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姚思思斯琴小说叫什么 逃婚王妃:夫君别追我最新章

姚思思斯琴小说叫什么 逃婚王妃:夫君别追我最新章

  • 逃婚王妃:夫君别追我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姚思思斯琴全文手机app阅读逃婚王妃:夫君别追我
    《逃婚王妃:夫君别追我》小说的主角是姚思思斯琴小说故事简介:婚是用来逃的,夫君是用来休的!这年头如果男人都能靠得住,那母猪就能爬上树!黄金男,钻石男,都给姐姐滚远点!皇帝王爷又如何,只要有人要,只要能赚钱,来一个卖一个,来两个卖一双!
    立即阅读

《逃婚王妃:夫君别追我》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蒲大人以我所见,你不妨让人调查一下张员外除了包养墨离之外,有没有包养其他的男受。我很怀疑这是一场争风吃醋的情杀,明日焚烧尸体的事情要隐秘的去做,看看到底是何人会心虚前来,这么一来自然搜索范围缩小,我想很快就可以断定谁是**凶手。”姚思思的话如同钟音敲醒了蒲正邦跟徐志两人,也让蒲正邦明镜通悟……

逃婚王妃:夫君别追我小说试读:

蒲正邦紧跟着迈出义庄,马超看到到嘴上的话给生生逼了回去,不甘的瞪了一眼姚思思。却听见蒲正邦道:“思思姑娘,可否告知本官原委。”

还不等姚思思回答,徐志就一个急速冲出,拦住姚思思的路道,“事情没有解决,怎么可以将尸体处理掉呢?”

姚思思两只眼睛四处望了望,不偏不倚的扑捉到不远处的树上有两只贼溜溜的眼睛,无所谓的摊了摊手道,“没有解决吗,不是已经证实了那墨离乃是猝死吗,既然已经证实那么现在火化了尸体以防产生尸毒,或者招引来什么苍蝇可就不好了。”苍蝇二字姚思思好似无意的咬重了些。

徐志顺着姚思思的目光看去,下一刻也不再反对,顺从的说,“既然如此,姑娘所言确有道理,就这么办吧。”姚思思没有回话,双手负于背后,慢悠悠的朝前走去,徐志只是无奈的笑了笑,也跟了上去,倒是留在原地的蒲正邦不明所以,心里暗自思索着二人到底在打什么哑谜。

三人回到蒲正邦府邸,蒲正邦挥推一干下人,忍不住问道:“思思姑娘到底看到了什么,又何以说那墨离是猝死?”

姚思思将双手伸进水盆之中洗了洗,紧接着用手巾将手上的水渍拭去,答非所问的看着二人道:“呵呵,你们难道不要先洗一洗手吗?”

徐志也憋不住了,站出来祈求的望着姚思思道:“还请姑娘明示。”语气中含着一丝钦佩,他徐志虽然作仵作数载,可是就在近日姚思思让他在查看死者的背部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肯定这个女子绝不一般,有着他人难以企及的智慧,不想外表看上去的那么嘻嘻哈哈,倒是有一些过人的鬼灵精怪。

姚思思见二人的胃口已经被吊足,便也不卖关子了,招呼二人坐下,这才严肃道:“死者背后的淤青足以说明他乃是被人所杀。”

徐志眉头深锁,思考了下,质疑道,“姑娘何以如此肯定,也有可能是身前背部受过一些撞击,在说背部淤青不能说明是被人所杀,身体里我用过磁石完全找不到任何凶器。”

姚思思赞赏的看着徐志道:“一般的话,是没有错,可是那个淤青的部位乃是人的C5脊椎骨所在位置,如果这个部位的脊椎骨给人快速拉起,则会导致神经外皮瘫痪,人可瞬间窒息而死,这也就是为何死者看起来很安详,还有一丝若隐若无的浅笑。我还从死者的手指中发现有一些皮屑,说明死者死前进行过房事。”

蒲正邦听得糊里糊涂的,忍不住打断姚思思的话,急切的问:“什么是C5脊椎骨所在位置,还有什么是神经外皮瘫痪?”

姚思思快速抬手捂住嘴,差点没有把她自己的舌头咬掉,她怎么就说起现代的术语啦,哎呀,不行要糊弄过去,不然以后只怕会被徐志给烦死,俗话说求知乃是人的本能,姚思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是这样的,这个使我们那个地方的语言啦,也没什么,意思就是说那是脊椎骨中最脆弱的一段,C5也只是一个名称而已,破坏那个位置人就会突然失去知觉,不能呼吸,对就是这样。呵呵”

“姑娘你怎么就只是因为他手指中的皮屑就断定他是行过房事呢,而事实正如姑娘所言。”徐志越来越佩服姚思思的观察力,只是不知道她只是看了看,又是哪一点令她如此肯定?

姚思思清了清嗓子,端起茶碗饮了一口茶道:“那个你们想要让死者感觉不到死亡前的恐怖,若想快速准确的拉起脊椎骨只怕也只有在男人得满足,完全没有戒心的时候,由此可以初步断定,再加上皮屑当然就可以很肯定这一点。另外凶手必然跟墨离认识,其次凶手极有可能对医理颇有研究。”

蒲正邦皱眉一想道:“会不会是与之相好的张员外所为?”

“不会。”姚思思斩钉截铁的说,随后解释道:“如果是张员外所做,他就没有必要向大人所要说法,他不参与只怕这宗案子也就不会有。”

蒲正邦想了想,甚感姚思思言之有理,可是依然对调查方向一筹莫展。姚思思看着两人苦思冥想的样子,不由得小小高兴一场,看来以前她看《**特工》算没有白看,竟然让她给用上了。姚思思当然不会承认这件事是愿于一场电影。

“蒲大人以我所见,你不妨让人调查一下张员外除了包养墨离之外,有没有包养其他的男受。我很怀疑这是一场争风吃醋的情杀,明日焚烧尸体的事情要隐秘的去做,看看到底是何人会心虚前来,这么一来自然搜索范围缩小,我想很快就可以断定谁是**凶手。”姚思思的话如同钟音敲醒了蒲正邦跟徐志两人,也让蒲正邦明镜通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