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九阳邪君完整版 李兴陈雪最新章

九阳邪君完整版 李兴陈雪最新章

  • 九阳邪君全章节免费阅读 李兴陈雪全本免费阅读九阳邪君
    《九阳邪君》最新章节由玖陆文学提供,《九阳邪君》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一般人想要从听血达到控制血气的程度,往往需要两三年时间。而李兴只用了十天时间,十天之后,他已经能够将体内分散的血气,汇聚至丹田位置。血气乃是精华凝聚而成,蕴藏莫大威力。当它们聚集起来之后,李兴顿时感觉自己的小腹发紧发胀。
    立即阅读

《九阳邪君》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一分钟,两分钟,大约三、四分钟的时候,一缕奇异的能量,缓缓从荷包之上,注入李兴掌心。这一股能量,难以形容其奥妙,它所到之处,李兴手掌上的血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恢复如初。大约十分钟之后,李兴摊开双手,只见手心一片白嫩,哪有什么血泡?他心中一喜:“这珠子果真是个宝贝!”

九阳邪君小说试读:

若是以前的李兴,被一个店伙计如此驱赶,恐怕立即满面羞怒,转身离开。但今日的李兴,拥有前世的记忆,知道人情世故,何况,他决定进入酒楼,是经过深思熟虑。

微微一笑,李兴上前一步,从腰间摘下一块玉佩。此玉佩,并非贵重之物,但也值几个钱。他把玉佩交到小二手中,说道:“伙计,你帮问一句,麻烦了。”

店小二一呆,还是初次有人送他这个下人东西,他把玉佩翻过来看了几遍,也看不出是不是好东西。不过,玉佩看起来挺漂亮,想必能换几个钱。

到手的肥肉,他自然不会丢掉,于是换上一副笑脸,一边把玉佩揣进怀里,一边道:“行,你等一下,我去问一问掌柜。”

店伙计转身急急离去,李兴就等在酒楼外面。

说来也巧,三匹骏马,齐头“得得”走来。三匹马上,分别坐了一位少女,每一个都是气质高贵,姿色不凡。身上的衣装,是雍容华贵,使人不敢逼视。

三匹马走近了,三位少女中,有一个注意到了李兴,她忽然指着李兴笑道:“你们看,他不是陈家的那个……”她忽然住口不说,抿嘴笑了起来。显然,她接下来想说“**”这个词,却不好意思讲出。

这名少女一身红衣,披风也是红的,像一团火焰似的在马上闪动。

另外两名少女,都是身着白衣,她们看了李兴一眼,都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气,转过了头去,低声道:“李家的**,有什么好看的,陈霜,你是不是看上他了?”

叫陈霜的红衣少女“啐”了一口:“你们才看上他呢!”她一催马,三匹马急急驶过,留下一串银铃似的笑声。

李兴心中苦笑,这个“**”的名头,看来是人尽皆知啊!

其实一个人不能修炼血气,并非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是李兴不同,他的父亲是李自然,三义园的奇才,练气士级别的高手。奇才的儿子,若不能练血,便要冠以**的名头了。

三个女子,红衣女子名叫陈霜,是三义园陈家的小姐,陈雪的妹妹。

另外两女子,一个叫白琼,一个叫白晶,是三义园白家的小姐。三义园陈、白、李三姓,彼此同气连枝,关系亲密,共同主持三义园。

三女子,都与李兴平辈,她们容貌出众,受到三个家族青年才俊的追捧,一向骄傲得紧,平常正眼也不瞧李兴这等没前途的**一眼。

李兴感慨之时,店伙计已经回转,他一拉李兴,笑道:“我已跟掌柜说过,正缺一个火工,平常干些劈、挑水的活,你做不做?”

李兴想了想,问:“每月能有多少银钱?”

“每月五百个大钱,这已经是最好的价了。”伙计笑道,“我的工钱,也只有七百大钱。”

五百大钱,足够购买米粮的用度,李兴当下答应下来:“好,多谢伙计,我愿意。”

就这般,李兴成了富贵居的火工,一月五百大钱,这个工钱,大约能买五百斤白米。

店伙计把李兴带到掌柜面前。那掌柜一脸富态,正低头打算盘,他看也没看李兴一眼,直接摆手:“你去安排。”

店伙计点头哈腰地应下了,颇有得色地再把李兴带到富贵居的后院,三四十米宽阔的院子里,摆满了木材。正中间,有一节老树根,上面被削平了,劈柴之用。

店伙计一指满院的木柴,说道:“酒楼生意很好,每天需要三千斤木柴,不是什么重活。不过,劈柴之后,你还必须把院子里的三十个大水缸挑满水,记着,必须全部挑满,能不能做到?”

店伙计的语气,明显是高人一等,居高临下。李兴全不在意,微微一笑:“我能做到。”

“那就开始吧!工钱十天一结!”店伙计没指点几句,就迈着小碎步离开了,店里又有客人来了,他必须去招呼。

李兴前世做过不少活,这劈柴对他来说,并没多少技术含量,他心中想:“三千斤木柴,我要劈三四个小时。好在已经练血一重,想必不会太累。”

他把一截枯柴置于树根之上,然后举起那长柄斧头,用力劈下。

“啪!”

木柴被轻易劈成两半,李兴就这般一个又一个劈下去。劈了十根没什么感觉,劈了三十根也没什么感觉。但当劈砍了一百根之后,李兴感觉双臂的肌肉酸痛无比,几乎举不动斧子。

那双本来白嫩的手掌,更是被磨出了几个大血泡,一碰之下,就钻心的疼。

“血气不能打通手掌经络,所以无法防护,才会出泡。”李兴想着,丢下斧头,准备休息一会。

人坐在树根上,李兴从怀里拿出那个荷包。荷包之中,有一枚无名珠子,是李兴的母亲留下。那一日,李兴发现此珠子能够疗伤,而现在,他要确定这一点。

李兴的双掌,把荷包攥在中间,然后闭上双眼,凝神感受珠子是不是能够再次治疗伤口。

一分钟,两分钟,大约三、四分钟的时候,一缕奇异的能量,缓缓从荷包之上,注入李兴掌心。这一股能量,难以形容其奥妙,它所到之处,李兴手掌上的血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恢复如初。

大约十分钟之后,李兴摊开双手,只见手心一片白嫩,哪有什么血泡?他心中一喜:“这珠子果真是个宝贝!”

发现了珠子能够治疗损伤,李兴忽然想到,是不是可以利用珠子去赚些钱,维持家计,这样也不用在此地赚工钱了。但这个念头一出现,立即被他掐灭。

“不行!这等宝贝,若被人知道了,就会怀璧其罪,说不好连小命也不能保!珠子的事情,绝不能告诉任何人。”思及此,李兴郑重其事地收起珠子,贴身放好。

或许是那股流入体内能量的原因,李兴感觉双臂又恢复了力量,继续劈柴。

二百根,三百根,当整整四百多根柴劈完,李兴估摸着,劈柴的任务完成了,于是又开始挑水。他左右手各拎一个木桶,每一只木桶又重又厚,装满水后重达一百多斤。

三十个大缸,至少需要四百桶水,李兴要来回拎二百回。这般高强度的工作,他的双掌再度磨出了血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