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程甜席慕沉小说全文 一胎六宝:甜橙妈咪A爆了完整版

程甜席慕沉小说全文 一胎六宝:甜橙妈咪A爆了完整版

  • 一胎六宝:甜橙妈咪A爆了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程甜席慕沉全文手机app阅读一胎六宝:甜橙妈咪A爆了
    《一胎六宝:甜橙妈咪A爆了》小说的主角是程甜,席慕沉小说精彩试读:传闻,席氏总裁诡谲莫测,手段阴毒,却独独将她宠得无法无天。 助理:“先生,夫人的医院被砸了。” “夫人呢?” “夫人快把人……打残了。” “让医生去,给夫人看看手打疼了没!” 来自全世界的情敌们: “小甜甜,冷冰冰的老男人有什么好的!你跟我走,世界都有。” 席总:“老婆。
    立即阅读

《一胎六宝:甜橙妈咪A爆了》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不等**开口,顾晓晓抓狂道:“还不是你指使的,休想抵赖。程甜,我带了席慕沉的御用律师,而且铁证如山,你死定了。”“席慕沉让你来打官司,怎么没把关键性证据告诉你?”程甜看向律师,心里狠狠骂了席慕沉这个王八蛋一顿:个孙子,占了便宜,就翻脸不认人!

一胎六宝:甜橙妈咪A爆了小说试读:

“是你和顾晓晓针锋相对,太明显。”席慕沉见她面露异色,冷哼一声,“我去幼儿园接言言,刘玉正试图带走五宝和贝贝。”

程甜眉心一紧:“刘玉?!”

当年,刘玉和顾晓晓联手折磨她的画面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程甜面上浮起恨意,“她竟敢动我的孩子!”

席慕沉眼底划过一抹深意:“你对刘玉母女似乎恨之入骨,为什么对顾晓晓的儿子这样上心?”

程甜噎了下,理直气壮道:“席先生该不是山顶洞人?居然还奉行‘母债子偿’那一套!”

“冤有头债有主,我也是母亲,不至于蠢到去伤害一个孩子。”

这番话也不知席慕沉信了没信,他转而问:“言言的病,你有几分把握?”

“十分。”程甜自信满满,然后上前一步,直逼他幽深的目光:“但是,想要我帮言言,你得答应我——让顾晓晓负法律责任。”

熟悉的淡香袭来,席慕沉看着她这双闪烁着灵光的眼睛,鬼使神差地弯腰,伸手抚上去,触到了颤动的睫毛。

酥麻感直入指尖,伴随着血液,流向心脏深处。

席慕沉的俊脸在眼前放大,瞬间让她想到那一夜荒唐,程甜脑子里轰的一声炸了!

不等理智出马,反手擒住男人的手腕,狠狠甩了一个过肩摔,再忿忿不平地揉了揉眼睛,恨不得扑上去再踹席慕沉两脚:“臭流氓!”

周特助刚吐完回来,看到这一幕,吓得目瞪口呆:这女人是母夜叉在世吗?

玩命开赛车,还有暴力倾向!

他正要上前英勇护主,却见席慕沉冷着脸,出其不意地拽着程甜的脚腕,用力将人拉下来。

大手一扣,稳稳当当将程甜压在身下。

“你……王八蛋!起开!”程甜没想到他这么不要脸,又踢又踹,奈何下一秒,席慕沉就死死控制住她的手脚。

两人肢体交缠,光天化日,简直没眼看。

周特助默默地滚了。

**爸还是**爸——老板牛批。

“别动。”席慕沉淡定地低头看了一眼,“胸。”

“不要脸!”程甜张口就骂,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原来是不知不觉间,胸口扣子都崩开了,露出粉紫色的胸衣和白嫩的……

关键是,这个臭男人竟然一点都没有转过头去的意思。

凑表脸。

程甜手被控制着,动弹不得.

情急之下,她一咬牙抬头撞上去,打算来个两败俱伤。

谁知,这时席慕沉恰好要松开她,并且转过头去。

一个退,一个进,正巧撞在了一起。

鼻尖怼鼻尖,嘴唇怼嘴唇,连眼睫毛都纠缠不休。

空气霎时间安静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想着先让开,就这么叠在一起亲着嘴,宛如两尊亲昵的艺术雕像。

直到贝贝软软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妈妈,你和蜀黍在玩亲亲游戏吗?”

贝贝鼓着嘴巴,蹲在一边,“我也要玩亲亲。”

五宝和大宝肩并肩站在贝贝身后,露出同款难以置信的小表情,神色颇为复杂。

“唔……”程甜的三魂七魄立刻归位,羞恼地无地自容,一巴掌拍向席慕沉的脸,手忙脚乱地爬起来。

狠狠地擦了擦嘴巴,想骂人。

对上三双清澈天真的眼睛,又骂不出来了。

倒是脸蛋红透了,目光乱飘,就是不敢看三个宝贝的眼睛,更不想看厚脸皮的席慕沉一眼。

席慕沉倒是面不改色,站起身来还不忘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

“我答应你的条件。”他占据着程甜的视线,抬手擦了一下亮晶晶的唇角,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裸的挑衅!

“厚颜无耻!”程甜气愤地低骂一句,回头冲大宝温柔一笑,接着变脸比翻书还快,“五宝,带贝贝跟上。回家。”

五宝回头看了一眼席慕沉,脸上写满了一言难尽,但还是回去抱了一下大宝,低声说:“哥哥,我们走了。学校见。”

三小只依依不舍的告别,程甜头也不回地离开别墅,脚步有些慌乱无章,恨不得立刻回去刷个百八十遍牙。

席慕沉望着三人的背影,眸色愈发深了。

这么多年,他几乎都认为自己是性冷淡了……

可程甜的味道,唇,身体,都让他感到莫名的熟悉,甚至有些留恋。

正沉思,身边传来一声冷哼。

低头一看,席靳言拉着小脸瞪他,“流氓。”

骂完,扭头就跑进房间,把自己关起来。

席慕沉:“……”

这小子,跟程甜学坏了!

黄昏日落,程甜带两个孩子吃过饭,胡鲤就风风火火地来了:“我带五宝和贝贝去医院参观参观,你有任务。”

程甜诧异:“怎么了?”

“顾晓晓出院了,刘玉亲自来接的人。我听了一耳朵,她们准备去警局立案,恶人先告状。”胡鲤悄悄说,“你现在赶过去,来得及。”

胡鲤前脚带走孩子,警局的电话后脚就进来——让她过去配合调查。

天快黑了,程甜才不紧不慢地赶到警局。刘玉带了大牌律师和医院的验伤报告,顾晓晓包扎地宛如一具木乃伊,坐在里头哭得梨花带雨。

两人一见到她,立刻张牙舞爪,七嘴八舌地讨伐起来:“她就是行凶犯,她是想杀死我女儿……”

**好不容易安抚两人的情绪,让母女俩平静下来,这才问程甜:“顾晓晓的伤,是你打的?”

程甜一脸无辜:“同志,您这是骂我呢!她这伤,报告上都写得清清楚楚,是狗咬的啊。”

不等**开口,顾晓晓抓狂道:“还不是你指使的,休想抵赖。程甜,我带了席慕沉的御用律师,而且铁证如山,你死定了。”

“席慕沉让你来打官司,怎么没把关键性证据告诉你?”程甜看向律师,心里狠狠骂了席慕沉这个王八蛋一顿:个孙子,占了便宜,就翻脸不认人!

律师看她犀利的眸光,心下有不祥的预感。

跟顾晓晓来警局,并没有和席慕沉汇报,纯粹是看在‘总裁夫人’的面子上。

他表面十分镇定:“程小姐,你因为私人恩怨对我的当事人痛下杀手,医院的验伤报告就是物证,周特助是认证,我劝你还是配合**同志的工作。”

刘玉和顾晓晓的嚣张都摆在脸上:“程甜,你乖乖跪下来道歉认错,从此滚得远远的,我或许还能网开一面。”

程甜冷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