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上官浅欧阳锦完整版 毒妃倾城:陛下慢走不送最新章节

上官浅欧阳锦完整版 毒妃倾城:陛下慢走不送最新章节

  • 上官浅欧阳锦大结局是什么 完整版毒妃倾城:陛下慢走不送小说免费阅读毒妃倾城:陛下慢走不送
    《毒妃倾城:陛下慢走不送》小说的主角是上官浅欧阳锦小说试读:“最近老是春乏,若琪怎么还在弹吗?可惜睡了一下午,都没怎么听,不然明天你再来弹吧。”上官浅打了个哈欠,慢悠悠的开口。沈若琪倒吸了一口凉气,咬着唇将破损的双手举在她的面前,“浅姐姐,恐怕我的手没有办法再弹下去了。”“哎呀,怎么成这副德行了。”上官清浅惊讶的拿过她的手仔细
    立即阅读

《毒妃倾城:陛下慢走不送》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他猛地欺身压了过来,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但是他脸上森然的面具却透着冰冷,他整个人就像是冰与火的结合.体。我没有求你救我。”你这丫头......”男人似乎在拧眉,十分不爽的开口,“我救了你,你欠我一个人情,听到没?”

毒妃倾城:陛下慢走不送小说试读:

浑浑噩噩间,上官浅缓缓的睁开眼睛,目光触到熟悉的床幔,动作迟缓的坐起来,揉了脖颈,脖子疼的厉害。

“翠竹......”

守在门外的翠竹听到声音走进来,清秀的小脸上带着一丝诧异,询问道,“公主,可是又做恶梦了?”

上官浅摇头,不对,她明明记得自己听到了笛子声,走了出去,但是她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回来的。

而且她还看到了两个人在废弃的宫殿里密谈,她想要听清楚却被人一掌拍晕了,对了,她被拍晕了!

但是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宫殿里?这也太不合情理了。

“翠竹,你一直守在门外吗?”

翠竹清澈明亮的眸子闪过一丝诧异,点头,“是啊。”

“那我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公主你不会是病了吧?你一直在睡.觉,晚膳都没有吃,更没有出去过。”

上官浅深深的看着翠竹,想要从她的脸上找到些许的不自然,但是什么都没有,她深吸了一口气。

脖子的疼痛是无法掩盖的,她的确是出去了,也的确看到有人密谈,但是为什么翠竹说谎?

还是送她回来的人武功高强,没有让翠竹有察觉?

“公主,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上官浅目光灼灼的看了她一眼,翠竹脸上的担忧不想是假的,摇头,“可能真的是做了个噩梦。”

重新躺下,却怎么都睡不着了,心情变得很复杂,前世里,李风逸登基不过短短一年的时间,但是却轻易的攻破了大沥,这不合理。

唯一的解释就是,有官员出.卖大沥,跟李风逸合作,里应外合。

但是这个里应外合的人究竟是谁?她真的开始疑惑了,也许今天看到的那个人就是一个契机,他,到底是谁?

天还没亮,宫里便开始忙碌了起来,上官浅坐在椅子上,望着铜镜里的自己,小巧的瓜子脸,大大的眼睛,不点而朱的唇,还带着些许的稚嫩。

但是那双星眸却带着几分沧桑,幽深的让人猜不透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墨一般的长发披散在她的背上,一旁的翠竹用木梳轻轻的梳着。

“浅儿......”

门被推开,皇后的眼睛里含着泪花,不舍的望着她。

“母后。”上官浅的声音哽咽起来,站起来扑倒皇后的怀里,“母后,浅儿这一去这辈子不知道还能不能跟母后再相见,浅儿舍不得。”

“傻孩子,到大燕要学着谨慎一些,哪里可不是大沥,没有人能再为你撑腰了,不要跟任何人斗气,知道吗?”皇后擦着眼角的泪水,嘱咐着。

“浅儿懂得。”

“我让沈嬷嬷跟着你,她为人圆滑,也好为你担当一些。”

上官浅的眸子紧缩了一下,瞳孔变得更加的幽深,点头,“好。”

“时辰快到了,翠竹帮公主梳头吧。”皇后不舍的看着上官浅,叹了一口气,退了出去。

城外,和亲的马车早就准备好了,马车极为豪华,上官浅一身鲜红嫁衣,安静的坐在马车内。

她目光缓缓看向皇宫,隐约的能够看到父皇明黄的衣衫,这场和亲父皇从始至终都是不同意的,自从答应了她和亲之后,他们就一直没有见面。

但是上官浅却明白,父皇对她的爱,一点也不比母后少,而他想必也早就看清了李风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吧?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眼角湿润,这一去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还能不能再见到父皇母后。

但是她坚信,她一定会扭转乾坤,一定不会再让悲剧发生。

旅途遥远,马车虽然豪华,但是却还是累的厉害,仅仅一天,上官浅就累的不行了,再加上头上带着沉重的凤钗,压得整个脖子都要断了。

中午,在一个客栈旁短暂的停留了一会儿,上官浅摘下凤钗,穿着中衣坐在马车上,天气又很热,完全没有心思吃东西。

“公主,你要不要吃一点?”红缨拿着精美的点心上车,待看到她将嫁衣凤钗全部都摘下去之后,整个嘴巴都长成了o型。

“公主,你怎么能......”

上官浅对她摆了一个嘘的手势,疲惫的开口,“天太热了,穿着这些要闷死的。”

“可是公主怎么能......”

“反正也没人敢上车。”上官浅淡淡的开口,目光透过车窗看向外面大碗喝水的将军,这个将军长相眉清目秀,身材却格外的魁梧,而且动作也十分的粗狂。

“这位将军是......”

“公主你忘了,他就是这届的武状元,白子沐。”红缨望着不远处的白子沐,小脸有些发红。

上官浅目光幽深的望着白子沐,与脑海里黑夜里的魁梧身材结合在一起,白子沐?

和亲的第一天还算顺利,一切都很正常,但是一整天的行走,还是让许多的侍卫扛不住,早早的便进.入了梦乡。

夜正深,上官浅穿着粉色衣衫站在客栈的角落里,眼神幽怨的望着远处的月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而就在这时,客栈门口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引起了她的注意,黑影慌慌张张的四处张望着,似乎确定没人发现之后,快速的向小路跑去。

上官浅没有多想,直接的跟了过去。

黑影似乎很谨慎,每走几步都不时的往后望,生怕被人跟踪,所以上官浅并没有跟太紧,只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

山林里不时的传来鸟叫声,上官浅跟着跟着发现竟然跟丢了人,她四周围看了一番,隐约的能够听得到女人说话的声音。

很快,她便发现了一处温泉,而声音也正是从里面传来的,温泉的外面有一个大石块,她忐忑的走过去,靠在大石块上。

“我们什么时候能在一起,我恨死她了,她一直都在捉弄我,我被她弄得遍体鳞伤。”

一道娇柔的女声传来,伴随着轻轻的啜泣声。

这声音——

上官浅的眉头紧紧蹙在一起,这声音分明是沈若琪?她大半夜的跑到山里来干嘛?在跟谁私会?难道她不仅仅跟李风逸在一起?

她紧紧的贴在石头上,仔细的聆听着声音。

女声娇羞的声音连绵不断,即使她上一世经历过,但是听到这些,还是会脸颊发烫。

“你倒是说话啊,看到我被欺负成这样,你一点也不心疼是不是?”

“等她到了大燕之后,自然有她的好果子吃。”

一道低沉暗哑的男声响起,伴随着粗喘和斑斓的水声。

上官浅的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手紧紧握成拳头,瞳孔里更是带着不可置信,这声音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李风逸!

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跟沈若琪私会?还是他一直都潜伏在大沥?

心如刀割,即使知道李风逸狼心狗肺,但是一想到上辈子从始至终都被欺骗,还是会觉得心痛。

眼睛瞪到发疼,牙齿更是紧紧咬着,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发出声音。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难道你以为我会让她轻轻松松的当我的王妃?”

嘲讽的笑声传来,那声音像是一把把利剑毫不犹豫的刺进她的胸口,上官浅靠着深呼吸来控制着情绪。

突然,她的目光注意到散落在旁边的衣服,眼睛里立即闪过报复的光,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将衣服全部拿起来,转身的瞬间却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树枝。

咔嗒——

明明踩碎树枝的声音不大,但是在静寂的黑夜却极为明显,果然很快便传来了李风逸的怒喝声。

“谁?”

上官浅的呼吸一紧,不管不顾的抱着衣服向林子里跑去。

突然一道劲风从身后传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整个身子腾空了。

‘哒’的一声,一颗小石子镶嵌在大树上,整个过程她都看的清清楚楚,瞬间冷汗就冒出来了。

要是被这颗石子打中的话,她岂不是也完蛋了?

“你......”

疑惑的目光盯着抱着她在树林里疾奔的男人,心底更加的纳闷,他又是谁?为什么要救自己?

“很喜欢抱着我?”

客栈的走廊里,上官浅略微的颔首,望着面前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心底满是震撼,但是再听到他说的第一句话的时候,她的表情瞬间僵了一下,快速的松开手。

“你是谁?”

男人猛地将她抵在门板上,黝黑的眸子如同一口古井,平静,悠然,经不起任何的波澜。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睛就像是一个大吸盘一样,会将人的心智全部都吸进去,不断的沦陷进去。

“你第一句话难道不该是谢谢吗?我救了你。”

他猛地欺身压了过来,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但是他脸上森然的面具却透着冰冷,他整个人就像是冰与火的结合.体。

“我没有求你救我。”

“你这丫头......”男人似乎在拧眉,十分不爽的开口,“我救了你,你欠我一个人情,听到没?”

上官浅更加疑惑了,不断的搜索着脑海里的记忆,却找不到任何一个是关于这个神秘男的。

他到底是谁?又为什么要救她?

“说起来,你一个公主,居然也有偷看人家那个的癖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