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姜芮墨律渊小说最新章节 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无弹窗

姜芮墨律渊小说最新章节 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无弹窗

  • 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未删减版 姜芮墨律渊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
    《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全文阅读内容无弹窗广告,给你一流的阅读体验,让你安静的进行《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姜芮爱墨律渊,却被伤的遍体鳞伤。 那次颁奖晚会,墨律渊的车接走了别的女人,徒留她狼狈的站在原地,她的心就跟着死了。 墨律渊从来没想过姜芮会跟他闹离婚,从她出现在自己的生命中那一刻起,他的认知就告诉自己,这个女人离不开自己。
    立即阅读

《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姜芮,我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你不要胡闹。”墨律渊英俊的脸庞紧绷着,让他的轮廓都镀上了一层凛冽。胡闹”这个字眼就像把利刃,狠狠地扎进姜芮的心窝,让她不自觉就红了眼眶。哽咽了半秒,姜芮压下所有的委屈,冷冷地盯了墨律渊一眼,声线有些发颤:“墨律渊……”

前夫缠宠:墨太太,晚上见小说试读:

狭小的车厢内,气氛有些沉闷。

阿乔也不好再说什么,这一路除了车响声,都是静悄悄的。

姜芮和阿乔回到了ST公司总部。

既然MG那边要换人,那么也得按照程序来走。

即使MG那边的违约金不多,但该讨回来的还是不能少。

车子缓缓地停在了ST公司的大楼下,姜芮和阿乔一齐下了车。

她们刚走进去,迎面就碰上了一个不想见到的人——安心。

姜芮神色平淡如水,目光扫过安心时,也是淡淡的,仅一眼就挪开,看见了也跟没看见一般。

就在二人即将擦身而过的时候,安心嘴角微微勾起,她忽然站定,朝着姜芮绽开一抹挑衅的笑容:“姜芮,好久不见呀。”

姜芮脚步微顿,却没有停下,因为她并不打算回应安心。

可是安心似乎是非要和姜芮杠上似的,直接上前挡住了姜芮的去路。

“姜芮,你不会是因为MG这一期的封面拍摄换成我了,所以生我气了吧?”

安心的话,让姜芮彻底停住了脚步。

她回头看着安心得意洋洋的笑脸,指尖微微发颤:“你是说,MG把我换成你了?”

“是啊,实在不好意思啊姜芮,我本来也不想的,但是没办法,这是律渊的安排,不小心横刀夺爱了,实在不好意思呢。”安心漫不经心地说道。

说是不好意思,但姜芮也一点儿没看出安心有不好意思的模样。

而且……

这居然是墨律渊的安排。

紧抿着唇,姜芮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攥住一般,疼得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阿乔有些生气,想为姜芮说话,但被姜芮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

姜芮自嘲一笑,直视着安心,一字一句:“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说罢,姜芮的杏眸中也浮现出了一抹冷然,语气重了不少:“安心,你想要墨律渊,我可以让给你,但你最好少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否则,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她脾气是好,但也不代表她可以任人揉捏。

姜芮说完,冷冷地盯了安心一眼,然后才带着阿乔转身离开,大步地走进了电梯。

安心有些愣住,看着姜芮离开了以后,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该死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说话!”安心咬牙切齿地咒骂了一声,眼里满是怨毒,“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威风多久!”

进了电梯的姜芮,立刻就咬紧了下唇。

阿乔还在旁边暗骂着:“我就觉得奇怪,怎么拍摄到一半忽然要换人了,原来是安心搞的鬼,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姜芮闭了闭眼,压下了心头不断浮出的酸涩。

她的声音愈发喑哑:“阿乔,你先去处理和MG解约的事情,我去一趟墨氏。”

“芮芮,你……”

睁开眼,姜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对阿乔露出一抹略显牵强的微笑:“我没事,你放心吧,去做你的事情。”

话音刚落,电梯就“叮”的一声到了,阿乔被姜芮半推着出了电梯,然后再看着姜芮一个人乘着电梯下去。

叹了口气,阿乔摇了摇头,对于姜芮只有满满的心疼。

姜芮出了ST公司以后,就立刻打了辆车,直奔墨氏。

出租车里,冷风从车窗外不断灌进来,扑打在姜芮的脸上,让她顿时清醒了不少。

她怎么也没想到,墨律渊居然会无耻到抢她的资源去捧安心。

呵,难道安心是人,她就不是人了么?

到了墨氏,姜芮付了车钱便匆匆走进墨氏大楼,她来势汹汹的模样让一众员工们都面面相觑。

众所周知他们的这个总裁太太形如虚设,但一直以来都温婉贤淑,这还是头一次见她这么气愤的模样。

因着无人敢拦,所以姜芮很快就来到墨律渊的办公室。

“叩叩叩”几声敲门响,她甚至都不等里面传来“进”的指令,就直接一把推开了门。

砰的一声,实木门砸在防撞条上,狠狠地抖了抖,随之而来的便是姜芮怒不可遏的质问:“墨律渊,你到底什么意思!”

而墨律渊的办公室里,几位高管坐在办公桌前,全都投来了震惊不已的神情。

墨律渊皱眉望向姜芮,看样子他们之前是在开会。

姜芮咬咬牙,硬着头皮,倔强而又不屈地回视墨律渊。

她什么都不管了,只想来讨一个公道。

墨律渊合上文件夹,对那几位高管道:“你们先出去,今天的会议提前结束。”

几位高管立刻逃也似的离开办公室,生怕被牵连。

很快,偌大的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姜芮和墨律渊二人。

墨律渊缓缓站起身来,漫步来到姜芮面前,“怎么了?”

他每逼近一步,姜芮就后退一步。

直到姜芮的后背抵在了墙上,已经退无可退,墨律渊才止住了脚步。

二人仅有半步之隔。

姜芮警惕地盯着墨律渊,原本一双温软的眸里也只剩下了怒气和失望。

“是你让MG跟我解约,然后换上安心的?用我的资源去捧安心,你怎么这么无耻?墨律渊,你的良心都不会痛的吗?!”

每一个字,都包含着姜芮的血泪控诉。

一直以来,她都忍着安心对她的刻意挤兑和打压,也一直都忍着墨律渊和安心的种种暧昧,忍着外界对她的鄙视,忍着一切的一切。

可到头来,她的退步也只换来了对方变本加厉的欺负。

墨律渊眉头紧紧拧起,他面无表情,声音也变得冷而寡淡:“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姜芮喉咙发紧,气得发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墨律渊,你到现在了还要跟我装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姜芮,我没做过这样的事情,你不要胡闹。”墨律渊英俊的脸庞紧绷着,让他的轮廓都镀上了一层凛冽。

“胡闹”这个字眼就像把利刃,狠狠地扎进姜芮的心窝,让她不自觉就红了眼眶。

哽咽了半秒,姜芮压下所有的委屈,冷冷地盯了墨律渊一眼,声线有些发颤:“墨律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