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林纾瑾燃小说叫什么 离婚后我成了瑾爷的掌心宠完整版

林纾瑾燃小说叫什么 离婚后我成了瑾爷的掌心宠完整版

  • 林纾瑾燃大结局是什么完整版 离婚后我成了瑾爷的掌心宠小说免费阅读离婚后我成了瑾爷的掌心宠
    《离婚后我成了瑾爷的掌心宠》小说故事简介:遇上瑾燃之前,林纾的世界是一个方一个圆。 生活,恋爱,婚姻,就连上床都是中规中矩。 遇上瑾燃之后,方圆崩塌,林纾才知道,原来规矩之外的世界是这样。 林纾慢慢开始信命,命中注定有那么一个人,会让我甘心情愿燃尽余生,至死方休……
    立即阅读

《离婚后我成了瑾爷的掌心宠》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他就那么看着我,视线带着打量,我拧着眉回视着他就这样对视了几秒,他抬起手上的烟抽了口吐出,很嚣张的冲着我叫喧,“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他这一叫,不仅和他坐在一起的几个男生都朝我看过来,就连从我边上路过的学生都频频向我回眸。

离婚后我成了瑾爷的掌心宠小说试读:

“轻松?!”

“是啊,轻松了……以前感觉很压抑……”

是的,很压抑,很累,以前觉得尽量做好自己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自从冠上李瑞涛妻子五个字后,就一点都不容易了。

堂姐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惊讶,带着点诡异,顿了顿才说:“你、你对李瑞涛没感情吗?”

我没忍住笑,“姐,你这是什么话,没感情能结婚?”

堂姐卡顿了好一会才看着我眨了眨眼睛,然后别开头低低的说:“可以可以……”

“可以可以?”

堂姐转回头看我,“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们的思维完全不在一条线上,聊不下去了,睡吧。”

“……”

其实我明白堂姐的意思,她和我妈想法很像,总觉得这事还没到非离不可的地步,只要李瑞涛改了就好。

我不知道,当初她们教我做人的原则去哪了,但他们可以不知道去哪里,我不能。

我是很好脾气,我是不爱计较,我也可以迁就,但我有我的原则。

而且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是要有底线的,原谅也是如此。李瑞涛不值得我原谅,而这段婚姻也不值我再浪费时间和精力。

那天晚上,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但我想的不是李瑞涛和离婚的事情,而是那个男孩。

我一闭上眼睛眼前就闪过那双发红的眼,沾满血渍的脸,血淋淋的手,还有他仰头靠着电线杠闭着眼睛唇角微扬的样子。

很疲惫,却完全没担忧和害怕,而是一种释然……

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能让一个人在那种情况下出现那样的神情,连对自己的生命都在漠视。

天灰亮的时候我才沉沉睡去,做了个梦,梦到什么我记不太清楚了,醒来的时候我只知道那梦血淋淋的,让人颤栗。

姐夫是隔天中午才回来的,我姐告诉他我遇上的事情后,他见怪不怪的笑着随意安慰了我两句,让我别怕,习惯了就好,有什么事情给我姐打电话。

我对于他们看待这件事的态度依旧不是太能接受,而且心里一直说不出的对那个男孩挂心。

我一直感觉,如果不是我挡了路,他很可能就不会被追上,自己多少有点责任。

心里忐忑,好几次我都在想,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记得那救护车上写着的是职工医院,但想来想去,我都只是想想并没有去,提不起那个勇气。

我最后去的只有小卖铺,我也不知道去那里能干什么,只是隐隐的期待着,能从那个话多的看店男人嘴里听到点什么消息。

但是我去了两次,每次都是一个中年女人,我有些失望。

在纠结中度过了三天,到了开学的日子。

因为是第一天上班,又是开学,我起得很早,想早点到学校看看,适应一下。

我准备好出门的时候才6点50,堂姐忽然摸了出房间,睡眼朦胧的问我去那么早干嘛?

我说,今天有开学典礼,去早点熟悉环境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堂姐拧了拧眉,最后又交代我,那些学生,爱学的学,不爱学的也别管他们,等过了今年,我从高一开始带的时候让张校长给我安排个好点的班级。

虽然我觉得,作为老师做的是教育,是教学生而不是挑学生,但我觉得和堂姐争辩这个没意思,点头说了好就出门了。

房城是一个典型的矿业城市,路不比丽城平坦,小山重叠,很多建筑都是依山而建,而六中的位置就是相对比较高的。

下了公车站往前是长长的阶梯,然后是左拐右拐的斜坡路,六中就在斜坡上。

路的两边有很多小铺子和早餐店,我之前来的时候也许是还在假期的缘故,只有几间小卖铺开着门,也没什么人,显得格外的冷清。

但今天不管是早餐店还是小卖铺都开门了,而且往学校走的学生很多,和那天的冷清截然不同。

我跟着学生往上走,刚转出路口见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就被眼前的情景怔住。

就在距离我十几米的那家早餐店店门口摆着的几张桌子,都坐满了,其中一桌坐着的五个学生。

五个都是男生,他们面前的桌上放着碗,但手上捏着的不是筷子而是烟,正拍桌子打板凳的聊天。

学生这样明目张胆的在学校门口抽烟,这已经让我很吃惊,但我最吃惊的是其中那个将校服系在腰间,头发很长,后脑扎着一股细细小辫的男生。

那、那不是……不是那天晚上那个叫小海的吗?!

我定在了原地,愣愣的看着那个男生的同时努力回忆那晚的情景,想确定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视线太过扎人,正在说话的小海忽然转头朝我看过来。

他就那么看着我,视线带着打量,我拧着眉回视着他就这样对视了几秒,他抬起手上的烟抽了口吐出,很嚣张的冲着我叫喧,“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

他这一叫,不仅和他坐在一起的几个男生都朝我看过来,就连从我边上路过的学生都频频向我回眸。

坐在他边上的一个男生笑着转头,也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他们一下子就全笑了起来。

我拧眉,视线落在他系在腰间的校服上,和边上的人一样,确实是六中的校服。

我眉拧的更紧,刚想朝他们迈步,身后忽然有人叫我。

“林老师——”我下意识回头,入眼就是不远处混在人群里的朱主任。

朱主任叫朱涵,四十出头的中年人,个不高,身材中等,头发有些稀疏,是六中的资深教师了。

他是我负责的五班和六班的数学老师,同时也是五班的班主任和教务处副主任。

我才来的时候,堂姐就请他吃过饭,见过一面,让他在学校多照顾着我点。

“哈——真的是林老师啊,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呢。”朱主任笑着快步上前,在我们面前站定。

我对他弯了弯唇,“朱主任来的真早。”

“不早喽!”他笑着说:“林老师站在这里干嘛?”

“……”朱主任这一问,我下意识的转头朝着早餐店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