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最新章节 关柏柏慕云笙完整版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最新章节 关柏柏慕云笙完整版

  •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小说最新章节 关柏柏慕云笙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小说故事简介:为给过世的奶奶买墓地,关柏柏做了一把冲喜新娘,她只知道对方双腿残疾坐轮椅,需要人照顾,却不知对方竟是融城第一豪门慕家的实际掌权人——慕云笙。   新婚夜丈夫无情把她扔出去:“选我做结婚对象,你会后悔。”   后来……慕总裁真香了。   慕总裁:结婚选我我超甜,又有颜值又有钱,沾花惹草我不行,宠爱老婆第
    立即阅读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恍恍惚惚中,慕云笙感觉一颗药塞在他嘴巴里,温热的指尖触在他唇边,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发狠咬了一下。抱着他头的关柏柏疼的脸都白了,用力扯出手时就见手指上牙印清晰见了血,她疼的鼻子一酸泪都掉下来了。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小说试读:

慕家的餐桌上摆放着和平日里不同的早餐。

慕老爷子走近一看,还没等落座尝一尝就开始夸赞:“柏柏这手艺绝了,我光闻着就觉得香,食欲大动。”

关柏柏不好意思道:“我就随便做一下,厨房里很多食材我都不会用,这都是很家常的菜。”

餐桌上的早餐的确很家常。

粥、小菜、鸡蛋卷、菜卷饼、还有茶叶蛋,都是很简单的早餐。

但慕老爷子彩虹屁照吹不误:“最家常也最温馨,那些大厨做的饭菜我早吃够了,就好这一口家常菜,可惜以前也没人给做,现在你来了,我可有口福了。”

关柏柏心里暖的不行,觉得慕**人真好,殷勤的给扶着慕**坐下,让老爷子多吃点。

这些都落在了慕云笙眼里,他只是淡淡的冷眼旁观,像在观察,又像毫无所谓。

佣人给三个人盛粥,关柏柏拘谨的不行,几乎想站起来自己动手。

她实在是从小到大没被人伺候过,太难受了。

然而慕**还偏偏在一旁用眼神提醒她别忘了‘少奶奶’的身份。

关柏柏只好忍下来了。

慕家向来尊长,慕**拿筷子说了声:“开饭吧。”

这才算是开饭了。

慕老爷子先是喝了一口粥,只觉得非常爽口,眼睛一亮:“这粥真不错,有荷叶香,里面的颗粒是藕丁?还有桂花的香气,甜却不腻,柏柏好手艺。”

关柏柏浅浅一笑:“**厉害,这是荷叶莲藕粥,我加了桂花糖蜜,香甜但不腻,桂花增加了清香。现在是夏天,这个粥清热解暑,和胃,早晨喝了中午和晚上都有好胃口。”

慕老爷子笑眯眯:“柏柏有心了,云笙真是什么福气,能娶到你。”

他说完就又去看慕云笙,然后看到慕云笙正在淡定的剥茶叶蛋,剥的仔细优雅,完全不回应他。

慕老爷子蹙眉,不太高兴的也拿了个茶蛋。

他放在鼻尖嗅了一下,眼睛忽然亮了:“柏柏这茶叶用的是云笙平日里喝的那个普洱茶饼吧,不错,茶香正宗。”

关柏柏心里‘咯噔’一下,忽然之间有些惴惴不安:“我在柜子里找到的茶饼,很、很贵吗?”

慕老爷子笑:“不贵不贵,那块算什么贵,十几万一块的茶饼,家里多的是,比我那珍藏的正山小种可便宜不少。”

关柏柏窒息,差点当场猝死。

他们家是多的是,可她没见过啊!

这对她来说真的非常非常多了!

她艰涩的看着关老爷子道:“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这茶叶这么贵,我还以为是普通的茶叶,这钱我——”

慕老爷子一愣,马上意识到对关柏柏的经济状况来说,自己说的这十几万已经是了不得的价格了。

慕**赶紧宽慰:“这茶叶买了就是用来喝的,不管是喝,还是煮茶叶蛋,最后都到了我们肚子里,况且——”他故意扫一眼慕云笙,提高声音道:“你现在是云笙的老婆,老婆用老公点茶叶怎么了,别说茶叶,这家里所有东西以后就是你的,你想怎样就怎样。”

关柏柏意识到慕**是在说给慕云笙听,企图引起慕云笙的反应,便忍下其他的话没再说了。

至于慕云笙,他平静的吃饭,从头到尾不发一言,淡漠的如一副不动的精致冰雕,只在吃到某些东西的时候,微微皱了皱眉。

桌子上的小菜奇奇怪怪的,刚才他夹了一道绿叶菜,结果发现这菜是芹菜叶。

这让慕大少稍微有点怀疑人生,他长这么大从不知道芹菜叶能下饭,但见那菜的形状还有其口味,的确是芹菜叶。

他不爱言语就没多问,避开那道菜吃别的,然后又吃到了香菜根。

慕大少沉默了。

这女人的菜不能入口,什么不能吃做什么,怕不是想害他。

这就是慕大少的最终的结论。

然而比之他的沉默,对面一老一少就显得有点呱噪了,其中还夹杂着莫名其妙的彩虹屁和迷之尴尬。

“柏柏,这是芹菜叶吗?芹菜叶也能吃?”

“嗯……**,芹菜叶富含很**生素的,做小凉菜很好吃的。”

“柏柏你真是奇思妙想。”

“**,这也不是什么奇思妙想,普通人家很多这么吃的。”

“哎,这个根茎是什么?”

“……香菜根,这个真的也可以吃,有一道菜叫凉拌香菜根。”

“柏柏你真是生活小能手啊,这就是所谓的变废为宝吧。”

“**,不然您尝尝这个菜卷饼吧,这里没有奇怪的东西,里面夹的是生菜、土豆丝、豆腐皮,我还放了一点牛肉。”

关柏柏是真的后悔自己没有进入了大户人家的觉悟,这顿早餐做的时候她还很满意,但到了现在她才意识到,她做的这些都是人家平日里吃都没吃过的东西。

那些厨房里她不会处理的的海参、龙虾、鲍鱼、鱼翅,这些东西才是平日里他们会吃的东西。

慕老爷子看了一眼菜卷饼,长长的,需要抓起来吃,而且吃的时候绝对不能保证优雅。

眯了下精光闪闪的眸,他看向了自己的孙子。

慕大少怎么看怎么都是一副优雅贵气,天上人的姿态,坐轮椅并不能让他的气质打折。

呵。

“云笙啊,尝尝这菜卷饼啊,这可是你老婆一大早起来,特意为你做的。”

关柏柏:“……”

我没有,我不是,我没说特意为他做的。

平静喝粥的慕云笙终于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自家**,薄唇轻启说了餐桌上的第一句话:“**是长辈,**先请。”

慕老爷子僵了一下,慕云笙黑眸沉静如水。

慕老爷子最不喜他这样波澜无惊的样子,气哼哼的拿起菜煎饼准备给自家孙子打个样儿。

“好,我先吃,你再吃。”慕老爷子说完就开始吃,有点恶狠狠的架势。

慕老爷子几口吃完,看向慕云笙,有点挑衅:“我吃了,味道很好,你尝尝?”

“不了,我吃饱了。”慕云笙优雅的擦了擦嘴。

慕老爷子顿时火冒三丈:“你说我先吃你就吃!”

慕云笙:“我没说。”

关柏柏在一旁绝望的闭了闭眼睛。

菜卷饼做错了什么,它是不优雅,但它好吃啊,为什么要成为爷孙争斗的工具。

关柏柏一瞬间对做饭这件事失去了信心。

慕老爷子还为被自己孙子套住了生气,结果就见对面的慕云笙忽然捂住胸口,呼吸变急促,他抬头看向关柏柏,难得和她说了话,语气依然淡,但好像语速快了一些:“你粥里,加了什么?”

关柏柏茫然:“我就加了荷叶、藕、桂花糖蜜,哦,最后出锅的时候,我又撒了一点点核桃碎,怎么了?”

慕老爷子急忙起身,椅子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他声音有些急:“云笙核桃过敏!”

他话音刚落,就见慕云笙好像更难受了。

他星眸紧闭,冷眉紧蹙着,薄唇因为呼吸急促微张,冷白的皮肤衬的那唇艳的不正常。

清冷高傲的贵公子即使是这个时候也没失了形象,依然仪态端方,只是紧紧抓着轮椅用力的手稍微暴露了他的困境。

关柏柏吓的慌忙站起来:“慕先生!”

她急忙冲过去:“要先平躺,下肢抬高!”

她说着就要动慕云笙,然而却被慕云笙一把抓住了手臂,慕云笙艰涩的睁开眼,双眸锐利的看着关柏柏:“别动我!”

他气势极强,看人的眼神很凶,关柏柏被吓的心脏狂跳,但也管不得那么多了。

“命重要!”咬牙抽出被抓住的手,关柏柏绕到他身后忽然双手架在了慕云笙的腋下。

她是试图将他从轮椅上架起来放在地上平躺,然而她高估了自己。

慕云笙太重了!

她憋的满脸通红也只是把人给架起来。

慕云笙被她这么大胆的架着起身,巨大的抗拒心涌起,他也顾不得自己在过敏,挣扎着冷斥:“滚!别碰我!”

慕云笙一挣扎关柏柏更是就重心不稳,脚步一踉跄踹到了轮椅,然后两个带着轮椅齐齐的向一旁摔了下去。

慕老爷子一声惊呼,关柏柏屁股几乎摔成了两半,慕云笙则砸在她身上,脑袋差点砸断她的肋骨。

关柏柏头晕眼花的不行,意识都有点散了,但恍惚中感觉倒在自己身上的人伸出手在摸索。

她下意识的就握住对方的手,还安慰他:“我没事,没摔伤,就是有点晕。”

想摸索她脖子掐死她的慕云笙彻底没脾气了。

恍恍惚惚中,慕云笙感觉一颗药塞在他嘴巴里,温热的指尖触在他唇边,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发狠咬了一下。

抱着他头的关柏柏疼的脸都白了,用力扯出手时就见手指上牙印清晰见了血,她疼的鼻子一酸泪都掉下来了。

方姨忙给慕云笙灌了口水,药顺着喉咙下去了。

方姨松了口气道:“没事了,半小时内吃上药,很快就会好。”

关柏柏忍泪,抬头看慕老爷子:“他平时也咬人吗?”

慕老爷子不忍直视关柏柏血淋淋的手指:“他平时真的不这样,怎么说呢,柏柏,某方面你真的挺厉害的,**算是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