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姚鶴晴楚莫麒小说叫什么名字 堂上欢:装傻王妃不好惹免费

姚鶴晴楚莫麒小说叫什么名字 堂上欢:装傻王妃不好惹免费

  • 堂上欢:装傻王妃不好惹小说最新章节 姚鶴晴楚莫麒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堂上欢:装傻王妃不好惹
    《堂上欢:装傻王妃不好惹》小说的主角是姚鶴晴,楚莫麒小说故事简介:一朝穿越,姚鶴晴成了一个又胖又丑的傻子,皇帝赐婚,所有人都感叹好白菜让她这头猪拱了。   她一边要装傻,一边要应付那几十个各怀鬼胎的男宠,忙的不可开交。   等等,那个好白菜未婚夫呢?   皇后,朕在这……   
    立即阅读

《堂上欢:装傻王妃不好惹》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苏青洲仿佛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他看着姚鹤晴那张肥胖的大脸道:“就算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你看看我这副样子,郡主府男宠,哪有什么脸面入朝堂?”她肥嘟嘟的手捏住苏青洲的下巴,姚鹤晴清澈的目光盯着他忧郁的双眼一字一句的开口:“尊严是自己争来的,不是别人给的,把你想死的决心用在前程上,不怕没有出头之日。”

堂上欢:装傻王妃不好惹小说试读:

“苏青洲,**是饿死的,不是我们郡主害死的,到如今这般境地是你这个做儿子的无能,和我们郡主没关系!”朗月指着苏青洲的鼻子继续道:“要不是郡主,现在你恐怕早就身首异处了,你别不识好歹!”

说出了她的心里话,姚鹤晴忍不住想替朗月拍手叫好,这丫头有前途。

朗月的话让苏青洲犹如醍醐灌顶,是啊,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错,是他无能没有尽好当儿子的责任,怎么怪在一个傻子的身上?

“青青……”

姚鹤晴眼巴巴的往苏青洲跟前凑,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也不会来见他。

况且,她是个傻子,傻子怎么会记仇呢?

苏青洲看着凑过来的肥胖身影,想想这些年所受到的屈辱,眼里满是绝望。

“滚,我不想见到你。”

朗月气的不行,正要上前跟苏青洲理论,却被姚鹤晴一个眼神制止。

苏青洲心情不好,还是不要太难为人了。

朗月转念一想,忽然扑通一下跪在苏青洲面前,她没了之前的愤怒,反而低声下气的开口:“这次为了替郡主救你,奴婢在三皇子面前可是用全家人的性命担保的,就算你不看在郡主的面子,也要可怜可怜我们家人,还请苏公子高抬贵手,不要再伤害郡主!”

苏青洲吓了一跳,本能的伸手想要扶朗月起来,可是又无力的放下:“是我应该求郡主高抬贵手才是!”

气氛尴尬,姚鹤晴有些心烦意乱,她现在是个傻子,能怎么办?

姚鹤晴厚着脸皮赖在苏青洲的房里不肯走,两个侍女将湿掉的被褥换了新的,又怕苏青洲对姚鹤晴再下手,也只能守在姚鹤晴跟前。

其他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姚鹤晴打着哈欠,臭不要脸的又爬上了苏青洲的床,她心里其实在打鼓,但愿苏青洲良心发现,别再想着弄死她。

苏青洲面无表情的看着姚鹤晴良久,姚鹤晴被看的有些发毛,心里更加没底。

“你们出去吧,就算我再恨她,也会顾及你们的性命,不会再对她动手的。”苏青洲心里挣扎了许久,才有气无力的对两个侍女开口。

朗月松了口气,迟疑了半晌,索性道:“我和星辰就在门外守着,苏公子和郡主好好休息。”

她还是不放心姚鹤晴。

两个侍女退下,房间里就剩下姚鹤晴和苏青洲。

苏青洲看着床上的肥胖人影,眼里一片死灰。

姚鹤晴打盹的功夫,苏青洲手里又多了一块碎瓷片,姚鹤晴吓的差点麻爪。

正想尖叫出声,却见苏青洲将瓷片对准了自己的脖子,他要自杀!

“娘,孩儿不孝,黄泉路上您一个人孤独,孩儿这就去陪你。”说着,苏青洲便要动手。

来不及多想,姚鹤晴扑过去一把揪住苏青洲的衣领,靠在他耳边压低了声音:“你死了,你七岁的妹妹怎么办,你卧病在床的父亲怎么办?”

姚鹤晴突如其来的举动,让苏青洲为之一振,她睁大眼睛错愕的看着床上的傻子。

字字珠玑句句戳心,这个女人不傻?

“你?”苏青洲看着姚鹤晴的眼神仿佛见鬼一样。

姚鹤晴立刻夺下他手中的瓷片,直接将人拉倒床上。

“你不傻?”苏青洲一脸惊讶,声音有些颤抖。

“这事儿说来话长。”姚鹤晴的声音跟蚊子大小,原本混沌呆愣的目光也变得清明。

她拉着苏青洲的袖子换了话题:“说到底,当初你进我郡主府也不是我强迫的,罪魁祸首你应该知晓。”

“皇后……”苏青洲咬牙。

是啊,当初他满腔热血从一个小山村来进京科考,他的功名却被皇后的弟弟寇正海替代,苏青洲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又被寇正海利用亲人威胁,他迫不得已沦落到郡主府当男宠。

可是,寇正海是国舅,他一介布衣如今又沦落的以色侍人,他又能如何?

姚鹤晴看出了他的纠结,靠在他耳边轻声道:“我有办法让你报仇。”

“什么办法?”苏青洲顾不得其他,立刻看着姚鹤晴的眼睛问。

“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姚鹤晴坐直了身子,开始卖关子。

苏青洲听了不禁自嘲:“我落得如今这般境地,还有什么能拿出来交易的。”

他也就这身皮相有些用处。

“我送你入官场,你为我所用。”姚鹤晴一本正经的道。

苏青洲仿佛听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他看着姚鹤晴那张肥胖的大脸道:“就算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你看看我这副样子,郡主府男宠,哪有什么脸面入朝堂?”

她肥嘟嘟的手捏住苏青洲的下巴,姚鹤晴清澈的目光盯着他忧郁的双眼一字一句的开口:“尊严是自己争来的,不是别人给的,把你想死的决心用在前程上,不怕没有出头之日。”

说的很对,苏青洲犹如醍醐灌顶。

很奇怪,看着姚鹤晴那张原本让人厌恶的脸,他忽然觉得她顺眼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