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程瑾书顾南方小说书名 大佬,你的老婆又要被抢了最新

程瑾书顾南方小说书名 大佬,你的老婆又要被抢了最新

  • 大佬,你的老婆又要被抢了完整版阅读资源 程瑾书顾南方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大佬,你的老婆又要被抢了!
    《大佬,你的老婆又要被抢了!》最新章节由玖陆文学提供,《大佬,你的老婆又要被抢了!》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金陵城的顾三爷有三样心头的宝贝, 第一样是手里的菩提十八子, 第二样是口袋里的怀表, 还有一样便是被宠上天了的程小姐, 后来十八子成了程小姐的物件,怀表上也多了张照片。
    立即阅读

《大佬,你的老婆又要被抢了》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顾园里的下人都知道三爷带回来了一位程小姐,三爷对那位程小姐似乎有些不一样,但不知为何程小姐脚受了伤,后被三爷给送走了。程瑾书那日临出去前,顾园里的张妈送出来一对耳环,说是顾南方给她的酬劳,心里她原是拒绝,又一想许是顾南方来用着物件试探她,嘴边一笑,便收了。

大佬,你的老婆又要被抢了小说试读:

“你要是想一瘸一拐的回学校上课,我不介意派人将你送回去。”

顾南方以为程瑾书不会走,毕竟那些想要爬上他床的女人巴不得住进他的顾园,眼前的女人自然也是…

“那就麻烦顾先生了!”程瑾书听见这话顺梯就爬,激动得一只手臂扶着椅子站起来回答。

顾南方见她这么迫不及待地想离开他,心中不知哪来的火气,只觉得这女人不识抬举。

面色一片黑沉,牙关怒的紧咬,咬牙切齿的喊;“来人,将程小姐送回去!”

程瑾书喜形于色,一个没站稳又要滑倒。

顾南方气恼之时还是下意识揽住程瑾书偏斜的身体,俯下身来将她一把抱起来。

“别乱动。”

程瑾书的双腿搭载他的手臂上,脸的喜色还未褪去就飞起两朵彤云,睡裙的裙角摇曳着。

伸手勾着顾南方的脖子,直到被人安稳地放在床上。

门窗严闭,偶有一丝风吹进,但吹不动厚重的欧式窗帘。

顾南方看着红唇玉臂的美人,鬼使神差,俯身压下去。

轻吻额头。

“顾南方,我不想要了,不是说好送我回去的吗?”

程瑾书躲开他的吻,将头滑下枕头,眼角含着泪光看着男人,不知是脚上痛的还是心里委屈。

顾南方心中憋得懊恼,整个金陵城里敢对他说不的人恐怕只有这个女人一个了。

“你不听话。”

略带惩罚的语气说道。

程瑾书眼眶中略微湿润,她不是这男人的玩物,她是个人,不能因为自己性子上的懦弱和形势上的弱势就一次次地被他欺负。

“我不是你的玩物!”

男人听了这话,反而笑,搂得她更紧了,轻轻咬她的耳垂:“做我的玩物,不委屈你。”

她是自由的个体不是某些人的附属品,会再次委身于这个男人除了恩情外还是忌惮他的势力会危害到家里的母亲,娘最想要的是过平静的生活,她不能让这些麻烦拖累到她。

眼角滑下一滴晶莹的泪水,程瑾书奋力挣扎着,但先天的体力优势不是她能反抗的。

程瑾书慌乱中眼珠一转,脑海镇定下来不再浪费体力,下一秒眼皮挑起,拿捏着三分红尘色。

“行吧,今日小女子就当白送三爷一次!”

眼角里的媚态,与站街会客的风尘女子相差无二,落入顾南方眼中,动作一滞,尽是厌恶。

他被程瑾书这套做作的姿态激怒,将怀里的女人重重甩回床榻,豁然起身带着怒意离去,房门被用力摔过“彭!”的一声巨响。

离开卧室顾南方走向书房,心中和体内被女人勾起的火,蠢蠢欲动,难以熄灭。

脑海中尽是女人怯怯如同白兔的表情和青涩扭捏的画面,但思及刚刚她那副作态又烦闷不已。

手轻捏着眉间,按响了那个特殊的呼唤铃,难得的叫了人。

卧室内的程瑾书在顾南方摔门离开时被吓得小肩一瑟缩,虽然意外但真的松了口气。

程瑾书像泄了气的玩偶坐在床上,回想自己刚才的抗拒、十分虚假的假作世故和顾南方铁青的脸,内心隐隐有些内疚,是不是过分了些?

程瑾书皱着秀眉,心中小人来回犹豫,最后还是小心翼翼地下床穿上了顾南飞精心给她准备的毛茸茸的拖鞋,向书房的方向去,心中不由思索,“三爷应该在书房吧?”

此时,书房里的饰品地毯已经更换一新,门虚掩着,门附近意外地没有人把守。

程瑾书一步步走近书房,微微调整嘴角的角度,扬起一丝稚嫩的笑意,好像那个男人最喜欢她这么笑了,看见这个笑容他应该就不会那么生气了吧?能更早点送她回去?

程瑾书靠近书房,隐约听见女人甜腻的撒娇声,脸上浮现疑惑,再近两步时听清了里面的动静:“嗯~三爷~”

程瑾书嘴角的笑意突然僵住,握着门把手的手也不敢再动一分,目光顺着虚掩的门缝望向书房内。

门虚掩着,里面身材火辣、只着片缕的妩媚女人缠绕在顾南方身上,一双染着艳色指甲细嫩手在男人身上来回撩拨,看清一切的程瑾书脸色煞白,惊慌地退后一步,不敢再看。

随后脚步慌乱,呼吸急促地跑离书房,迅速回到卧室,静静关上卧室的房门,背靠着门板滑坐在地上,程瑾书脸色苍白地一笑。

“娘说得对,我真的还是太单纯了,我只不过是他众多玩物中的一个罢了,他哪会因为我的拒绝而伤到?他会生气的离开怕是觉得我这样什么都不懂的女学生不识趣吧?”

程瑾书轻轻呼出一口气,那一丝丝莫名的失落过后更多的是轻松和解脱。

另一边在程瑾书慌乱地离开后,剪子擦着手从卫生间出来,站在书房门口静候,看见书房门虚掩着,疑惑刚刚忘了带上门了?把疑惑丢到脑后剪子体贴地把房门关上。

“滚!”。

书房内传来男人饱含怒气的低吼声。

先前撩拨着顾南方的妩媚女子惊慌失措的从地上爬起来,赶紧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从书房里跑出去。

“三爷,您不满意吗?”

剪子连忙进来颔首说道。

“把人扔回烟花巷子里去。”

任凭这女人怎么挑逗顾南方都没有丝毫兴致,心中还烦躁得紧。

顾南方拽了拽领口。

除了程瑾书,现在他好似对其他女人都提不起兴致,心里恼怒,顾南方心里咀嚼着她的名字,程瑾书。

每默念一次,心里的火就烧得更旺,就像是下一秒就要炸出一片荒野。

拿起桌子上的威士忌,喝了一口,萦绕在舌尖的烈酒,淅淅沥沥的洒在心中那团火上。

门内外的守卫和下人被剪子一一召回。

顾园里的下人都知道三爷带回来了一位程小姐,三爷对那位程小姐似乎有些不一样,但不知为何程小姐脚受了伤,后被三爷给送走了。

程瑾书那日临出去前,顾园里的张妈送出来一对耳环,说是顾南方给她的酬劳,心里她原是拒绝,又一想许是顾南方来用着物件试探她,嘴边一笑,便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