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叶兰溪南宫辞在线阅读 神医娘亲今日和离了吗最新章节

叶兰溪南宫辞在线阅读 神医娘亲今日和离了吗最新章节

  • 神医娘亲今日和离了吗小说最新章节 叶兰溪南宫辞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神医娘亲今日和离了吗
    《神医娘亲今日和离了吗》小说主角是叶兰溪南宫辞小说试读:传闻:护国公府大小姐叶兰溪,婚前失贞,惨遭休弃,怀着一个野种嫁给了瘫痪在床的烨王冲喜。 传闻又说:叶兰溪生子后自觉无脸见人,带着孩子灰溜溜地跑了。 传闻还说:烨王苏醒,即将与邻国公主大婚。 她一袭白衣,牵着两个萌宝出现在大婚典礼上,示意他们看礼堂上的男人:“宝宝,叫爹。”不要脸啊
    立即阅读

《神医娘亲今日和离了吗》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叶兰溪避开她伸过来攀附的手,语气冷淡:“孩子找到了吗?”“答应姐姐的事,妹妹自是会好好办的,姐姐你是不知道,自从找到孩子,我便日夜盼着姐姐到来,本是想出门去等着姐姐的,只是我这伤口尚未痊愈……”

神医娘亲今日和离了吗小说试读:

南宫辞话一出口,吴悰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脊背当即便僵住了。

管家在一旁听得云里雾里,不明白事情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王爷,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叶兰溪在身后悠悠开口道:“你们王爷之所以昏迷不醒,便是中了吴掌事今日所使之毒。”

闻言,管家面色大震,难以置信地看向与自己共事多年的人:“什么?!”

叶兰溪道:“此毒名为休盏,出自一种域外罕见的毒草,有致幻之效,顾名思义:休盏即灯灭,人若服之,即刻毙命,它的味道是带着腥味的苦,吴掌事理应闻过,我说得可对?”

吴悰道:“曲医师也说,此毒腥味重,不好入口,更遑论王爷昏迷难以吞咽,我又是如何下的毒?”

叶兰溪笑:“休盏毒是不好入口,但若是取其根茎碾出汁来,擦拭到皮肤上,长此以往,却有如慢性毒药能够渗入血肉、骨髓,慢慢耗光一个人的元气,直至中毒之人无声无息地死于睡梦之中,这种下毒之法,以你在府中的地位,想要做到不难。”

“值得一提的是:王爷体内的休盏量度阴差阳错地与他体内其他毒素形成了相互制衡的局面,被生生压制了没有发作,反而吊住了他一口气。”

吴悰垂死挣扎道:“曲医师所言难道不可笑吗?你说这毒,是一滴致命的剧毒之物,可你对沐姨娘下毒之时,却说中毒者尚能活过三刻,我下毒之时,沐姨娘也还尚余救治时间,并未即刻毙命,岂不与你所言相悖?!更何况府中之人皆知,自从王爷出事后,我便只管外院,不曾踏足王爷所在院落,何来下毒一说?”

“不对!”一旁的小宝突然开口。

成功吸引来众人目光,小宝道:“我之前来看爹爹,有几次都撞见吴叔叔了,他到爹爹房里,没一会儿就会静悄悄离开。”

吴悰脸色瞬间煞白。

叶兰溪将他神色看在眼里,放缓了语气问小宝:“除此之外,你还看到什么?”

小宝想了想道:“吴叔叔每次来都是天黑之后,手中还会拿着、拿着一个木盆,我原以为,吴叔叔是来给爹爹擦拭身体的。”

小宝每说一句,吴悰的脸色便白一分。

叶兰溪却柔声夸赞道:“小宝真棒,这次帮了大忙了。”

吴悰心中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刹那间心如死灰。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如厮谨慎,到头来竟被一个小屁孩点破。

殊不知,小宝因为沐心棠不让他常来,所以在叶兰溪来到府里之前,他但凡想念爹爹了,大多数时候都是等天黑了才悄悄过来看一看,没想到所见所闻却在今日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叶兰溪看着面如土色的吴悰:“你不是想知道,为何我在沐心棠身上下了休盏,她尚能活三刻钟?因为这毒经由我提炼改良过,药性大减,而你明明看着她服下毒液,她却没有即刻毙命,是因为我用银针逼停了进入她体内的毒,从而争取到一定的救治时间,幕后主使你的人,说休盏毒世所罕见,倒也并非诓你,只不过,他们没料见你会遇到我。”

吴悰彻底放弃挣扎:“没有什么幕后主使,是我对不起王爷,愿意以死谢罪!”

说罢,他从袖口处掏出一把匕首,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猛地扎入自己的心窝处,当场血溅一地。

叶兰溪收回手,捂住了小宝的眼睛。

南宫辞吩咐身后护卫将人拖下去,又看向立在一旁多时仿佛工具人似的皇家护卫,为首者被他冷冽的眼神看得心一颤,抱拳垂眸道:“既然王爷已经醒来自行清理门户,我等这便回去复命了。”

说罢便跟来时一样,匆匆又离开了。

多余的人一一被屏退,院中一下子变得冷清。

叶兰溪看着停在原地没动的南宫辞,微一挑眉:“王爷身后一人不留,一会儿可别指望我会推你回去。”

南宫辞道:“你会的。”

叶兰溪啼笑皆非,正想开口,便又听他补充道:“今日之事,本王许你一个条件。”

叶兰溪愣了一下,笑道:“你连性命都是我救回来的,一个条件算什么,不过既然王爷有心,我便接下了。”

不管怎么说,她可是帮他揪出了内鬼,功不可没,说不定以后真有他帮得上忙的地方。

“可惜没问出幕后之人,不过……”叶兰溪道:“想必王爷心中有数,已经猜到是谁。”

对方想方设法欲置她于死地,无非是想要断了南宫辞的生机。

只要查今日宫里来的那队护卫,便能顺藤摸瓜,揪出幕后之人。

南宫辞跟她想到了一块去。

叶兰溪忽地又想到什么,提醒道:“今日之事,也有小宝一份功劳。”

这是让他对小宝好点呢,别又把孩子委屈哭。

南宫辞唇角难得掀起一点笑意。

“本王自会记得。”

提及小宝,叶兰溪不由想到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宝宝,她在王府耽搁了好一些时日,叶沐雪想必也已经把孩子找到了。

于是第二日,叶兰溪跟管家打了声招呼后离开了王府。

历经变故,李管家现在是真真将叶兰溪看成自家王爷的救命恩人,千叮万嘱她离去后定要再回来,否则他没法跟自家王爷交代。

叶兰溪只管应下,随后独自前往三皇子府。

由于叶沐雪提前打过招呼,是以叶兰溪到来的时候并没有受到阻拦,有专人将她引进内院。

叶沐雪看似期盼她到来已久,远远见到她便起身迎了过来,殷勤道:“姐姐你总算来了,可让妹妹好等。”

叶兰溪避开她伸过来攀附的手,语气冷淡:“孩子找到了吗?”

“答应姐姐的事,妹妹自是会好好办的,姐姐你是不知道,自从找到孩子,我便日夜盼着姐姐到来,本是想出门去等着姐姐的,只是我这伤口尚未痊愈……”

叶沐雪话没说完,叶兰溪一甩手,将一瓶药膏扔到她怀里,一转身,目光直视着她:“人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