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最新章 程以琛蒋若晴完整版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最新章 程以琛蒋若晴完整版

  •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小说全本目录在线  程以琛蒋若晴小说无弹窗阅读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蒋若晴被车撞,对方却给50块钱就想打发她,蒋若晴傲娇还击,休想! 却不想弟弟欠下巨额赌债,她还是落在了对方手里,一纸婚约,彻底将两个人套拢。
    立即阅读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她妹的才这么便宜,五十块,死男人,居然这么会难堪她?最可恨的是,她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斗,肯定是斗不过他了,再说了她也没想斗。难道还真嫁给已经半截身子要入土的李老板?她的口味没那么重。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小说试读:

蒋若晴下意识的后退两步,脑海里浮现的竟然是程以琛那张倨傲的脸,冷漠的声音,‘被卖了别想着我去赎你’。

一语成谶,竟然真的被他说对了!这个乌鸦嘴!

“二叔,你别这样”

“若晴,二叔求你了,二叔也别无选择。”

真的别无选择吗?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视线缓缓的落在蒋琪琪身上,这种救家的重任为什么不交给她?

真的把她蒋若晴当成玛丽苏?她没那么好心,也不是傻瓜。

“二叔,恕我难以答应,想必我爸也不愿看到我沦落到那个地步。”

她也是不得已才拿出爸爸威胁二叔的,也明确的告诉他,她才不愿意去委身李老板,她的口味没那么重,也没那种嗜好!

“若晴,你是不是要逼二叔死才甘心?”蒋长国抹了一把泪水,站起来大步走到医院的阳台,“公司倒了,我也不愿意活了。”

蒋琪琪连忙去拽他,还不忘回头幽怨的瞪着蒋若晴,“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吃我家的喝我家的,现在我家出事儿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蒋若晴眸底染上鄙夷的光,她不帮忙好像还成她的错了?拿自己的清白去帮忙?她还没傻到那种程度。

只是

她的目光看向要死要活的二叔,心底终是不忍,“二叔,你别这样,你想我怎么做?”

蒋长国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希望的光芒,抹了一把眼泪,“日子已经订好了,三天后你跟李老板成亲,李老板之前死了老婆,不会大办的,你要体谅体谅。”

瞬间她就有种被骗的感觉,日子都已经订好了,好像早就奠定她一定会嫁给李老板。

她就这么被卖了?不过一千万好像也不便宜了,也该知足了吧?

苦笑了一声点头,“那就听二叔的安排吧。”

浑浑噩噩的从医院回来,因为二叔一家都在医院所以蒋家倒安静了很多。

砰的一声关上房门,将外套解下,待看到坐在一边的蒋若轩,她心底的委屈竟然在无限扩大,伤心难过的时候,在外面也许控制的很好,但是一旦见到亲人,根本就把持不住。

“弟”

蒋若轩的表情一僵,面容带着担忧站起来,“姐,怎么了?”

“二叔让我嫁给李老板,我答应了。”她上前抱住弟弟,哽咽着,“三天后结婚。”

“我就知道他们没安好心!”蒋若轩气愤的骂道,“姐,我们走!”

走?能去哪里?离开这儿他们的状况又能好多少?她还记得李老板说过,要是她答应嫁给他,他会帮爸爸。

也许这也是一次机会,给爸爸洗清罪名的机会。

“你让我安静一会儿。”蒋若晴红着眼坐在一边,脑袋乱成一团浆糊,根本不能思考。

“姐,去找程以琛吧。”

蒋若晴的眸子微微抬起,这是什么馊主意,她之前还答应要嫁给他呢,去找他?只会让自己更难堪。

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她想要的,她现在只需要安静。

“弟,你出去吧,我累了,睡一会儿。”

蒋若轩欲言又止的看着她,叹了一口气,带上门离开。

深秋,竟然下起了绵绵细雨,道路上湿漉漉的,从律师会务所的办公室落地窗就能看到外面那五颜六色的雨伞,灰蒙的天气更是衬托着他的心情。

程以琛黑着一张脸,嘴角微微抿着,抿成一道线,像是在跟谁怄气一样。

手指夹着的香烟腾腾冒着烟雾,开门声响起,一股微风袭来,长长的烟雾飘散,落在地板上。

“程律师,这次的案子结了,你有三天休息时间。”张然走进来将资料放在桌子上,脸上挂着纳闷,他已经站在哪儿一整天了,不吃不喝不说话,像是跟谁怄气。

对了,今天蒋小姐说来的,但是却没来。

“天在下雨,路一定不好走。”

“多话。”程以琛瞥了他一眼,目光落在资料上,紧绷的神经却因为他的这句话放松许多。

“将假期推后。”

三天,她闷在屋子里整整三天,也挣扎了三天,最后还是无计可施,被二婶强行的套上了婚纱。

“若晴啊,你嫁到李家一定会享福的,李老板虽然其貌不扬但是年纪比你大,一定会疼人。”

蒋若晴冷着一张脸任由兰欣给她盘头,心底却暗腹,既然李老板那么好,为什么不让蒋琪琪嫁过去?

有好事儿还轮得到她?除非天上掉馅饼。

这些天秋雨连绵,天气一直阴沉沉的,像极了此时蒋若晴的心情,阴郁的厉害。

目光落在写字台上的名片,手微微攥成拳头,程以琛,我真的被卖了,你会来赎我吗?

收拾好一切,便在客厅里坐等,从早上一直坐在下午,李老板才打来电话,说黄昏的时候再去接婚,叫黄昏恋,象征着吉祥。

我呸,吉祥?谁嫁给他能吉祥?

蒋若晴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叫,忍不住伸了个懒腰,苍白的小脸带着几分烦躁,真想昂面大骂一句,爱结结,不结拉倒。

可惜,她没发言权。

“这个李老板也真是的,之前为什么不跟我们说。”二叔背着手望着院子外,显然也等的不耐烦了。

“也该来了。”兰欣也看向院外,突然脸上扬起惊喜,指着外面缓缓驶来的车子,“来了,新郎来了!”

新郎?五十岁的老男人也可以称为新?老狼吧,还是专吃嫩草的!

一辆房车缓缓驶来,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蒋家,副驾驶的门被推开,保镖立即在车前打了伞。

这派头还真是足,二叔二婶笑得合不拢嘴,颔首望着。

只是房车上的人还没下来,一辆黑色的普桑也停在了蒋家的门口。

“哎,怎么回事儿啊?来了两辆车?”二叔纳闷的询问。

“不知道啊。”兰欣显然也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伸长脖子等着车上的人下车。

房车的门拉来,一双锃亮的黑色镂空皮鞋稳稳的落在地上,一个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伞下。

但是因为雨伞挡着,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是谁。

“哎,你谁啊?”李老板从普桑上下来,矮小的身材站在雨伞下的男人前,瞬间就能分辨出那个更有气场。

李老板脖子上挂着小拇指粗的金项链,摆明了就一暴发户。

雨伞微微扬起,被雨伞挡住的面孔也展露出来,一张英俊潇洒的面容露出来,他身上就像是镀了一层金色光环,整个人都在发光。

居然是程以琛!

蒋若晴的目光完全被门外的程以琛吸引,心脏噗通噗通的跳动着,激动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算他有良心,居然赶来赎她了!

“程大律师,你怎么在这儿?怎么回事儿?”李老板纳闷的问道,一脸诧异的看向蒋家人。

二叔跟兰欣也错愕了的望着程以琛,他们一直都跟程以琛没什么交集,实在不清楚此刻登门是什么意思。

程以琛只是抿着唇,深黑的眸子懒懒的扫了一番,最后落在站在客厅内的蒋若晴身上。

嘴角微翘起,带着几分轻蔑,不勒,单手插在裤兜里,大步走进去。

“程律师,你是”蒋长国有些纳闷的问道。

“我是来”程以琛的嘴角抿了抿,深黑的眸子带着几分戾气,低沉的声音缓缓吐出,“给某个笨蛋赎身的。”

赎身?二叔跟兰欣对视了一眼,隐约的察觉到不对。

他才是笨蛋,他全家都是笨蛋!

蒋若晴气呼呼的反瞪,她又没求着他来给她赎身,凭什么骂她?这回也是他上赶着来的,上赶着的都不值钱。

“程大律师可能登错门了。”

他的嘴角露出讥笑,挑眉,“是吗?”

面色上看不出有什么不正常,但是他的眸底却有一股暗涌在酝酿了。

搞不清楚状况的女人,现在还来讽刺他?难道不知道他是她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吗?

“蒋小姐把自己摘得可真干净,我想你还没忘记二百二十万吧?”

死男人,又拿钱来压她,虽然是事实,但是也不爽啊,不爽,现在这个德行,以后岂不是都要被他压一头?

“哼,我现在涨价了,一千万了。”

“你是猪?三天两头涨价?”

靠,被骂了!他才是猪,他全家都是猪!

“程大律师,怎么回事儿啊?”二叔干笑着询问,眼底满是猜测。

“她,是我明码标价买来的老婆。”程以琛指着蒋若晴,冷笑了一声,“没想到啊,转眼间又被你们二次出售了。”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她是货物吗?什么叫做二次出售?就算是货物,她也是抢手的货!

“蒋老板,你得给我个交代啊,合同都签了,你侄女成了别人的媳妇儿?你成心逗我玩呢?”李老板看情况不对,大声质问道。

蒋长国也是一头雾水,她已经把自己卖了?而且还是卖给了程以琛?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他怎么一点都不清楚?

“小**,怎么回事儿?”兰欣压抑不住火气,大声骂道。

蒋若晴将脸一板,冷哼一声,索性不承认,“不知道,你问他去。”

“蒋小姐,你这么办可不对了,当初在魅涩可是求着我要你的,现在攀上高枝了,就不认了?”程以琛冷笑了一声,拿出五十块,“这可是证据。”

死混蛋,他真是什么有的没的都敢说,她什么时候在魅涩求着他了?有吗?有吗?她的脑袋一抽,露出悔恨的表情,好像还真有这事儿!

“五十块?你五十块就把自己卖了?”兰欣傻眼了,大声骂道,“你也就这么便宜!”

她妹的才这么便宜,五十块,死男人,居然这么会难堪她?最可恨的是,她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斗,肯定是斗不过他了,再说了她也没想斗。

难道还真嫁给已经半截身子要入土的李老板?她的口味没那么重。

程以琛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上,啪的一声将五十块拍在茶几上,趾高气昂,“我是来赎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