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天才画师小娘子裴完整版 重锦陆芷筠最新章节

天才画师小娘子裴完整版 重锦陆芷筠最新章节

  • 天才画师小娘子完结版 裴重锦陆芷筠小说大结局app内在线阅读天才画师小娘子
    《天才画师小娘子》小说的主角是裴重锦陆芷筠小说精彩试读:惹天惹地都不怕,唯独怕惹上那个叫裴重锦的锦衣力很大啊。明明相互看不顺眼,那就离远点好了,可是偏偏越躲越朝一起凑!新婚之夜,陆芷筠:“大家都说你很冷!”裴重锦:”我只对娘子你热情!
    立即阅读

《天才画师小娘子》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在这里!”陆芷筠连忙将纸拿出来递给江淮月,她指着第一张上面的一大块污迹说道,“这是刚才摔地上弄脏了的,但是我检查过了,就染了第一张,后面都是好的。”江淮月将纸张接过来随后在柜台上展开,仔细这么一看,果然纸质莹白如玉。

天才画师小娘子小说试读:

纸而已

要知道这些纸可是花费了她三天的时间,不眠不休的上浆晾晒将生宣半熟化制成的,因为是第一次亲手做这种东西,她中间失败了无数次,浪费了三大卷的怀州生宣才得了这么几张完美的玉版。

这种纸的质地极佳,即便是真正的怀州工匠做出来的价值不菲的贡品玉版也不过如此。

“算算算。我见也不过就是一个武蛮子,不懂的玉版珍贵所在。我也懒得和你废话,你直接陪我十两银子就算了!”陆芷筠仰着脖子瞪着马上之人说道。他一身的玄衣显得身板十分的挺拔,腰间悬着一柄周身黑色的长剑,剑柄上有一颗暗紫色的宝石,隐隐的闪烁着幽光,一身武人的装扮。

青年那双如同沁了冰水一般的眸子之中淡淡的晕开几分不屑之意,益发的冷寒,“小小年纪便学人讹诈,怀州玉版乃是进贡之物,你又怎么可能拿的到?你有手有脚,自食其力不好吗?偏生要做这种营生,趁我现在还不想发脾气你赶紧给我滚一边去,否则别怪我无礼。”

“哈,你也知道怀州玉版乃是进贡之物,便也知道这玉版纸的珍贵所在。”陆芷筠朝青年蹙了一下眉头,“既然是物件,便是人做出来的,怀州工匠做得,我为何做不得?你若是不信,亲自下马来看。”陆芷筠将手里的玉版纸朝前一递。

“无聊!”青年连看都懒得瞥上一眼,认定了这个冒冒失失的少年就是存心讹诈他,他有事在身,懒得与他再多废话,直接掉转了马头,手中马鞭一杨,贴着陆芷筠的身侧驾马而去。

他存心吓唬陆芷筠,所以马身几乎是堪堪擦过陆芷筠的肩膀而过,他的马鞭亦是在陆芷筠的耳边略过,马鞭的尾部扫过她脑袋上扣着的皮帽子,皮帽竟是生被马鞭的尾梢带起的罡风劈成了两半,却没伤到陆芷筠分毫。陆芷筠再度被吓傻眼了,下意识的抱住了自己的玉版纸,愣是没回过神来,

“混蛋!”等青年连人带马一并驶远,陆芷筠这才捡回了自己的思绪,她看着地上那破成两半的皮帽子,朝着那青年消失的方向大吼了一声。

“真是倒霉透顶了!”陆芷筠气的跺了跺脚,却是拿那个人半点办法都没有,她的心底也明白,若是那人存心伤她,那现在变成两半的就不是她的皮帽子,而是她的脑袋瓜子了。刚才陆芷筠气势如虹,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一阵的后怕,背上出了一丝丝的冷汗。

她将自己重新收拾了一下,又将皮帽子捡起来看看,真是活生生被劈成了两半……这皮帽子还是老疯子留下来的呢……真是可惜了,不知道带回去请兰姨缝一下能不能补起来。

她将两半的皮帽子夹在腋下,这才抱着玉版纸继续前往风雅集。

她到的时候风雅集才刚刚开门,打开门板的正是老板江淮月。

“你可是来了。”江淮月笑着对站在门口正要敲门的陆芷筠说道,“你若是再不来,我大概都要去官府找人寻你了。”他的目光落在了陆芷筠的脸上,见她有点灰头土脸的,稍稍的蹙眉问道,“怎么了?路上摔了吗?”

“别提了,遇到了**,差点被咬了!”陆芷筠咬牙道,“好在只是帽子坏了。”她从腋下将夹着的两半皮帽子拿出来晃了一下,“真是太倒霉了。”

江淮月盯着她手里的皮帽子看了一眼,随后淡然笑道,“人没事就好。”

“果然看到老板这么帅的人,心情也变得好很多了。”陆芷筠的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她朝着江淮月一咧嘴,露出了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

她的人生的甜美秀气,一笑起来,嘴角带着两个深深的酒窝,煞是惹人欢喜,再加上这一口好牙齿更是为她增色不少,竟给人一种满眼花开的感觉,叫人浑身舒畅。

江淮月被她感染着也笑意更浓了几分,“赶紧进来吧,外面冷。”

“唉。”陆芷筠笑着点了点头,钻进了书斋之中。“阿九呢?”她看了看周围,问道。

“他老家托人来信说是家中有事,于是请了两个多月的假回去了。”江淮月说道,“时间不算太长,我也就不再另外请伙计了,自己多做点,等他回来便是了。”

“老板,你请我吧!”陆芷筠眼睛一亮,对江淮月说道,“我能做很多事情,还识文断字会画画,给你临时当个伙计再好不过了。我还很勤快!你看我怎么样?”

“你?”江淮月笑着上下打量了一下陆芷筠,“你能搬的动那么多书吗?”

“我能的!”陆芷筠生怕江淮月不肯用她,赶紧说道,“我很能干的,一次搬不动我就分两次搬,老板你就请我吧,我真的需要用钱。”兰姨的病一点都不能*劳了,大夫说要是好生的养着,还能活下去,若是再劳累的话,怕是没几年的活头了。所以她需要钱,需要很多钱。

“你先给我看看你制成的玉版纸。”江淮月没有立即答应她,而是伸手说道。

“在这里!”陆芷筠连忙将纸拿出来递给江淮月,她指着第一张上面的一大块污迹说道,“这是刚才摔地上弄脏了的,但是我检查过了,就染了第一张,后面都是好的。”

江淮月将纸张接过来随后在柜台上展开,仔细这么一看,果然纸质莹白如玉,洁白坚致,手摸上去也是光滑细腻。再看第一张被污迹玷染过的地方,水泽晕开均匀,是不可多得的好纸!

“这……”他抬眸看向了站在一边的陆芷筠,满眼的惊诧,“果然是上好的玉版。”

“我就说吧,我不会骗你的,老板你就用我吧。”陆芷筠忙不迭的再度毛遂自荐道。

“好!我便请了你了。”江淮月点了点头。“如今纸也有了,颜料笔墨我都替你准备好了,你一会就进去把画画了吧。”

“好嘞!”陆芷筠开心的说道,一扫刚刚早上差点被马撞的阴郁之色。“对了,老板我们说好的二十两银子……”

“放心,只要你画的好,不会少你一分一毫的。”江淮月笑道,这个小财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