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云馥云森小说叫什么 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最新

云馥云森小说叫什么 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最新

  • 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小说最新章节 云馥云森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
    来源:微阅云  作者:月伶伶  分类:古代  时间:2021-02-07 20:35
    《农女攻略:论致富的100种方法》小说精彩试读:穿越后的云馥,一直表示我太难了。堂兄虎视眈眈想玩十八禁,堂妹嫉妒推她下河想淹死她。 就连几个叔叔婶婶,都不是省油的灯。 当所有人都以为云馥是只小白兔的时候,她不露声色的露出了獠牙。
    立即阅读

《厉太太马甲又掉了》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云馥点头:老妪满脸皱纹,裂开嘴来,露出几个黑漆漆的牙洞:“看你这小姑娘倒是挺懂事的,我老婆子就给你指点指点。你车里这些都是稀罕物,咱们普通老百姓呀,估摸着也吃不起。你不如拉去县里那些富贵人家门口转悠试试,兴许就有人买下了呢。”

厉太太马甲又掉了小说试读:

云柳面色沉静,也看不出来是喜是愁:“既然救回家了,想来追杀他的人,应该也不会再追上来了吧。

不过,如果他让我们家人受到一丝一毫的威胁,馥儿,你应该晓得该怎么办的。”

没有危险便罢了,如果有危险,只怕云家也不能留他。

救人一命是好事,但不可以让自己以及家人朋友受到伤害。

“好,我晓得。”

秦婉在围裙上搓了搓手:“馥儿,娘先去做饭了。等一会儿你吃好了,你再去抓药。”

云馥柳眉一蹙:“娘,不是说好了这做饭的事情一人来一日么。今儿应该是二娘来做饭啊!”

“你二娘说了,这件事是你昨晚才提的,那便是从今天开始。所以,我再做一天的饭就行了。”秦婉微笑。

她似乎是被欺负习惯了,哪怕是一丁点的欺负,只要她想着以后不会再是她一个人做饭了,她也就不计较了。

“那好吧。”云馥说着,“我去给他抓药了,不用给我留饭菜了。”

“哎,那怎么行,你还没吃饭呢。”秦婉说着,可云馥已经推着板车出门了。

云馥心心念念着破庙里藏着的野鹿,她得赶紧去将野鹿拖到集市上卖。否则时间一长,野鹿不新鲜了,就卖不出好价钱了。

刚走了一会儿,后面就传来了女人的追赶声:“馥儿,等等我!”

云馥停下了脚步,就看见秦婉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手上还拿着一个东西:“娘,怎么了?”

“你还说呢,早膳不吃也就罢了。去县里这么长的路程,你怎能不吃。”秦婉说着,拉开她的手,将一个圆滚滚的东西递到了她的手上。

云馥看着手上这巴掌大小,被一张棉布包着的东西,不禁有些疑惑:“娘,这是什么?”

她一打开,竟然是一个外皮烤得灰扑扑的红薯。可惜已经凉了。

“今天早上给你留的,傻丫头,你路上边走边吃。”秦婉眸子里满是慈爱,“对了,刚才你走得急,我都忘了拿玉镯给你了。没有镯子,你怎么给人家抓药?”

她说着,从枯瘦的手腕上摘下了玉镯,云馥连忙推辞:“娘,您也就这一样看得过去的首饰了。我有法子,您不用拿镯子出来。”

“你身上哪里有银子?”秦婉担忧的望着她,“还有, 你拖着板车出来,又是什么用意?”

云馥只好压低了声音,在她耳边说:“娘,实话告诉你吧。其实爹和我在山上藏了一点猎物,本来打算今日拿去卖的。”

“啊?”秦婉一张脸顿时惊呆了,“昨**们说没打中猎物,是因为不想让家中人知道?”

“娘,您想想。您自己需要看病吧,就算您不为自己考虑,您想想哥哥和我。

哥哥明明满腹才华,却因为断了腿连一个秀才都没法去考,您甘心吗?

这些年,爹和您的辛劳,我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为何我们大房用命挣来的银子,最后要用来养活其他人。”

秦婉一张脸被吓得惨白,嘴唇蠕动着:“这话当着我说也就罢了,切莫不可在家里面说。

若是让公公婆婆听见了,恐怕又要有你好受的了。这些事情我哪里不知道,可是这是没法子的事情了。

馥儿,千万别让其他人知道你们这样做,否则在家中是没有好果子吃的。”

“娘,你就放心吧。”云馥拍了拍她微凉的手背,“只要你和爹不说,家中没有人会知道。再说了,我爹打的猎物,怎么处理那是我们大房的事情。”

“嗯,那你一路小心,早点回来。”秦婉说道。

这会儿正好是正午,大太阳仿佛都要将云馥的肌肤都晒裂开了似的,热得不行。

她将烤红薯吃完了以后,才拖着板车往山上去。

深山破庙前,一个中年男人正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面,专心的用匕首剖开一只野兔,清理内脏。

“馥儿,你卖完野鹿回来了?”云谷问道。

“说来话长,爹,我还没去集市呢。”云馥放下了板车,插着小腰气喘吁吁的解释了一番。

想来云谷上山的时间正好与她去章宏山家里的时间相近,两个人正好错过了。

“原来如此,你来得早不**得巧。刚才我看见陷阱里又抓住了两只野兔。你顺便带去集市里,一道卖了吧。”

他苍老的手上握着一把匕首,上面鲜血淋漓,灰色的兔子毛都已经被剃了下来,只剩下血淋淋的兔肉。

父女俩合力将那头野鹿又给搬上了板车,随后云谷送云馥往另一头下山,而他则继续去打猎。

这个村子名为六杨村,因为村口有着六棵大杨树,所以才取了这么一个名字。

往东行十里,就能看见一个小小的城郭,那里就是管辖着六杨村等十来个村子的县城,莱山县。

凭借着原主不多的县城记忆,云馥推着板车很快就来到了莱山县的集市。

这会儿已经是下午了,集市大多都是早上热闹。现在冷冷清清的,只有地上满满一大堆的烂菜叶,证明它之前热闹过。

集市便是这样的,道路两边都摆满了木头搭建的简易桌子,亦或是没有摆上货品的箩筐。

整条街上基本上已经没什么人了,云馥这才揭开白布,露出已经处理好了的野鹿。

她隔壁的一个老妪正在拣菜筐里的烂菜叶,一边捡一边问她:“小姑娘,怎么这个时候才过来。现在都已经是收摊的时候了,现在这大太阳的,没什么人来了。”

“婆婆,我在家有事情耽搁了,所以才来晚了。”云馥很懂礼貌的轻声解释道,“可惜我这都是新鲜的,若是明日再来,恐怕就不好卖了。”

老妪满脸皱纹,裂开嘴来,露出几个黑漆漆的牙洞:“看你这小姑娘倒是挺懂事的,我老婆子就给你指点指点。

你车里这些都是稀罕物,咱们普通老百姓呀,估摸着也吃不起。你不如拉去县里那些富贵人家门口转悠试试,兴许就有人买下了呢。”

“多谢婆婆提醒。”云馥颔首道谢,她之前从没想到过这个问题,这会儿经过老妪提醒,这才如同醍醐灌顶,就连拉板车似乎也比之前有劲儿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