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男主程以琛女主蒋若晴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男主程以琛女主蒋若晴

  •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小说全本目录在线  程以琛蒋若晴小说无弹窗阅读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
    来源:微小宝  作者:新欢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2 09:50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蒋若晴被车撞,对方却给50块钱就想打发她,蒋若晴傲娇还击,休想! 却不想弟弟欠下巨额赌债,她还是落在了对方手里,一纸婚约,彻底将两个人套拢。
    立即阅读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说着胡乱的抓着肌肤,隐约的能够感觉到似乎有疙瘩,心底的不安扩散到最大,用最大的声音吼道,“程以琛,我出了好多疙瘩,你快点叫医生来。拨电话的程以琛蹙了一下眉头,“我在打电话了。”

婚不由己:程少求婚请跪下小说试读:

“我不接受。”

谢谢?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和平对待的事物,他赎了她,那她就欠了他。

车内的空调散发着热气,但是蒋若晴还是能够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丝丝凉气,这个人真是不可理喻,连基本的做人道理都不懂。

“随便你。”

这就是现实版的热脸反而讨了别人厌弃吧?她气呼呼的将脸转向窗外,望着外面的霓虹,哼,反正也比看他强多了。

程以琛抿着嘴角,这还是第一次被人冷落,还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丫头片子,俊脸的神色变幻莫测,眉头紧紧的拧着,浑身散发着一起讯息,那就是他程大律师很不爽。

凭什么他等了她整整三天,到头来不仅人影没见着,连她自己都差点没了,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解释一下?

这种智商低的女人,注定是被卖了还傻傻帮人数钱的。

“阿嚏!”

蒋若晴打了个喷嚏,浑身又开始发冷,不会吧,倒腾感冒了?都怪程以琛这个不可理喻的臭男人!

真想把他的大脑撬开看看里面都是些什么,不然他怎么会那么拽,那么惹人厌。

静默——

车内的气氛有些诡异,蒋若晴又接连打了三个喷嚏,程以琛终于憋不住了。

“停车!”

车子乍然而止,张然有些困惑的望着他,“怎么了?程律师。”

“在这儿等我。”

说着他一把拉开门下车,一股冷风袭来,害的蒋若晴又哆嗦了几下,混蛋男人,讨厌死他。

蒋若晴紧紧的裹着衣服,还是觉得浑身冷飕飕的,缓不过来。

半个小时后,车门再次拉开。

“死混蛋,冷死了,你跑哪里去了!”蒋若晴蹙着眉头发火,又吸着鼻子,一脸的病态。

程以琛瞥了她一眼,将一个塑料袋递给她,顺势将一杯饮料拿出来。

“什么意思?”

蒋若晴的眼睛一亮,作势要去抢,却被他举到她抢不到的地方,面无表情的开口,“想喝吗?”

她一副小可怜的样子,连连点头,充满期待的望着他,此时他在她的心底形象瞬间高大起来。

程以琛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真是可爱的让人无法把持。

“把袋子里的退烧药吃了,就给你。”

“你怎么知道我发烧了。”蒋若晴碰了下自己的脑门,果然是热的的,但是这个家伙是怎么知道的?而且刚才他是跑去买药了?

想到这儿她疑惑的望着他,若是一般的小女生肯定瞬间被他暖男的形象吸引的无法自拔,但是她此刻想的却是,他这又是打得什么算盘?是不是又设了陷阱等她往里跳?

不怪她多疑,实在是这个男人就是这么腹黑,就是这么睚眦必报。

“你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说吧。”蒋若晴盯着他,瞬间清醒的样子,“你这次打的什么主意?”

程以琛的脸色瞬间僵住,他好心好意的跑了好几家药店,又刻意的去买了饮料,天知道,他站在店里被人围观的样子有多糗,到最后换来的却是她的怀疑?

他根本就不该烂好心!

冷着脸把药丢在一边,“我是怕你传染给我!”

“哼,最好没有什么阴谋。”她疑惑的拿出药,拧开矿泉水的盖子又盖上,“水里不会有毒吧。”

“有毒!”

蒋若晴看他又变成那副谁都欠他钱的样子,瞬间觉得好笑起来,乖乖的喝了药,轻轻的拽了拽他的衣角,“程大律师,我的饮料呢。”

他随手丢给她,闭上眼睛假寐,“饮料也有毒。”

噗,蒋若晴笑出声,他还真是好玩啊,居然还在生气,她幸福的喝着饮料,瞬间觉得温暖很多。

张然偷偷的看了一眼正在生闷气的程以琛跟幸福喝饮料的蒋若晴,吸了一口气,淡定的继续开车,一向以冰冷示人的程大律师什么时候主动给女人买过药?而且还买了一杯饮料?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

车子开到公寓前,蒋若晴喝了药之后就昏睡过去了,甚至还十分没节*的倒在了程以琛的怀里,而他竟然没有拒绝!

“程律师,明天来接你?”

“唔,小声点。”程以琛注意到她刚才蹙了一下眉头,“明天晚一个小时来。”

晚一个小时?张然脑子里立即就浮现出几幅不纯洁的画面,也对,佳人在怀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更何况是把持了三十年程大律师。

“好的,祝您愉快。”

程以琛将她横抱下车,扫了张然一眼,他不敢再继续待下去,暧昧的笑了笑,立即发动车子离开。

祝您愉快?张然想到哪儿去了?程以琛笑着摇头,低头看了一眼熟睡的女人,她清纯的小脸如同婴儿一般,甚至能感受到她的懵懂,只是为什么会是蒋东海的女儿?

叹了一口气,抱着她上了电梯。

砰——

蒋若晴被重重的丢在了床上,本该熟睡中的她立即清醒过来,有些困惑的望着陌生的房间。

“这是哪儿啊。”

“去浴室把自己弄干净。”

冰冷的声音响起,她条件反射一般的抬头撞上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心骤然收紧了一下,随后砰砰砰的猛烈的跳动起来。

程以琛,对了,她选择了他,跟他回家了,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睡着了呢。

抓了抓头发,懒懒的继续躺下,小声呢喃,“不想洗澡,睡了,晚安。”

程以琛的脸色黑了黑,将她拽起来,“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鬼?去把自己弄干净,不然睡地板。”

睡地板?蒋若晴抓住关键词瞬间瞪大了眼睛,呆呆的望着他那双幽深的眸子。

“你开玩笑的吧?”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

不像,真的不像是玩笑,***这家伙到底是不是男人?她现在可是病号来着,居然忍心让她睡地板?虽然她是五十块买来的,也不至于受到如此的对待吧?

“程以琛,算你狠!”

超有气势的瞪了他一眼,利索的向浴室走去。

程以琛坐在旁边,嘴角微不可查的翘了一下,女人,就是要教训,更何况是一个不听话的女人,更该学会乖乖的。

只是想着教训某人的程以琛却察觉到不对劲了,她去浴室足足有一个小时了还没出来?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到底她是病号来着。

想到这儿心骤然紧了一下,向浴室走去,接近浴室能够感受到磨砂玻璃的蒸汽,他的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尽力压下心底的想法,隔了好一会儿才敲了敲浴室门。

“洗好了没?”

没动静,一点动静都没有,他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想都没想冲着浴室门就是一脚。

门纹丝没动,接连又踹了几脚之后,门报废了。

他冲进浴室,望着躺在浴缸里睡着的女人松了一口气,上前拍了拍她的脸,“蒋若晴,你想死是吧?居然睡着?”

她有没有半点常识?在浴缸里睡着有很大可能会溺亡,死女人,真是不省心。

蒋若晴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随后怒吼,“程以琛,你有点节*没,居然闯浴室!不要脸。”

“你赶紧给老子滚出来!”

他气恼的瞪着她,今天真是好事儿做尽也没个好结果,他要是不闯进来她是不是就打算在浴缸里睡一晚?

蒋若晴毫不示弱的瞪着他,“你站在那儿我怎么出来?”

程以琛立即转身离开,动作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她立即拿了一件浴袍套上,但是浴袍是程以琛的,非常大,套在她的身上真的跟袍子一样。

看了一眼堪堪挂着的门,嘴角抖了抖,这不会是程以琛的杰作吧?他居然还有踹门的嗜好?他的兴趣还真是奇葩的让人无法接受。

“喂,有没有小一点的衣服?”蒋若晴扯了扯拖在毛毯上的浴袍,大脑浑浑噩噩的望着他,困意不断袭来,她估计现在她站着都有可能睡着。

“滚过来。”

面对着他的‘敬语’,蒋若晴暗暗的问候了一下他的祖宗,缓慢的过去,这家伙不会是对病号都不放过吧?

“你要干什么?”

程以琛瞥了一眼警觉的女人,干笑了一声,“放心,没结婚前我是不会动你的,这里只有一个房间,一张床和被子,你懂了吧?”

“那你去沙发上睡,反正沙发很大。”蒋若晴指了指厅外的沙发,理所当然的躺下,“我现在是病号,你得照顾我。”

“凭什么?”

“我是病号。”

病号就该有特权?他毫不客气的躺在她身边,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我不去。”

蒋若晴恶狠狠的瞪着他,伸手推着他,他却纹丝不动,困神再次袭击,浑身更是暖绵绵的半点力气都使不上,小声嘟囔了一句,“你不许碰我,不然咬死你。”

咬死他?程以琛饶有兴趣的看着旁边的女人,她已经沉沉的睡着了,小嘴微微嘟着,脸颊红彤彤的,很可爱。

莫名的对她的接近不排斥,他浅浅笑着,将她揽到怀里,轻语,“相互拥抱才会温暖,是吧。”

睡着的她似乎并不排斥,在他的身上磨蹭了几下,继续酣睡。

一夜好眠,只是程以琛似乎觉得怀里的女人越来越烫了,睁开眼睛望着满脸通红的女人,眉头一皱,毫不客气的拍了拍她的脸蛋。

“蒋若晴,你醒醒!”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了一条小缝,喃喃道,“我好难受。”

“难受?烧居然没退!”程以琛紧张的将手覆在她的额头上,叹了一口气,“等一下,我去叫医生来。”

蒋若晴幽怨的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望着他,“要快哦,难受死了,浑身还痒。”

说着胡乱的抓着肌肤,隐约的能够感觉到似乎有疙瘩,心底的不安扩散到最大,用最大的声音吼道,“程以琛,我出了好多疙瘩,你快点叫医生来。”

拨电话的程以琛蹙了一下眉头,“我在打电话了。”

“程以琛,老娘警告你,老娘要是出事儿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每天趴你窗户吓死你。”蒋若晴有气无力的嘟囔完,重新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