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乡野小狂农最新章节 主角是周二狗小说

乡野小狂农最新章节 主角是周二狗小说

  • 乡野小狂农小说最新章节 周二狗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乡野小狂农
    来源:奇热联盟  作者:神话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04 09:35
    《乡野小狂农》小说的主角是周二狗小说精彩试读:周喜莲读高二,是村里唯一的高中生,是她爹玛的掌上明珠,也是她爹妈吹嘘的资本,不过喜莲却不太搭理二狗,她嫌二狗说话太荤了,总拿他哥开玩笑。这丫头身材很高挑,因为长得高,腿也显得特别长,她很少做农活,皮肤非常的水嫰,跟周喜娃这个矮坨坨、黑木炭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差地别,真怀疑他老娘走假了。
    立即阅读

《乡野小狂农》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王香妹说话的同时,神态非常的正经,周二狗知道她肯定是真有事,也就停了下来。毕竟自己和这女人还没有到那种见面就解裤档的地步。王香妹其实只是怕外面有人看到他们孤男寡女坐在房里,所以她索性让二狗关了门,没想到周二狗误会了。

乡野小狂农小说试读:

“啊哈……”此时刘月苗打了个哈欠,看来有些困了。

“二狗,我先去睡了,你们再聊一聊!”刘月苗打着哈哈,朝后面走去,拉开帘子躺在了榻上。

因为二狗在这里,可能她觉得拉上帘子有些失礼,所以刘月苗就这样敞开帘子,朝里面侧着身孑睡了起来。

“那,那我就回去了!”人家要睡觉了,二狗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

“二狗,这么晚了,就在这里睡吧!”张燕还是有些害怕那个颠子再来,想留下二狗。

“在这里睡?”看看帘子后面那张只够两人睡的榻,心里乱了起来。

“怎么不行吗?难道还怕你使坏不成?”张燕嗔了一句,脸上微微有些红。

她比二狗大2岁,但从身才来看,二狗就像个强壮的大哥,就像今天的事情,要是没有二狗的出现,后果还真不好说。

“但我睡哪里啊?”二狗抓着头皮。

“嘻嘻……”看到二狗的木头像,张燕忍不住捂住嘴笑了。“你想什么呢?你当然是睡外面这张小竹榻了,我和妈睡里面!”

“哦!”二狗心里不禁有些失望。

接着是熄灯睡觉,一阵“吱吱嘎嘎”压板的声音过后,诊所里恢复了安静。里面很快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但二狗一时还无法入睡。

相距不到两米的地方,就睡着两个只穿短睡裙的女人,这叫还是处的周二狗怎么淡定的下来。

翻来覆去,压着竹榻“吱吱”作响,好不容易才熬到了天亮,周二狗是整夜没合眼,小弟也跟着站了整夜,直到早上才疲劳的倒了下去。

早上起来,二狗哈欠连天,眼圈黑黑的。

“二狗,昨晚没睡好吧?”已经穿上白大褂,打算开门等病人的张燕问道。

“嗯,你这里不习惯,夜里睡不着,头有些痛!”二狗有些不好意思。

“我看看!”张燕伸手摸了摸二狗的额头。“不发烧,没事,我拿瓶抗疲劳的营养液给你喝,保准立马见效,呵呵……”

笑了笑,张燕低头从玻璃柜台里拿出一只小瓶子,打开后让二狗喝下。

昨夜二狗睡的竹榻响了整夜,张燕也是听到过的,明白这家伙肯定是比较激奋,所以才睡不着觉的。张燕本身就是个单亲女孩,她一直以来都比较同情孤儿,但是今天对二狗的感觉,仿佛已经有些超越同情的范畴。

喝了营养液,感觉果然好多了,这时刘月苗端来了一海碗鸡蛋面。“二狗,咱娘俩也没什么好感谢你的,就给你做了碗鸡蛋面,赶快趁热吃了吧!”

“婶,你这是,这么客气干吗?”二狗接过了面碗。

“快吃吧!”张燕坐在一边,斜眼看着二狗。

“你们呢,吃什么?”

“我们早就吃了,你快吃!”刘月苗说了一句,又转身去了灶房。就在小诊所的旁边,她们搭了一间小的不能再小的灶房,是平时做饭吃饭的地方。

二狗端着大碗面,就蹲在诊所的门口“呼啦”起来,他已经很饿了,整夜没睡觉,饿的肚皮贴了后背。

一大碗面加两个土鸡蛋,二狗只用了两分钟不到,全部吃了下去,连汤也是一滴没有剩下。

把碗递给张燕,说道:“张燕,我走了,该出工了!”

“呃,你等等!”张燕转身朝布帘子后面跑去。

“又怎么了?”

等了一会,张燕手里拿着一条藏青色的裤子。

“二狗,这裤子是我爸以前留下的,你拿去穿吧,你看你的裤子,全是破洞了!”指着二狗的裤子,张燕的脸有些羞红,因为二狗裤子烂的地方正好是裤档上。

那个圆洞洞是二狗弹烟时,被烟灰给烫开的,辛亏里面还有条大裤叉,否则真漏底了。不知道张燕怎么就注意那里了,搞的二狗也有些尴尬,抓了抓头皮,接过了裤子。

“谢谢了!”二狗说了一声,转身朝家里走去,回头看时,发现张燕还依靠在门框上,呆呆的注视着自己。

往家里走的路上,是要经过王香妹家门口的。

走到王香妹家门前,他朝那边看了看,发现王香妹正在院子里洗头发。

“嫂,这么早洗头发呢?”二狗喊道。

王香妹抬起头,用毛巾包着湿的头发,回道:“哦,是二狗啊,这么早去了哪里呢?”

“没事,随便溜达!”

王香妹扭头往四周看了看,发现四周并没有别人,于是向周二狗招了招手,然后转身朝屋里走去。

看着王香妹扭着屁鼓进屋,二狗兴奋的跟了过去。心想,自己这是要结束处的生活了吗?

“把门关上!”

周二狗一进屋,王香妹马上说出这句令人热血沸腾的话。

周二狗一阵窃喜,连忙关上了房门,转身向王香妹扑了过去。

“呃,呃,二狗,二狗,你干什么?”二狗一下子扑到王香妹的身体上,把王香妹吓得急忙站了起来。

二狗搞不懂了,把自己叫到房里来,还关上门,现在又不让自己碰她,这是干什么?

“嫂,怎么了?昨天想你一晚上,现在就热乎热乎吧!”周二狗又要凑上去。

“二狗,正经点,嫂有话和你说!”

王香妹说话的同时,神态非常的正经,周二狗知道她肯定是真有事,也就停了下来。毕竟自己和这女人还没有到那种见面就解裤档的地步。

王香妹其实只是怕外面有人看到他们孤男寡女坐在房里,所以她索性让二狗关了门,没想到周二狗误会了。

二狗在香妹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嫂,什么事,只要我二狗帮的到,你尽管说!”

“二狗,不是我的事,是你的事!”香妹神秘兮兮的。

“我的事?”二狗不明白了,自己这是过的好好的,能有什么事?

“你知道昨天喜娃他在家干什么吗?”香妹今天穿的比较保守,没有再穿花裙子,而是换成了一条长裤裙。

因为香妹虽然愿意和二狗说说话,但却很怕二狗再逗她,她已经经不起逗了,她不想做个偷汉子的女人,做出対不起周大柱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