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林晚白顾景知默默子》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林晚白顾景知默默子》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精品小说《麻烦让让:我家夫人是反派》林晚白顾景知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麻烦让让:我家夫人是反派
    林晚白顾景知小说叫做《麻烦让让:我家夫人是反派》,是默默子的经典之作。该小说节奏起伏得当,值得一看。林晚白和顾景知是天定的快穿文主角,一个又飒又佛系,一个又A又腹黑,因是同一个作者笔下的书,所以两人用的是同一个系统,因为作者的脑洞,两人每次到一个世界就能自己选一样东西带过去,原子弹都行,于是就出现了这一样一个情况…… 林晚白在冷宫里抱着
    立即阅读

默默子创作小说《麻烦让让:我家夫人是反派》正在热推当中。小说主人公是林晚白、顾景知。麻烦让让:我家夫人是反派小说讲述了:林晚白抽了抽嘴角,对于他这个没好气的回答倒不是很意外,但话说回来,无论是不是顾景知让他来的,都是为了自己好。

麻烦让让:我家夫人是反派小说试读:

“他**!!”

高鹤摸了下已经肿起来的眼眶,呲牙咧嘴的捏了捏拳头,“别以为你姓赵我就不敢打你!今天,我就替你老子好好教育教育你!”

“呸!就你那德行,还替我老子教育我,等会儿哭了别去我家告状才是真爷们儿!!”赵楚歌先发制人打了一拳,现在爽的不能再爽了,他活动活动筋骨,将外套抛给了林晚白。

“拿着,靠边站,我兄弟顾景知说了,除了他,谁都不能欺负你!”

林晚白的脚趾都因为这句中二到不能再中二的话而蜷缩了起来,她有些傻眼,所以没反应过来直接当了赵楚歌的人形衣架。

将外套扯下来放到一边,她赶忙上前拉住了赵楚歌,“你来这儿捣什么乱!”

“什么叫捣乱,我这是来救你!”赵楚歌眼睛一瞪,英雄救美的情节还需要他普及吗?

虽然他是替某人来的。

“**,英雄救美啊!”

“诶,你们说,会不会是高鹤也喜欢林晚白,所以才跟赵楚歌打起来的啊!”

“滚吧,林晚白转来的时候高鹤还没回来呢,他俩根本不认识!”

“要我说也不是没可能,赵楚歌之前还给林晚白送红糖水呢。”

听着旁边的议论,高鹤再也忍不了,捡起地上的石头砸了过去,“你们都他妈闲着没事儿干是吧?这么闲,要不要老子陪你们练练啊?”

林晚白此时明白了,赵楚歌这是替顾景知给自己出头来了,只是顺道坏了她一副好算盘。

一时间,她竟不知道自己是该气还是该笑了,顾景知先是算计了她,把这一筐子烂事儿扣到了她头上,完了回头又让赵楚歌替她出头。

简直看戏的不嫌事儿大,就他**……离谱!

她盘算的好好的,她跟周年‘人生地不熟’的来到S市‘打拼’,本就资金‘短缺’,好不容易逮着只肥牛,得,被他一通搅合。

与此同时,远在京城的某人突然打了个喷嚏,吓的前排司机手一抖,差点从弯道转出去。

“林晚白,你走吧,改天我再找你算账。”高鹤自认为是个公私分明的人,他觉得,自己跟跟林晚白是私事儿,赵楚歌当面给他一拳是公事。

赵楚歌切了一声,目光不屑的扫过他,“改你个头,高鹤,我警告你!平常你在学校里小打小闹的也就算了,但有的人,不是你能动的。”

“得罪狠了,就算郑家,也救不了你。”

高鹤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被人威胁,等赵楚歌的话音一落,他提着拳头便冲了上去,两个人很快就扭打在了一起。

高鹤的小弟们在周围看着,没一个敢上前去帮忙的,高鹤背靠高家郑家或许敢跟赵楚歌拼一拼,他们身世一清二白的,不敢冒这个险。

更何况,赵楚歌话都说那么清楚了,出了什么事,连高家郑家都保不了高鹤,更别说他们了。

眼瞧着两人都有打红眼的苗头,而周围没一个敢上去劝架的,自己计划泡汤,林晚白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走上前各自一脚分开了两人。

“松开我,我今天要是不打死他我就不……”

高鹤被人拎着衣领拽起来,宛如一只被人拎住了命运脖颈的小猫咪一般,挣扎着,扑腾着。

林晚白敛去眼中温度,指尖一松,将他扔到了地上,“打死他还不好说,那儿有石头,去搬起来,朝着他的脑袋砸。”

“有一个死一个。”

残忍的话被她用平淡到几乎没有起伏的声音说出来,出奇意外的将两人震在了原地。

赵楚歌心里的委屈瞬间涌了出来,跟只吵架没吵赢的哈士奇一样,抓起外套嗷嗷嚎了几声离开了。

林晚白看了眼离去的赵楚歌,又深深的看了眼高鹤,抬步追了过去。

“赵楚歌!”

听到后面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赵楚歌知道是林晚白,虽说有点委屈,但还是停下了脚步,没好气的道,“你还过来干什么?”

“顾景知人呢?”林晚白也没跟他绕圈子,其实自从在和平饭店遇见他后就有点疑惑,但出于避免误会的想法,没让手下人去调查他。

赵楚歌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他还以为她追过来是因为……是因为……

算了!

这俩人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死了。”

林晚白抽了抽嘴角,对于他这个没好气的回答倒不是很意外,但话说回来,无论是不是顾景知让他来的,都是为了自己好。

她是个人,五脏俱全,别人对她好,她能感受到。

只是她这个人行事风格一直都比较欠,这应该也是让赵楚歌感到不舒服的地方。

“刚才多谢你了,明天请你吃饭怎么样?”

赵楚歌诧异抬眸,他一直以为这个人是没心没肺的,这突然来一句,他还真没心理准备。

“我要吃大餐。”

“可以。”

赵楚歌:“……”

草率了。

两人分开后,林晚白径直上了周年派来接她的车,却还不等车子发动,林建国一通电话便打了过来。

“二伯。”她沉眸,原本向她做汇报的人瞬间噤声。

“晚晚,你收拾好了的话先过来,我给你看个东西。”林建国穿着西装坐在自家客厅内,面前摆着一只古色古香的木盒,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林晚白挑眉,“收拾什么?”

“悦悦没跟你说吗?”林建国一愣,很快就想通了缘由,“学校那么大,应该是悦悦没遇见你,这样吧,你赶快回你大伯家收拾一下,我今天晚上带你们参加酒会,礼服我已经让人……算了,你在校门口等着,我让人去接你。”

但凡是酒会,他一般都会带上自家小辈过去,长长见识,这次也一样,不求他这个侄女儿能跟她父亲一样,但求她长些见识眼界也是好的。

林晚白应下,两人挂断了电话。

“白姐,这……年哥那边也等着您呢。”做汇报的小青年小心开口。

周年一早就让人准备了礼服,想让她以自己妹妹的身份出席今晚孟家的酒宴。

林晚白沉思了片刻,林建国身家不菲,且与孟氏集团的总裁相识,想来参加的应该是同一个酒会。

“告诉周年,酒会我会参加,让他照常出席就行。”林晚白说完,有些纠结的看了眼后方的礼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