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天奴年年苏景承》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天奴年年苏景承》完整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天奴&年年苏景承 天奴小说全文阅读天奴
    来源:微小宝  作者:佚名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2-01 15:30
    以慕安歌,容凌为核心的玄幻言情小说是作者“小金易”的最新力作,该书叫做《天奴》,小说主要内容为:她是匍匐在他脚边的奴, 他是高高在上的‘天神’。 有的人,一面是杀神,一面是佛样的慈悲。 以杀止杀,以战止战。
    立即阅读

《天奴》小说正在热推当中。《天奴抱》是佚名所著的小说主人公是年年、苏景承。苏景承淡淡瞥去他一眼,暗影连忙垂头垂得更厉害了些。“主人!”子嗣过丰才是造成夺嫡之战,血溅太和殿惨事发生的元凶。

天奴小说试读:

他身后的暗影双手抄在袖筒里,同样看向年年的背影。“主人,您以前曾许诺永不纳侍妾通房。”他突然开口。“但您破了您的誓言。”

“本朝会如此孱弱,乃是因为前任陛下所纳妻妾太多,子嗣过丰的缘故。”上一个话题和这个话题没有一丝可以衔接得上,风马牛不相及。“您千万不要再做出相违背的事来了。”暗影穿着身淡紫家纹的儒衫,微微垂着首。分明态度极谦逊,说的话却完全不把本朝皇族看在眼里。也从片面证明他对司命府的护卫异常自信,所以才敢在这畅谈大逆不道之言论。

苏景承淡淡瞥去他一眼,暗影连忙垂头垂得更厉害了些。“主人!”子嗣过丰才是造成夺嫡之战,血溅太和殿惨事发生的元凶。

前任陛下的儿子们抢宝座抢的太疯狂,凋零的七七八八,最后便宜了还在吃奶的儿皇帝——彼时才三岁的小皇帝成了最后的大赢家。但国大主少这件事本身就是大忌,周围国家的虎视眈眈,立不起来的太后,还有儿皇帝的舅家妄图把持朝政,这一切的一切,归根结底还是皇帝的老婆娶太多了。

如果只有一帝一后,那么问题就会少很多。彼时苏景承就已经决定除了正妻,不会纳入任何一个女人。就算真有那么昏头的一天,也不会允许那‘人’生下孩子。

虽然苏景承嘴上不说,但跟在苏景承身边的暗影家臣——苏挽很明白,主人年少时就有问鼎之心。别的贵族孩子读四书五经时,他读御下。别的贵族孩子走狗探花时,他读兵书。别的贵族孩子尝荤捻腥时,他弓马骑射。他每一步都很超前,却又能做好自己的本份让人无话可说。苏景承还是个孩子时,就已经和其他贵族少年完全不同。

他是个目标异常精准的人,一旦开始就不会停下。素来乱世出奸雄,苏景承已经做到了最后一步,现在只是等一个名正言顺取而代之的旗号。

靡烂的朝政贵族,苛捐杂税下被压得直不起身子的百姓,貌似歌舞升平却早已千疮百孔的国力。早在孩提时他就已经看出国家生了重病,需要的不止一际猛药,国家需要的是另立明主。不破不立!

他少年入朝后便分了儿皇帝舅家权柄,虽然对方把持着儿皇帝,但苏景承却绝不是肯久居人下之人。他能忍常人非常之忍,更能行世人不敢行之事。

苏挽看着主人那高大冷酷的身形,心中满是蓬勃的干劲。虽然主人违背誓言纳了天奴,眼下却并没有做出什么不智之事。饶是如此,这段时间苏挽冷眼旁观还是心悬,恨不能时时提醒主人,不要忘记年少时的盟誓!

“姨娘瞧见主人没有?”小安远远的看见自家姨娘一脸春心荡漾的跑了进来。

年年小脸涨得红通通的,跑动起来碧色的衣裙从后面显成了一朵半绽的幽绿牡丹,正袅娜无比的开放着。她没猜到小安早在晚膳时就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却体贴的没戳穿。

小安守在小院门口,一瞧见年年跑进来就上前嘘寒问暖。“等了这么半宿冷吗?怎么出去都不披一件披风呢?虽然是春天,夜里露重冷得狠呢!”

年年胡乱的点点头,粉颊上还有两团可疑的小红晕,任由小安簇拥着自己进了焚着如意香的厢房。

她送那个佟嘉敏王爷进去后,就一直在宴客厅外的假山石里躲着。足足等了一个多时辰才看见苏景承的侧脸,但是这已经够了,只是偷瞄一眼年年就完全满足了。她像只傻狍子一样躲在假山石洞里,等他进去再也看不见才一路心脏乱蹦的偷跑了回来。

年年穿的并不多,山洞里温度也比平地里寒冷很多。她一路上就连打了几个喷嚏,两颊烫烫的梳洗上了床。年年在描花的架子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她的心房被苏景承完全霸占,连半点位置都没给自己留。一闭上眼,仿佛还能看到刚才苏景承那冷漠的侧脸,他的睫毛真长啊,他的鼻梁真高啊,他怎么哪哪都这么好看呢?

抱着床上的软枕把它当成苏景承的脸,偷偷的亲了一口。嗯!软软的,跟苏景承一样。想到这里,年年的脸更是红到不行,她一头钻进芙蓉锻被里,眸子里却盛满了小星星。

年年这么在床上折腾来折腾去,倒是苦了在外室歇息的小安。她披着件外裳刚准备起来看看姨娘,却听见门吱呀的一声。她转过头去,突然瞧见了那张尊贵而冷漠的男人面孔。小安倒吸了一口凉气,她在年年姨娘院子里伺候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主人踏足这里!小安被教导的很好,她立刻站起身来行礼,然后躬着身子退出去还关上房门。

苏景承进内室时看见的就是这么个状况。

小天奴蜷着身子缩在被窝里,跟个蚕宝宝似的。今天他看见那两人笑得那般真挚直爽,小天奴甚至还红了脸——就跟前段时间她为了爬自己床时一样,露出了那种叫人误会的红晕。

之前为了这份笑脸和羞涩,他还以为是她过于爱慕自己的缘故。没想到,不拘是谁她都可以那样笑那样害羞。虽然苏景承对年年并没有男女之情,但这种被人欺瞒的感觉并不好。再对比上她不是处子的事实,恐怕这种讨好男人的伎俩也是她当天奴时赖以为生的手段吧?

年年在床上一拱一拱的,直到快缺氧了才冒出了颗乱蓬蓬的头。

出于女性的直觉,她感觉到脑袋后好像有一道视线在看着自己。年年轻回头,这一眼让她彻底缺氧了,比在被窝里更甚。

“主……主人!”年年结结巴巴的爬了下来,她想迎到苏景承面前却脚软的狠。刚才下床时还差点一个没站稳摔倒,主人气质太过冷冽尊贵,让站在他几步远就自动不敢接近的年年自惭形秽到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