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贺少钟情小医妻完整 秦以悦贺乔宴最新章节

贺少钟情小医妻完整 秦以悦贺乔宴最新章节

  • 贺少钟情小医妻未删减版 秦以悦贺乔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地址分享贺少钟情小医妻
    来源:微小宝  作者:秦页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7 16:31
    《贺少钟情小医妻》小说精彩试读:秦以悦不明白为什么贺乔宴看到她第一眼就抓她去民政局领证。 婚后,更是夜夜笙歌。 秦以悦扶着快断掉的腰,哭丧着脸,“贺乔宴,你看上我什么了。我改还不行吗?” “不行!”餍足的男人笑得分外勾人,眼里闪着跃跃欲试的光芒。 “你这样我会过劳死的。” “不会!” “为什么?” “我不同意,谁敢让你死?!阎王也不行!”
    立即阅读

《贺少钟情小医妻》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我长得这么帅,又有钱,还上赶子追着你跑。你跟我结婚后,我可以把我名下的贺氏集团的股份都转交给你,让你一秒钟变小富婆。这么好的事,你上哪儿找?”秦以悦眼角忍不住抽了抽,觉得现在的贺乔宴跟前两次以及在媒体上的贺乔宴像分裂了一样,根本不像同一个人。

贺少钟情小医妻小说试读:

三人寒暄了几句后,贺乔宴便放下茶杯,“伯父、伯母,时间不早了,不打扰你们休息,我先回去了。”

洛明媚立刻笑眯眯地说道:“让以悦送送你,我们家小区晚上容易迷路。”

“那我就不客气了。”

秦以悦暗地里掐了一把洛明媚,咬牙切齿地拿门卡出去。

她们小区的路状相对白天而言复杂一些,不熟的人走确实容易迷路。

秦以悦走在贺乔宴身后三步的位置,不时借着昏黄的路灯打量着贺乔宴的背影。

也不知道上天是不是太偏爱贺乔宴了,连他的背影和后脑勺都长得比别人好看一点。

走在前面的贺乔宴突然停下脚步,深邃的眼眸看向秦以悦。

长身玉立地站在路灯下,瞬间就美成了一幅画。

秦以悦见状,不由得停住了脚步。

贺乔宴挑了挑眉,“女人,别挣扎了,嫁给我多好。”

“理由?”秦以悦刚被她老妈雷了一次,再听贺乔宴这么说,脸上倒没多少惊讶的表情了。

“除了我,还有谁敢娶你!”

“你可以滚了。”

贺乔宴非但没滚,反而朝秦以悦走了过来。

秦以悦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

贺乔宴走到秦以悦面前站定。

他人长得非常耀眼,就是说话特别欠抽。

“我长得这么帅,又有钱,还上赶子追着你跑。你跟我结婚后,我可以把我名下的贺氏集团的股份都转交给你,让你一秒钟变小富婆。这么好的事,你上哪儿找?”

秦以悦眼角忍不住抽了抽,觉得现在的贺乔宴跟前两次以及在媒体上的贺乔宴像分裂了一样,根本不像同一个人。

她曾经听小安说,贺乔宴跟人签合同的情形。

贺乔宴冷着一张脸,把合同扔到对方面前,“四六分,我六你四,签不签?”

结果,几十个亿的合同就这么签下来了。

主流或网络媒体对贺乔宴的评价,都是“冷淡、寡言”,开会也不会说几个字,经常冷脸沉默。

一场会议通常是,“开始!”、“散会!”

多余的话,一句也不说。

但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贺乔宴,一点也不像媒体盛传的那样。

秦以悦看着贺乔宴那张好看得令人怦然心动的脸,说道:“这么好的事,你找谁不行,偏偏找我?”

“谁让我家那个小烦人精就看上你了,作为他老爸勉为其难牺牲点色相。”

秦以悦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滚!”

贺乔宴趁着秦以悦生气的时候,快速亲了亲她的脸颊。

在秦以悦反应过来前,晃悠悠地走了,边走边说道:“我明天就让人给你订制婚纱,婚纱做好之后,就嫁给我。”

秦以悦都被贺乔宴的不要脸给弄灰心了。

她明明只是个普通又平凡的住院医生,怎么就吸引全秦城女人都想嫁的男人的目光了?

**

自从老爸老妈回来之后,秦以悦的生活质量立刻直线上升。

她老妈结婚前是个糕点师,结婚后就不工作了,安心在家当全职太太,专门照顾秦以悦的生活起居。

在秦以悦成年后,她老妈就把重心放在她老爸身上了。

她老爸是建筑工程师,经常四处考察。

两人这些年就经常拎包就走,经常一走就是三四个月,甚至是半年,潇洒得秦以悦都羡慕不已。

被老妈精心喂养了两天,秦以悦的气色好了不少。

周一到办公室的时候,小安见她的样子讶异不已,“秦姐,爱情的魅力有这么强大吗?”

“想哪儿去了。我老妈回来了。”秦以悦说着,扔了一袋小点心和一罐牛奶到小安桌上。

“替我谢谢阿姨。”小安两眼放光地捧着小点心,一口一个地吃起来,边吃边含糊不清地问道:“那什么,我贺总跟你什么关系啊,好好奇好好奇。”

“工作之外的事别来问我!”

“人家好奇嘛。听说我贺总不近女色,这么多媒体也没成功拍下过我贺总跟女人在一起的画面。可他居然牵着你的手,这不能不好奇啊!”

“人家牵的时候告诉你啊?赶紧去准备资料。”

“遵命遵命。”小安点头如倒蒜,“哦,对了,差点忘了,林教授让你上班的时候去他办公室一趟。”

“有说什么事吗?”

“没说。我估计是有关他课题演讲的事。”

“我知道了,等下过去。”

“嗯嗯。”

秦以悦把包放到位置上,就去林教授的办公室了。

林教授本名林质,今年32岁,是个哈佛硕博连读的医学生。

获得博士学位之后回国就进了雅德医院,做心脑血管这一领域的研究。

以林质在国内、国外的课题研究,他完全有实力去更大、更好的医院,但他却执意留在雅德医院。

雅德医院也因为有他的加入,这几年的综合排名提高了不少,吸引了不少优秀的医护人员做为医院的后备力量。

秦以悦敲了敲林质办公室的门,“林教授,你好,我是秦以悦。”

“秦医生,请进。”

秦以悦推门进去。

林质正背对着秦以悦在书架前整理着什么,“你先坐,我找点资料。”

秦以悦坐到沙发上,等着林质解决完他手里的事。

过了一会儿,林质走了过来。

他是个文质彬彬,又有些儒雅的男人。

林质手里拿着一本书,“这本书你拿回去看看。”

“这是……”秦以悦看了一眼就知道是纯英文的医学文献。

“这是最新的心脑血管理念,是我周三的课题。我这几天要整理其他的数据资料,这方面的翻译就需要你帮忙了。你有什么困难吗?”

“困难倒没有。只是你身边不是有医疗团队和各医疗器械公司提供过来的助手吗?翻译这些事他们应该比我更能胜任。”

“坦白说,目前我对身边的人的工作能力并不满意,但把他们退回去,会有新一批的人被举荐过来。新来的人也许比这一批人更糟糕,我暂时没有时间冒这个险。”

秦以悦没想到林质居然说得这么直接,笑道:“那我就不推迟了,我确实想多接触心脑血管这方面的课题。”

“回头有这方面的课题和会议,我多带你参加几场,这方面人脉拓展好了,技术也容易培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