过面的大宝,四宝眼底也出现了波动。

“已经查到了。”四宝想到刚刚查到的资料,脸色变了变,连忙戴上防辐射眼镜,低头遮掉眼底的怒意,免得大人担心他的情绪,“现在发给你们。”

程甜看到资料时,差点没忍住抄起八百米长刀去**。

“大宝曾因为顾晓晓的粗心被绑架,他那么小,遭受过绑匪非人的虐待,所以才患有自闭症……”程甜想到今天看到的小孩,天使般的脸蛋,表情却是呆滞的,双目无神,将自己封闭在黑暗的世界中,恐惧,孤独。

“顾晓晓!我刚刚真该杀了她。”

“宝贝,人生就是一场戏,和狗生气没意义。”胡鲤安慰程甜,刚说完大白就从地上爬起来,冲她呼哧呼哧吐舌头。

胡鲤安慰了人还得安慰狗,眯着眼扔了一大包狗粮:“乖,大白,别把顾晓晓那种杂毛狗和你自己相提并论,掉价!”

大白心满意足地吃狗粮。

胡鲤霸气宣示:“放心,我帮你报仇。”

她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开门见山道:“顾院长,我答应去你们医院挂名就职,不过排场得大点,我喜欢热闹。”

然后,干脆地把电话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