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阮小暖顾峻修小说是什么 王爷,你那还缺俘虏吗最新章

阮小暖顾峻修小说是什么 王爷,你那还缺俘虏吗最新章

  • 王爷,你那还缺俘虏吗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阮小暖顾峻修全文手机app阅读王爷,你那还缺俘虏吗
    《王爷,你那还缺俘虏吗》小说的主角是阮小暖顾峻修小说试读:望着宫门,阮小暖靠一双肉脚走了这么久的宫殿终于到了大门口,眼睛乐成了月牙,摸了一下怀里的令牌,心说,小宝贝儿,别着急,马上你就派上用场了!没等她出宫,这个时候就听到一阵锁链,稀里哗啦的声音。有侍卫,连拖带拽的扯着几个罪犯装束的人往外走,其中两人怪里怪气,
    立即阅读

《王爷,你那还缺俘虏吗》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战俘,没有我的命令休想离开我半步。”低着头阮小暖眼里露出了绝望,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打算放她走,除非有一天他玩腻了,或者看上其他的女人。顾俊修见她不说话,以为她默认了,见她今天格外的乖巧,心情甚好的说

王爷,你那还缺俘虏吗小说试读:

阮小暖在顾俊修的宫殿里当了很多天的米虫,终于是坐不住了。在他上朝后,穿上太监的衣服,瞬间就是一个清秀的小太监。

对于这几天外面的风言风语,她一点都不知。她整日都在寝殿中,其他的事情也没有人告诉她,根本就不知。所以她走出去的时候,感觉很多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让她颇为不适。

“你们在看什么?”秉持着不耻下问的好习惯,拉着一个不怎么熟悉的太监问。

那人见她一脸迷茫,看起来不像是撒谎的样子,心里奇怪,对她说,“我们都是想来看看你的风采。”

阮小暖用手指着自己小巧的鼻子,惊讶的问,“我?”

她自认为现在的自己要长相没长相,要身材没身材,连顾俊修都嫌弃,不知这样的自己有什么风采可言。她斜乜了一眼那边在偷偷议论的人,发现她看过来的时候,那几人立刻就转开了目光,声音虽然小了很多,但是阮小暖耳尖,听得一清二楚。

“你们说威名赫赫的誉王真的是喜欢上了一个小太监吗?”在说的时候,眼睛似看非看的看向阮小暖这里。

她不知该作何表情,在她看过来的时候,扬起嘴角在灿烂的一笑,那个宫女发现她看过来,慌忙回头,不敢在与她对视。

阮小暖对上另外一个小太监好奇的眼神的时候,很尴尬的说,“都是谣传,谣传不可信,誉王他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呢?”

但是她话音刚落,刚才那几人的声音更加大了,兴奋的说,“听说誉王整日都将他带在身边,两人形影不离,完全不顾其他人的眼光。”

她听到这话的时候,终于相信了传言的力量有多强大,明明是子虚乌有的事情,竟然被他们说成了这个样子。

“虽然不知誉王长什么样子,但是当今的圣上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他是圣上的弟弟,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这样一个人,怎么就有断袖之癖呢?”有人很不解的说。

如果不是顾俊修残暴的名声在外的话,凭借他现在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位置,肯定是有很多的女人愿意成为他的王妃,只是一想到他**不眨眼,再加上浑身散发冷酷的气息,更加的没有人敢靠近他。

阮小暖听到断袖之癖的时候,眼珠子转了转,眼睛里露出了狡黠,仿佛是在打什么主意。那边有人继续说,“那个小太监也就是清秀一点,没有其他的特点来了,不明白誉王那样的人怎么就看上他了。”

阮小暖突然就站到他们前面,他们立刻就噤若寒蝉,眼里带着恐惧。虽然她看起来弱不禁风,但是她身后有誉王撑腰,如果誉王发怒,他们这些人没有活路。

明白他们在想什么,她调皮的笑笑,恐吓他们,

“你们刚才说的我可是全听到了,现在誉王正是宠我的时候,如果我将刚才那些话原封不动的告诉他的话,你们猜会有什么后果?”

有胆小的当时就哭了起来,从来都没有人敢在背后议论誉王,听说有一次有人在说他的时候,正好就被誉王听到了,那人被抓了后在,就再也没有看到他在宫殿出现过,宫里虽然在明面上假装不知此事,但是在背后,都知那人已经不在人世。想到这这些可怕的传言,他们立刻就求饶,“公公饶命,我们再也不敢了。”

阮小暖没有想到顾俊修的名号竟然这么好用,只是说说他的名字,立刻就让他们臣服,看来以后要好好的利用一番。

心里咋打鬼主意,脸上却努力的装成严肃的养自己说,“你们既然知我和誉王形影不离,就应该管住自己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需要我提醒你们。”

一番话说下来完全不像是那个在顾俊修前面没有任何办法阮小暖,反而真的有几分国君的风范。连她自己都惊讶不已,这些都是以前在电视剧里看来的,没想到学起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在他们离开后,她立刻就恢复原形,蹦蹦跳跳的回到了顾俊修的宫殿里。一回去就看到某人黑着脸坐在那里,她收起来了脸上的笑意,打算悄悄的从他身边走过。

“本王以为你是忘记了回宫的路。”他好像没有看到她的举动一样,脸上的面具还没有摘下来,只看到她嘴角邪魅的笑。

阮小暖失望的停下了离开的举动,讪讪的笑,“王爷,你说笑了。”

顾俊修在她耳边低声说,“你在动一下,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阮小暖吓得立刻就不敢乱动了,脸红的看了一眼在大殿里忙碌的宫女和太监。心里腹诽此人脸皮真厚,一点都没有古人的含蓄,说话大胆让她这个从现代来的人都脸红。

顾俊修饶有兴趣的打量她脸色通红的模样,低着头乖巧的在他怀里,在不知为什么,看到她这样的时候,一向冷淡的心竟然涌上了暖流,想要时间就此停驻。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会儿,除了他自己,没有其他人知。他很快就又变成了那个霸的誉王。

占有欲十足紧紧的抱住她,冰冷的面具凑近她的脸说,

“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的战俘,没有我的命令休想离开我半步。”低着头阮小暖眼里露出了绝望,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打算放她走,除非有一天他玩腻了,或者看上其他的女人。

顾俊修见她不说话,以为她默认了,见她今天格外的乖巧,心情甚好的说,“你来西岳国也有几天了,还从未看过宫外的景色如何,本王明日带你去如何?”

阮小暖欣喜的抬头,眼里全是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