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冷素夕赫连城小说叫什么 萌妻不好惹完整版

冷素夕赫连城小说叫什么 萌妻不好惹完整版

  • 萌妻不好惹完整版阅读资源 冷素夕赫连城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萌妻不好惹
    《萌妻不好惹》小说精彩试读:赫连城对于她的出现,并未感到一丝意外,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一瞬不瞬地打量一身家居服的女人,她素丽的脸庞因为害怕越发苍白一分,纤细的身子包裹在杏色针织衫下,穿着普通的黑色休闲长裤,再往下,莹白小巧的脚趾头露在外面,碎片刮破皮肤,一抹殷红,惹人怜爱。
    立即阅读

《萌妻不好惹》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冷素夕脸色越发惨白,身子被摔在地上的痛感她丝毫感受不到,狼狈地站起身,掩面逃了出去。而她永远不会知道,就在刚才短短的时间,赫连城用那样极端、恶毒的方式暂时阻止了她不该看到的丑陋一幕。他的未婚夫陆天骏,神邸一样完美的男人,居然出现在夜店里,还跟一个女人打的火热,难舍难分。

萌妻不好惹小说试读:

他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任何人无法改变他想要做的事情,这个娇弱的女子也不例外。

“放开我,赫连城,你不能这样对我!”冷素夕拼命地挣扎,小脸布满惊惶的神色。

“陪我去喝杯酒,今晚就放过你。”赫连城退一步说话,他今天心情抑郁,见到她忽然有了这个想法。

“可我不会喝酒…...”冷素夕小声回答,见他神色渐渐冰冷,要说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走了大概五分钟的路程,两人进了A城最大的酒吧。

冷素夕从出生起几乎没有踏足过这样的场合,尤其是她一身素雅的装扮与这里火辣的美女们相比,显得那么格格不入。

穿过喧闹的大厅,有不少人朝着赫连城打招呼,“连少!你来了。”

“连少,今晚的女人味道是不是素了点。”

“连少快请,刚刚从法国空运过来的极品葡萄酒,就等着你来一起品尝。”

冷素夕被男人强行圈着,一路来到奢华的包厢里,几对男女在真皮沙发上厮磨着,白花花的胸脯晃人眼球,浓烈的酒气铺天盖地。

“怎么?害怕了?”赫连城转头看向他,墨黑的瞳孔聚着一丝玩味,诱拐良家妇女,他忽然想到这句有意思的话。

冷素夕深吸口气,壮着胆子问,“是不是,只要我陪你喝一杯就可以回家了?”

“当然,前提是不会醉的情况下,自己有能力走出去。”赫连城笑的娟狂,强行拉住她坐下,他紧紧挨着她,若有若无地厮磨着,体内的欲望蠢蠢欲动。

“连少,坐这边,可以看到外厅里的一切情况。”

“一个月没来了,敢情是换了口味!不过,这女的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狐朋狗友打趣地说道,不怀好意的目光看向他身边容颜清秀的小女人。

冷素夕做如针毡,她仓皇地垂下头,扯开发带,用长发遮住半张脸。

赫连城不羁地笑了笑,单手伸出圈住素夕,转眼跟包厢里的人打的火热。

美丽的服务生很快走了进来,金发碧眼,身材火辣,她端着一瓶82年的拉菲,恭恭敬敬地低头说,“连少,酒来了,可以为你服务吗?”

服务?冷素夕还没明白她话中的意思,就看见赫连城轻嗯了声,而后闭上眼睛。

冷素夕看着这萎靡不堪的场景,脸上的血色渐渐褪去,胃里一阵翻涌,莫名的难过蔓延周身,脏,好脏!他那里前几天还轻薄过她!

赫连城单手圈着冷素夕,重重地喘息了几口下,下身无比惬意地享受法国美女的服侍,一举一动无不彰显着他的张狂与浪荡。

只是今晚的法国女人,并没引起他多大的兴致,冷冷道。“下去吧。”他有些烦躁地用法语说。

冷素夕心口似是被堵了团棉花,她忍了很久,小心翼翼地问,“赫连城,我什么时候可以喝酒?”只想着尽快离开,远离这个荒唐奢靡的世界。

“就知道你等不及了,刚刚她的做法看清楚了吗?依葫芦画瓢应该会吧?”赫连城眸低闪过玩味,如同一个尊贵的君王敞开手臂。

冷素夕如遭雷击,小脸吓得惨白惨白,“赫连城,我不会同意……”她费力挣开他的牵制,天真地想要逃离这里。

第5章好好招待

可还没走两步,门口一个熟悉的人影晃了进来,女人留着齐腰长的波浪卷发,穿着低胸贴身短裙,身段火辣新潮,不正是她编辑部里面的同事----夏冰。

夏冰是出了名的八卦嘴,最擅长跟富二代周旋。任何事情从她嘴里说出去,会谣传成一百个版本不止。

她不怕谣言,但不能不顾及天骏的面子,整个陆家的颜面。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如果被传出去,指不定招来多大的风浪。

庆幸光线太暗,夏冰喝了酒,冷素夕慌乱地低下头,祈祷女人尽快离开。

赫连城将她的慌乱、小心思尽收眼底,他无比友善朝冷素夕勾勾手,“快过来我怀里!”

“咦?那女的看起来好像我一个同事。”夏冰挨着一个年轻公子哥坐下,狐疑地看向冷素夕的方向。

“同事?那正好,叫过来一起喝一杯。”富二代兴致勃勃地答应。

夏冰得到首肯,踏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走过去招呼,“喂,冷……”

冷素夕心中咯噔一跳,闭上眼不顾一切地扑到男人怀里,小脸深深地埋在他坚实的胸膛,那里传来的灼热气息差点烫坏她的脸颊。

“看错了吧?即将结婚的女人怎么可能跑来这里?”夏冰自言自语,回到自己的座位。

赫连城对于冷素夕的投怀送抱满意极了,“小妖精,我喜欢你的热情。”

“或许,要你朋友亲自来教教你,该怎么取悦男人。”赫连城威胁的话语渗着无情。

“不,求你不要让她过来。”冷素夕眼里流出一滴绝望的泪。

“真是个乖女孩,不过从现在起,你要做一个坏女人了。”赫连城挑起她尖尖的下巴,端起甘甜的红酒缓缓喂进她的嘴唇里。

赫连城凝着她含泪的清眸,顿觉心底一阵烦闷,“你这副样子跟奔赴刑场没什么区别,看得人恶心。”

一把推开她,自顾地开始整理凌乱的衣裳。

冷素夕脸色越发惨白,身子被摔在地上的痛感她丝毫感受不到,狼狈地站起身,掩面逃了出去。

而她永远不会知道,就在刚才短短的时间,赫连城用那样极端、恶毒的方式暂时阻止了她不该看到的丑陋一幕。

他的未婚夫陆天骏,神邸一样完美的男人,居然出现在夜店里,还跟一个女人打的火热,难舍难分。

连着两天,冷素夕都没等回天骏的身影,注册登记的事情一拖再拖,那种害怕失去的不安定感越发强烈,而陆家大宅冷凝的气氛令她几欲窒息。

一大早,陆若婷在客厅里嚷嚷。

“妈,我的那条蓝钻项链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