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云倾月慕纤尘小说叫什么名字 替嫁王妃:病娇夫君是大佬

云倾月慕纤尘小说叫什么名字 替嫁王妃:病娇夫君是大佬

  • 云倾月慕纤尘免费阅读分享 替嫁王妃:病娇夫君是大佬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替嫁王妃:病娇夫君是大佬
    《替嫁王妃:病娇夫君是大佬》小说简介:传闻,战王大人心狠手辣,脾气暴虐无常,不仅是个瘸腿的废人,还是个克妻的老病鬼! 传闻,云大小姐胸无点墨,性情懦弱无能,不仅是个庶出的庸才,还是个克夫的妒妇! 直到有一天,他一身劲装站在围猎场,看着对面同样一身劲装连赢了几十场的女人,两人同时蒙了! “呵,没想到啊没想到,云大小姐这一招扮猪吃虎用得
    立即阅读

《替嫁王妃:病娇夫君是大佬》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这一声直接让云倾月的脸颊上飞起两团红晕,气势也去了一半,别说数落慕纤尘,就是看他也都不敢了,只是低着头有些诺诺的样子。慕纤尘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推着轮椅从膳房门口挪开,云倾月看着他的背影,不懂他来这一趟是为了什么而来,此时慕纤尘却开口了。

替嫁王妃:病娇夫君是大佬小说试读:

慕纤尘这头气走了云倾月,同凌徽烨权处理过事务后,便到了用晚膳的时候。凌徽烨有佳人邀约本就心不在焉,慕纤尘刚允了他可以离去,此人就像飞一样出了战王府。

慕纤尘本不是铺张浪费之人,战王府的晚膳是王府该有的规制,却不超出一点。

今日的膳桌上有道糖水芋头,慕纤尘扫过桌上的菜肴,眼神突然定在一处。

王府的膳食是有一早定好的表单轮换着上。往日慕纤尘从未在意过桌上有什么餐点,今日看着那道糖水,不知怎么了,他忽然想起那只鼓着腮帮子生气的小狐狸。

“把这道菜给王妃送去。”

慕纤尘此话一出,伺候的下人皆是一惊,战王从来没单点那道菜给什么人过。

而且王妃进府那天和战王针锋相对,城中闹得沸沸扬扬,不知道多少人都认定了这位王妃在战王府必定没有好日子过时,慕纤尘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下人们都有些瞠目结舌,一时手脚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眼见下人没有动作,慕纤尘皱起眉,眼眸里冰霜满布,语气中都带上了几分森然的寒意。

“怎么?”

眼见王爷要发脾气,下人们吓得整整齐齐的跪在了地上,俯下头声声称错。

“回王爷的话,王妃她说,今日不用晚膳。”

下人低着头用余光撇着慕纤尘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通报。

慕纤尘搁下碗,眼中的冰霜消融,心里更是突然有些发笑,云倾月竟被那一撞气的吃不下晚膳,没想到她人不大,脾气倒不小。

“哦?她说不用晚膳?吩咐膳房,今晚不许起灶。”

慕纤尘挑挑眉头,嘴角噙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咬紧了不许起灶四个字,吩咐下去。

下人们更是糊涂了,方才还要送菜,如今又不让开灶,纷纷暗叹战王的心思果然难猜。

慕纤尘在厅中用餐,云倾月却是被气得不轻,她坐在房里,看着自己的枕头,忽然气不打一处来,上去就给了枕头一下。

“好你个慕纤尘,竟然耍我!”

枕头绵软,打在上面没什么感觉,云倾月像吃了个闷头亏,更加生气了。她一把抱过枕头,下巴搁在上面,腮帮子都气的鼓了起来。

“还害我撞头,气死我了!”

云倾月正怒骂着慕纤尘,忽然,一阵咕噜噜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云倾月愣了愣神,看向自己的肚子,才反应过来自己饿了。

这才想起方才下人请她去用晚膳,她那时正在气头上,一句不用晚膳就甩了出去。不想发脾气没让慕纤尘怎么样,到让自己饿了肚子。

云倾月摸着空空的肚子,想着不论如何不能因为慕纤尘亏待了自己。虽然天色已晚,但战王府这么大,就算过了时候,膳房也是可以另起灶的。

这么想着,云倾月蹑手蹑脚的溜出了房门去膳房找吃食,今日已经被慕纤尘害的丢了人,倘若让人家知道堂堂王妃自己前脚说不用晚膳,后脚又去偷摸着找吃的,她的脸就真的没处放了。

悄悄打开膳房的门,云倾月仔仔细细的搜寻了一圈,发现没找到半点能吃的,心中不禁腹诽。

“这战王府怎么这么寒酸,连个点心都没有。”

云倾月没找到点心,腹中饥饿的厉害,只能退而求其次,自己动手做些东西了。她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姐,一些简单的东西还是能料理的。

然而天不遂人愿,云倾月蹲在菜筐前找了许久,连根菜叶子都没有。她哪里知道,慕纤尘一早就吩咐把膳房清空了。

辛辛苦苦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有不说,还让肚子更饿了,云倾月愤愤站起来,两手叉腰,看着空空的菜篓子大叹,实在不是她无能,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王妃好兴致,大晚上到膳房来夜游。”

一个清朗的声音从她背后传来。男子坐在轮椅上,月华倾泻洒在他的眉眼间,愈发显得清寒料峭,谪仙一样出尘脱俗。

月下美人自然是美景一幅,只不过云倾月实在没心思欣赏,此时他眼中似笑非笑,玩味的看着云倾月,像是在打量越入厨房偷食的猫儿。

云倾月偷吃被抓包,脸上尴尬了一瞬间,赶紧放下手,伪装出一股端庄的模样。

“啊,啊是啊,熟悉一下王府的布局。”

这理由实在生硬,云倾月自己都不信,可总比就默认了慕纤尘的话要好。

慕纤尘似乎低低笑了一声,声音太小,云倾月倒是没有听清楚。

她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并没有错,倘若要说起来,应该是设局戏耍她的慕纤尘的错才对。

“怎么?不行吗!”

心里撇清了关系,云倾月说话也硬气了起来,慕纤尘瞧着她强装嘴硬的样子,只觉得愈发可爱了。云倾月见他不说话,以为自己占了上风,跟着往前走了一步。

云倾月的气势倒足,可惜肚子不给她面子,正当她打算数落慕纤尘的不是的时候,肚子又一次咕噜噜响了起来。

这一声直接让云倾月的脸颊上飞起两团红晕,气势也去了一半,别说数落慕纤尘,就是看他也都不敢了,只是低着头有些诺诺的样子。

慕纤尘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推着轮椅从膳房门口挪开,云倾月看着他的背影,不懂他来这一趟是为了什么而来,此时慕纤尘却开口了。

“来,跟上。”

云倾月哦了一声,二人一路走到了战王府的偏门。

“带你夜游。”

慕纤尘没有回头,云倾月看不到他的面容,只能从对方没有波动的语气当中探寻他的意味。

“顺便填填你的肚子。”

慕纤尘补了一句,云倾月被戳到痛脚刚想发作,肚子又叽里咕噜的响了起来,当下收敛起了爪牙,乖乖跟在慕纤尘身后出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