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穿书之炮灰女配被逼着逆袭完整版 云忆辞唐爵最新章节

穿书之炮灰女配被逼着逆袭完整版 云忆辞唐爵最新章节

《穿书之炮灰女配被逼着逆袭》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云忆辞原本是想去看看那盒子里面放了什么的,但她眼角的余光无意中撇到了另一根台柱子上,金灿灿的东西。比起那个黑乎乎的盒子,云忆辞本能反应的走向了那个金灿灿的东西。这是什么?”云忆辞看着那个雕着两颗蛇头,放在一块红布上,金灿灿的项圈,忍不住笑出声来,“这‘紧箍圈’也太丑了吧!”

穿书之炮灰女配被逼着逆袭小说试读:

云忆辞壮了壮胆,向前走了一步,黑麻麻的密道两边墙上的蜡烛,突然全部自己亮了,吓得云忆辞后退时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郡主,您怎么了?”守在外面的两个丫鬟听到屋里有怪异的声音,担心的问。

云忆辞手抓着一旁椅背,假意淡定的说:“没事!”

应付了门外那两个后,云忆辞马上就站了起来,朝着那暗道的入口走去。

暗道两边的墙上,有规律的装着两排烛台,除此之外似乎并没有其它东西了。

云忆辞一走近那暗道门,就开始研究起两排墙上的灯台和蜡烛来。

“这蜡烛怎么突然就亮了呢?”云忆辞死死的盯着一根燃烧的蜡烛,眼里满是疑惑,“这里也没看见什么助燃物呀!”

“难道是声控的?”云忆辞疑惑的后退了两步,一直盯着她刚刚仔细观察过的那根蜡烛,不见蜡烛灭后,又走近了那根蜡烛。

“不是声控的?”

“这到底是啥原理呢?”云忆辞看着面前那根蜡烛,脑海中突然萌生出了一个想法。

她根据自己脑中刚刚解锁的记忆,找到了暗道门口处,一块圆形的石头,用力一按。

马上的,原本遮住暗道门的小书架就开始移动了。

等它移动到一半的时候,云忆辞就看到,暗道里面的蜡烛竟然瞬间灭了!

“我去~太神奇了!”云忆辞兴奋的跑到已经恢复原位的书架前,又一次扭动了那个石具。

那条暗道不一会,又出现在云忆辞面前了。

暗道门打开后,不到三秒,两边石壁上的蜡烛,就自己点燃了。

云忆辞依旧一脸好奇的凑了过去,“这到底是什么原理呀?”

“早知道我就好好读书了,这古人用的东西,我看了还一脸的无知,怪丢人的!”云忆辞看着离暗道入口最近的一根蜡烛,小声的嘀咕道。

但她好歹也是打开了一条密道入口的人,她的注意力,当然不会全部集中在这条密道墙壁的蜡烛上的。

云忆辞此刻就站在密道的入口处,以她现在的视角,并不能看到这条密道,究竟通往何处。

但云忆辞的意识告诉她,这条密道,是通往一个密室,而非一个地方的。

这条密道,也只有一条路,她只要直直走,然后左转,就能进入密室里了。

作为人类,云忆辞有着强大的好奇心。

所以…

她迈开了自己的步伐,踩着阶梯,走进了密道里。

但就是因为云忆辞是人…

“算了算了!”云忆辞突然后退到了书房的地面上,“好奇害死猫,我还是别作死了!”

“我还要好好的活着,想办法穿回去呢!”

云忆辞将手放到了那块圆形的石头上,但就在这一刻,她脑子里突然的蹦出了一个想法。

竟然这条暗道,是李锦凝的,那这里面的东西…

应该不会伤害到她的吧!

因为她现在就是李锦凝呀!

而且在她的记忆中,李锦凝还在这里面,一个摆满了蜡烛的地方打坐呢!

云忆辞原地挣扎了三秒,最后还是好奇心战胜了本能意识的害怕,大摇大摆的顺着密道往下走了。

云忆辞走进密道后,没走几步,就向左转了,她左转后,就能清晰的看到前方的出口了。

云忆辞兴奋的加快了步伐,脚终于落到了那个她脑子里有印迹,却不清晰的密室的地面上了。

“就是这个地方了!”云忆辞看着自己面前,摆的像个阵法的蜡烛,激动的握紧了拳头,“她就是在这打坐的!”

“也不知道她摆的这图案是什么意思?”云忆辞好奇的往前走,越过一些蜡烛,来到了李锦凝之前打坐的那个位置。

突然间,云忆辞周围的蜡烛以她为中心点,扩散性的自动燃了起来!

云忆辞再一次看见蜡烛自己点燃,并没有被吓到了,但却差点惊掉了下巴。

“这个李锦凝,到底在这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呀?”云忆辞紧张的摸着自己的双臂,希望将自己手臂上,刚刚惊起的鸡皮疙瘩平复下去。

缓了一会的她,提起了自己的裙摆,准备越过一排点燃的蜡烛,往密室里面走去。

谁知她一抬腿,地上的蜡烛就瞬间熄了。

云忆辞看到这一幕,默默的将自己抬在半空的腿,退回了原地。

然后,那些蜡烛果然如云忆辞想的那样,瞬间以她为中心点,再次扩散式的点着了。

“哎哟我去,要不要这么诡异呀?”云忆辞既害怕又兴奋的吐槽完,立马走出了那些摆成一个阵法的蜡烛外。

这个密室,总体来说并不算太大。

这里有一半的空间用来摆蜡烛了,而另一半空间里,摆成倒“V”形的建了七个台柱子,上面都放着东西了。

那些物件中,最吸引云忆辞的,就是离她最近的一把剑。

云忆辞走到那把剑前,好奇的拿了起来,想***看看,却…

“怎么拔不开呀?”云忆辞再一次用力,但那剑就是没能被她从剑鞘里***,“这剑也太假了吧!”

“我那塑料的道具,都能***玩呢!”

“这玩意明明沉的很,却怎么都拔不出来,连剑身都看不到东西,不会是仅供欣赏的吧!”云忆辞嫌弃的将那把剑放回了原位,走到下一跟台柱子前。

这根台柱子上,又是一把剑,云忆辞依旧拔不出来。

她气恼的看着自己身旁的三把剑,已经不准备去碰第三把的她,将视线转移到了最中间的那跟台柱子上。

那根台柱子,和别的台柱子不同。

其它六根台柱子,都是拔地而起的,而那根台柱子底部,却还有一截台阶,而且还是中间的位置。

云忆辞用膝盖想想都知道,这根台柱子上面的盒子里的东西,应该是这密室里最重要一样东西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特殊的对待的。

云忆辞原本是想去看看那盒子里面放了什么的,但她眼角的余光无意中撇到了另一根台柱子上,金灿灿的东西。

比起那个黑乎乎的盒子,云忆辞本能反应的走向了那个金灿灿的东西。

“这是什么?”云忆辞看着那个雕着两颗蛇头,放在一块红布上,金灿灿的项圈,忍不住笑出声来,“这‘紧箍圈’也太丑了吧!”

“如果孙悟空头上带的是这个,那么《西游记》应该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吧!”云忆辞笑着向那个金灿灿的项圈伸出了手,然而下一秒…

她笑不出来了…

“啊——”云忆辞吓得跳了起来,一边叫着,一边用力的甩手。

因为她一碰到那个项圈上的蛇头,那项圈就瞬间变成了两条金蛇,缠住她的手臂,往她身上爬去。

但不管云忆辞的手有多用力的甩动着,那两条蛇还是顺着她的手臂,爬到了她身上,之后又顺着她的胸口,往她的背后爬去。

云忆辞被这画面吓哭了,无助的叫喊着准备往外跑。

突然间,密室里传来了一阵悦耳的铃铛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