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逃婚王妃:夫君别追我完整版 姚思思斯琴全文阅读

逃婚王妃:夫君别追我完整版 姚思思斯琴全文阅读

  • 逃婚王妃:夫君别追我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姚思思斯琴全文手机app阅读逃婚王妃:夫君别追我
    来源:微小宝  作者:似水飞燕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3 14:19
    《逃婚王妃:夫君别追我》小说的主角是姚思思斯琴小说故事简介:婚是用来逃的,夫君是用来休的!这年头如果男人都能靠得住,那母猪就能爬上树!黄金男,钻石男,都给姐姐滚远点!皇帝王爷又如何,只要有人要,只要能赚钱,来一个卖一个,来两个卖一双!
    立即阅读

《逃婚王妃:夫君别追我》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姚思思想了想,她那身衣服在现代到然没的说,可是在这落后了都不知道多少年的古代,那可是颠覆了女子穿衣暴露的最大尺度了,再说留着做个纪念也不错,真叫她穿,只怕她以后的人生将是议论纷纭,不得安宁,她笑呵呵的表示同意,三人这才一起出了黑暗、潮湿的牢房。

逃婚王妃:夫君别追我小说试读:

“什么,我帮忙,我又不是破案专家,真是的。”

“那就没办法了,天意是不可以违背的。”老头弹出一口气,蹲下身子,双腿盘局准备继续入定。

姚思思一听来火了,手指指着头顶,大言不惭道:“我只听过人定胜天,不然想当初我父母早亡,我也不会孤身活到现在,你说天意不可违,那你叫老头咳嗽一下啊!”

轰隆!一声干雷降下。

姚思思咬着手指,惊恐的偏了偏头,口中嘀咕:“不会吧,肯定是巧合,是巧合,有本事在咳嗽一声。我就……”

轰隆!又是一声雷响,生生的让姚思思把相信两字吞回了肚子,小跑到老头跟前道:“老头,我,我帮忙就是了。赶紧的让我离开这诡异的大牢,赶紧的!”

老头从怀中拿出一个哨子,放嘴边一吹,那个之前凶姚思思的张衙役就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喘着粗气道:“大师,有什么吩咐吗?”老头和善的捋了捋胡须说:“贫道要见你们大人。”

张衙役一听喜滋滋的又跑了出去。这场景,这状况,让姚思思觉得老头跟神似的,他的毕生所学肯定是蛊惑人心的绝学,她有点期待了,不过还是很好奇的问道:“师傅,你这哨子是干什么的,怎么那个凶巴巴的男人一听就急促促的跑了过来,还喜滋滋的听你的吩咐去请他的大人?”

“此话说来话长。”

姚思思直接打断道:“那你就剪短的说。”

老头无奈的苦笑,随即讲道:“一年前,为师算到你会出现在浦阳镇的牢房中,于是为师便日夜兼程前往这里,在路上遇到了浦阳镇的县老爷浦正邦被山贼追杀,就出手救了他,之后,为师向他说明了来意,他随有所阻止,但还是让为师住进了这里,这个哨子乃是浦正邦所赠,说如果为师想出去,就可以吹奏此哨。”

姚思思点点头,“难怪师傅可以享受牢房中至高无上的待遇,浦正邦今天我好像见过他,看到美貌如花的我还可以那么大义凛然,看样子像是一个好官。”姚思思又开始自挂自雷起来,什么时候不自恋了,估计姚思思就要变性了。

姚思思还要继续感叹的时候,一个男高音道:“浦大人到。”

老头站起身推开牢房大门,走了出去,正好撞见走进来的浦正邦,老头点了点头道:“大人别来无恙。”

“大师,你终于相通了,走到舍下去喝点茶。”浦正邦很高兴的邀请老头前去。

姚思思从老头牢房没上锁的情况中回过神来,用脚敲打着牢房的铁棍道:“师傅,还有我,呵呵,大人,他是我师傅,没道理不接我一块出去喝喝茶。”

浦正邦转头看向姚思思,想起来姚思思就是他之前看到的那个穿着大胆怪异的女子,质疑的看着老头,希望老头可以给他说明真假。老头看着姚思思道:“浦大人,这正是贫道要等的人,如今贫道已经收她为徒,不知道人可否将我徒弟放出,至于徒弟牵扯到的案子,自当协助大人破获。”

浦正邦看看老头又看看姚思思,冲张衙役摆了摆手道:“将牢房打开。”姚思思欢呼雀跃的走到老头跟前,咧着嘴笑,露出两旁白皙齐整的贝齿。

浦正邦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老头也不再推脱,迈着稳健的步子就要往外走,不曾想却被姚思思拽住了衣袍,老头扭过头道:“思思,你要先走吗?”

“哎呀,不是啦,师傅,我是想说,可不可以把我原来的衣服还给我,这身囚服好丑啊。”

姚思思这话一出口,老头脚下一踉跄,眉毛差点没佐到一块去,浦正邦更是头顶黑线,脚下针钻,那衣服他是看到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穿的比青楼里的姑娘还暴露呢?

姚思思看着二人完全跟没听见似的,小宇宙爆发,“师傅,浦大人,到底可不可以?”

老头求助的看向浦正邦,浦正邦犹豫了一下道:“姑娘,你的衣服可以还给你,但是你不可以穿,我会让下人给你找件女装换上的。”

姚思思想了想,她那身衣服在现代到然没的说,可是在这落后了都不知道多少年的古代,那可是颠覆了女子穿衣暴露的最大尺度了,再说留着做个纪念也不错,真叫她穿,只怕她以后的人生将是议论纷纭,不得安宁,她笑呵呵的表示同意,三人这才一起出了黑暗、潮湿的牢房。

姚思思出了牢房,被浦正邦叫人拉去了澡房,姚思思心里还是挺乐意的,毕竟在牢房里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也可以将她一身的晦气洗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