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完整版 简穆霍北念最新章节

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完整版 简穆霍北念最新章节

  • 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全章节免费阅读 简穆霍北念全本免费阅读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
    《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小说的主角是简穆霍北念小说精彩试读:霍北念对她说:“简穆,我会给你一个难忘的婚礼。” 曾经口口声声说爱她的霍北念没有犹豫地把她的脑袋往海水里摁去,恨不得溺死她。 她趴在浅滩上,透过月光看向霍北念,讥讽地笑着。 后来,简穆累了,逃了,霍北念疯了似的满世界的找她。 他娶她原本只为报复,当她离开时,他却要寻遍整个世界
    立即阅读

《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霍北念的怒气冲了上来,他转身看向已经走到楼梯口的简穆,厉声道:“这就是你所谓的答应我好好照顾柠柠?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就可劲儿的伤害她?简穆,你这样做有意思吗?”听到霍北念的话,简穆将抬起的脚又放了下来,背对着霍北念的叹了口气,她知道该来的还是会来。

危情蚀骨:霍少的天价妻小说试读:

周四,简穆要留在家里,名曰陪白柠,实际就是给她当保姆,照顾她的吃喝拉撒。

霍北念一早就去公司,就连简穆做的早餐也没吃上,霍北念太了解她,她就连假装不会做饭都不能。

简穆将刚做好的早餐放到餐桌上,刚转身迎面走来一位穿着白色长裙温婉优雅的女子,栗色的长发披散在胸前,如雪般吹弹可破的肌肤,美好得就跟漫画里的公主般。

她是这个家里实际意义上的女主人——白柠。

见到穿着围裙站在餐桌边上的她,白柠微微一怔,瞬即,轻蔑地讥笑道:“你可是霍太太,我何德何能竟让你给我做饭?”

简穆性子向来凉薄,但凡不触及底线,她不会跟白柠计较,依旧做着她需要做的事。

她转身进了厨房,将新打好的豆浆端出来,就看到白柠宛如女主人似的坐在餐桌上,正等着她来伺候。

她咬咬牙,端着豆浆送过去,杯子才碰到桌边,下一秒就听到白柠喊了起来:“啊,烫!”

原本会稳稳的放在餐桌上的杯子摔在地上,摔得粉碎,豆浆溅了一地,把白柠的穿着的白色连衣裙染了一丝微黄。

在厨房忙活别的保姆江嫂听到声音赶紧跑出来,就看到这一幕,“哎哟”了声,赶紧走过来,蹲下要收拾碎一地的杯子。

就在这时,白柠吸着鼻子道:“江嫂,我的腿都被烫红了,你能不能帮我抹点膏药?”

江嫂慌张的看了她们一样,几秒的权衡就站起来,边朝着医药箱走,边说:“夫人,你别动,我一会儿来收拾。”

白柠听不惯这一句“夫人”,喊了句:“江嫂,你快点,我好疼!”

江嫂迟疑地看向简穆,她知道这三人复杂的关系,更知道白柠在霍北念心里的位置,现在却也担心自己离开,简穆会不会遭殃。

简穆给她递了个眼神,扯出一个惨白的笑容:“江嫂,你去吧,我收拾。”

江嫂一愣,瞧见她那勉强的笑,有些心疼,却听她的话赶紧去拿医药箱。

在简穆答应留下来的那一刻起,她就知道这不过是折磨的开始,白柠要做的未必仅仅是让她洗衣做饭的难堪。

白柠一直坐在椅子上看着她,想起简穆这几天的抵抗不从,眼底不由得闪过一抹狠厉。

“你以为你假装顺从的样子北念哥哥就会多看你一眼吗?”白柠冷笑道,“别痴心妄想了,你根本就不配!”

简穆没有理会她的挑衅,看了眼早餐低声问:“你还要喝豆浆吗,如果要,我再给你打一杯。”

她说完转身正要朝着厨房走,在抬脚的瞬间,突然被绊了下脚,简穆脸色瞬间一变,眼看着要跌倒在地,突然,一双修长有力的大手稳稳地搂住了她的腰……

“你没事吧?”

夹带着少许担忧的温柔且熟悉的嗓音从她头顶传来,简穆身体微微一怔,本能地僵了一下,昂起头,就看见一张熟悉的脸——余凛。

“门没关我就进来了。”没等简穆开口说话,他的眼神落到她的脚跟,眉心凝了凝,“你的脚受伤了。”

简穆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才发觉她被推开的那一瞬间踩上了一块杯子的碎片。

“我没事。”简穆轻轻的推开他,退出一个与他保持着距离的位置,言语间还带出了淡淡疏离。

他看到她弯身将插在脚跟的碎片***,不由得微微一怔,她的脸上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

“医药箱来了。”江嫂的声音及时的打断他的欲要出口的话。

紧接着他一把夺过药箱,抬手握上简穆的手腕,后者甩开他的手:“我真的没事,医药箱……不是给我用的。”

甩开手,简穆一瘸一拐的朝着楼梯走,头也不回的说:“江嫂,麻烦你收拾一下。”

余凛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不由得泛起一丝苦笑,就连眼眸都不由得黯淡几分,简穆躲他躲得过于明显。

他得到如此待遇实属正常,他是霍北念的好友,理应跟霍北念的妻子保持距离的,倒是他越矩了。

他颔了颔首:“你脚上的伤口不小,要是不及时处理,可能一周都没办法好好走路。”

她应了声:“我知道。”

她忍着脚下的疼痛,一步一步的向前挪步,脚下一疼,软了下来,与此同时,余凛迈着大步朝她走来,及时的扶住她。

“谢——”

第二个“谢”字才走到喉咙,她便瞥见霍北念站在门口,冷冷地盯着她……跟余凛,脸色冷然。

她下意识的撇开余凛的手,生怕他有一丝误会,没承想霍北念迈脚走向的却是坐在餐桌上小声哭起来的白柠。

“柠柠,怎么了?”

白柠紧紧的抓着裙摆,抽抽搭搭地说:“我、我没事。”

霍北念看到她湿一片的裙摆,轻轻的撩开一角,看到她大腿上的一片通红时就意识到些什么。

霍北念的怒气冲了上来,他转身看向已经走到楼梯口的简穆,厉声道:“这就是你所谓的答应我好好照顾柠柠?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就可劲儿的伤害她?简穆,你这样做有意思吗?”

听到霍北念的话,简穆将抬起的脚又放了下来,背对着霍北念的叹了口气,她知道该来的还是会来。

她没有任何解释,只浅浅淡淡地说了句:“你说的那些,我都没有做过。”

再多的解释在霍北念听来都不可信,她何必再做无谓的挣扎?

“北念哥哥,不管她的事,是我不小心把热豆浆洒了自己一身,杯子……杯子也是我撞倒的。”

“北念,穆穆她……”

白柠这句话就连余凛都听不下去,忍不住开口替简穆说句话,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冷漠的打断。

霍北念对余凛温雅一笑,却用着听不出情绪的语气说:“余凛,这是我的家事,你是不是不该参与?”

余凛被噎住,张了张嘴,话还没出口就听到霍北念再说:“下回你有事找我直接到公司。”

要不是余凛突然说有事到家里来找他,他又怎么会突然掉头回来,可他要不掉头回来怕也是看不到这么“精彩”的一幕!

很好,简穆,你竟敢又一次背着我伤害白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