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完整版小说 姜芮墨律渊最新章节

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完整版小说 姜芮墨律渊最新章节

  • 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未删减版 姜芮墨律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
    《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姜芮爱墨律渊,却被伤的遍体鳞伤。 那次颁奖晚会,墨律渊的车接走了别的女人,徒留她狼狈的站在原地,她的心就跟着死了。 墨律渊从来没想过姜芮会跟他闹离婚,从她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那一刻起,他的认知就告诉自己,这个女人离不开自己。
    立即阅读

《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话音还没有彻底落下,门一打开,就看见墨律渊一脸阴鸷地站在门外。“姜芮呢?”阿乔一看到墨律渊,心里就来气,即使她对这个男人有着忌惮,也忍不住没什么好气:“芮芮现在不方便,不能见你!”阿乔一看到墨律渊,心里就来气,即使她对这个男人有着忌惮,也忍不住没什么好气:“芮芮现在不方便,不能见你!”

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小说试读:

墨家大宅的门口。

姜芮独自蹲在一旁,紧紧地抱着自己,她那一双杏眸中的星光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只有一层叠一层的阴霾。

她的十年,到底还是抵不过一个安心。

冷风阵阵吹过,打在姜芮的脸上,让她觉得脑袋越发昏沉起来。

忽然,身后传来墨律渊的怒喝声——

“姜芮!”

姜芮一惊,立刻起身想躲,许是太过着急,她起来时还不慎扭到了脚腕。

“嘶……”

她倒吸一口凉气,顾不得太多,忍着脚腕上的剧痛躲在了老宅门旁的花圃后。

紧接着,墨律渊的身影就走了出来。

男人凛冽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四周,还是没有发现姜芮的影子,而后他便拿出手机,开始打姜芮的电话,可是他的电话被姜芮拉入了黑名单,所以怎么打也打不通。

“shit!”墨律渊爆了一句粗口,烦躁地粗暴扯开了自己的领结。

那个女人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花圃后,姜芮紧抿着因为脚腕发疼而显得有些苍白的唇,心中微微揪紧。

墨律渊是出来追她的吗?

可是就在这时,一道娇滴滴的声音划破空气,安心扭着腰肢也追了出来:“律渊,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走。”

墨律渊回头凝眸看向安心,只见安心拎着包包上前挎住了他的胳膊,她笑得妩媚:“一起走,好不好?”

墨律渊的目光落在安心挽着自己胳膊的手上停留了半秒,他微微蹙了蹙眉,不动声色地将胳膊从安心的手中抽出。

“走吧。”淡漠的声调传出,墨律渊率先迈步离开,拉上车门便上了车。

安心也紧跟着坐上了副驾驶。

一直等到黑色的迈巴赫远远开去,只留下一阵飞尘以后,姜芮才艰难地从花圃后出来。

她眼睁睁地望着黑色迈巴赫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之内,心脏一阵一阵的绞痛足以使脚腕上的疼痛变得微不足道。

眼眶渐红,姜芮自嘲地扯着唇轻笑。

原来墨律渊根本不是出来追她的。

脑海中安心亲密地挽住墨律渊胳膊画面还历历在目,姜芮闭了闭眼,连泪都流不出来了。

轰隆——

天空上骤然划过一道惊雷,乌云转眼间就层层密布,老天爷似乎是嫌姜芮还不够惨一般,豆点般大的雨滴倾盆而下。

姜芮站在那儿,不一会儿就被淋了个浑身湿透。

一股股冷气从脚底窜上来,姜芮睁开眼,终于无声地崩溃了。

泪水夺眶而出,和满天的雨水混杂在一起,唯有她的那双杏眸通红,里面写满了失望与可笑。

到最后,姜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拖着自己麻木的身躯回到阿乔家的。

她只记得自己的身上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湿,好重,她的头也好痛,心,也好累。

等到阿乔在给姜芮开门的那一瞬间,门外的姜芮也已经支撑不住了,脑子越来越沉,连带着眼皮也越来越沉,腿一软,姜芮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彻底昏死过去。

“芮芮!芮芮!你怎么了?你醒醒……”

**

姜芮苏醒的时候,是被渴醒的。

她难受地皱着眉头,从床上虚弱地坐了起来,捂着额头,还是觉得脑子里一阵天翻地覆,疼得不行。

“唔……”

缓了一会儿,姜芮伸手想去够床边小桌子上的水杯,但是因为全身都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似的,一点儿劲儿都使不上来,所以她不仅没有拿到水杯,还不小心将杯子打翻了。

“啪”的一声脆响,玻璃杯在地板上摔得支离破碎,听到动静的阿乔很快就冲进了房间。

“芮芮,你终于醒了,怎么了这是?”

姜芮脸色苍白,唇瓣也毫无血色,声音虚浮极了:“我想喝水。”

阿乔这才连忙拿了个新杯子,给姜芮倒了杯水。

姜芮喝过水以后,才觉得干哑的喉咙舒服了不少。

阿乔收拾完了地上的玻璃渣以后,担心地来到了姜芮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叹气:“芮芮,你昨天怎么了?怎么淋着雨就回来了?你知不知道你都发高烧了?你体质本来就不好,不能这么糟蹋自己。”

姜芮捧着水杯,低头看着杯中波澜不惊的水,以一种平淡到近乎绝望的语气,将昨天发生的事情大致和阿乔说了一遍。

阿乔听完就气得忍不住了:“这个渣男!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当着你的面就把安心带回墨家老宅,他眼里还有你这个妻子吗?”

“安心那个女人也太厚颜无耻了!一个小三凭什么这么理直气壮!”

阿乔不解气地骂着墨律渊和安心,直到把他们二人从头到尾骂了一遍,她才气呼呼地喝了口水,还是愤愤不平:“芮芮,以前我都不好和你说,但是最近那对狗男女越来越嚣张了!”

“你就是太善良了,才被他们这么拿捏,放在别人身上,哪个不是正牌揪着小三揍的?”

姜芮有些无力地朝她一笑:“他不爱我,又有什么办法。”

“……”阿乔看着姜芮这样,心疼极了,只能再暗骂墨律渊一句,然后将姜芮拥入了怀中。

“唉,没关系的芮芮,我会一直陪着你的。”阿乔安慰道。

姜芮靠在阿乔的肩上,沉默地闭上了眼睛,眼角有一道清泪划下,划过如白纸一般没有生机的小脸。

她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死了,即使现在眼泪汹涌,可她的心脏却已经麻木到了毫无知觉。

或许,真的应该和墨律渊说再见了。

阿乔感受到肩膀处的湿润,心中的心疼也更多了一分。

不过,一阵突兀的门铃声响起,而且按门铃的人似乎很焦灼一般,门铃声一下又一下,响个不停。

阿乔松开姜芮,让她好好休息,自己去玄关处开门。

“谁啊——?”

话音还没有彻底落下,门一打开,就看见墨律渊一脸阴鸷地站在门外。

“姜芮呢?”

阿乔一看到墨律渊,心里就来气,即使她对这个男人有着忌惮,也忍不住没什么好气:“芮芮现在不方便,不能见你!”

墨律渊眉头紧皱,冷冷地盯了阿乔一眼,随后,他也根本没有给阿乔机会,推开她直接进入了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