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苏强赵小梅小说叫什么 老子是只虎全文免费阅读

苏强赵小梅小说叫什么 老子是只虎全文免费阅读

  • 老子是只虎小说最新章节 苏强赵小梅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老子是只虎
    《老子是只虎》小说的主角是苏强赵小梅小说精彩试读:“柳总,不能答应她,那不是小数目。”板寸男刚喊,又被中年男子重重一脚,刀顶咽喉,“再废话,让你见阎王。”“孙大头,我答应你了,放开他。”女人忙道。给你长点记性,以后出去别他妈再狂。”中年男子在板寸男脚腕重重一跺,板寸男惨叫。“孙哥,这还有一个。”
    立即阅读

《老子是只虎》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我扶你起来。”苏强手刚抓住李姐胳膊,屋里灯突然灭,李姐整个人倒在苏强怀里。“怎么回事?”苏强本能地想起身开灯。“没事,今晚这片统一停电。抽屉里有应急灯。”李姐挡住苏强的手。

老子是只虎小说试读:

阿彪走了,柳云还站在卫生间门外。

“有事?我还没方便完。”苏强问。

“没事。”柳云关住门。

苏强定定神,阿彪和柳云的关系似乎不简单,自己留在这肯定会有麻烦。

他并不害怕阿彪,但不想惹不必要的麻烦。

自己现在已有了新的合法身份,可以选择离开。

从卫生间出来,饭菜已做好。

几个人坐到餐厅,边吃边聊,“柳总,孙大头那边怎么办?”

阿亮刚张口。

柳云一摆手,“今天不谈他,吃饭。”

阿亮立刻知趣闭嘴。

边吃,四人边有一句没一句闲聊。

阿亮对苏强态度不错。

问苏强是哪里人?是不练过?那天遇到孙大头,挺猛。

苏强把自己的新身份简单说了两句。

刚说完,阿彪重重一放筷子,“阿亮,你他妈是不眼瘸了,瞎猫碰死耗子也叫猛,那是玩阴的,真爷们才他妈不干那种事。”

阿亮被阿彪喝得满脸尴尬,想还嘴又不敢。

苏强翻动着盘子里的骨头,不说话。

“有完没完。”柳云一拍桌子,站起,“都给我滚蛋。”

餐厅里随即安静。

“阿亮,送他回去。”柳云摆摆手。

阿亮答应着去扶阿彪。

阿彪甩开阿亮的手,“我自己能走。”

阿亮讪讪把手收回。

阿彪虎着脸,跛脚出了餐厅。

阿亮忙跟出去。

柳云点支烟,阴沉坐下。

“柳总。”苏强轻叫一声。

“什么事?”

柳云瞥眼苏强。

“看来我不太受欢迎,留在这只会给你惹麻烦。”

苏强道。

“你想走?”柳云问。

苏强点点头,又摇摇头,“我明天就去办张新手机卡,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联系我,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帮忙。”

一口长长的烟雾飘到苏强面前,苏强挥手将烟雾散开。

“你准备去哪?”

苏强摇摇头,不知道。

“等我一会儿。”柳云出了餐厅。

十几分钟后,柳云换好外衣站在餐厅门口。

一招手,苏强起身和她到了庭院。

这次,柳云自己开车。

一路疾驰,到了一家夜总会外。

两人没下车,柳云指着夜总会,“觉得怎么样?”

苏强瞅瞅夜总会,金碧辉煌,外边停满豪车。

夜总会的名字也很**,帝豪。

“不错。”苏强道。

“这是秦州最好的夜总会,以前它姓柳,三年前被人抢走了。它的原主人也因此丢了命。只留下一个女儿叫柳云,想把这份家业夺回来却办不到。”

柳云抽着烟幽幽道。

“这是你家的产业?”苏强愣愣。

柳云点点头。

“你想让我帮你把它夺回来?”苏强问。。

柳云一笑,“我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么大的能力,但我想试试。阿彪是我父亲朋友的儿子,他什么心思,我心里明白,我只把他当弟弟看。你们的事我有办法处理好。”

苏强没说话。

柳云探身推开副驾驶门。

“你现在可以走。”

苏强看着她,从她眼神里,依稀看到自己父亲生意被坑,悲愤离世时,自己站在病床前,伤心满怀,却又孤独无力的影子。

把车门重重关上。

“不走了?”柳云问。

“我想问一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苏强回应。

柳云笑笑,“那天,我和孙大头到底是做的什么生意?”

苏强微微一愣,柳云很聪明,猜出了自己想法。

柳云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玉饰。

苏强接过看看。

“文物?”

“我需要钱。正好碰到一个机会,就冒险做了两把,结果还亏了一把。”柳云笑笑。

苏强也笑笑。

“还有问得吗?”柳云看着苏强。

苏强想一下,“今晚我住哪?”

“这个问题好。”柳云笑着点点头。

车子发动。

苏强回头看看流光溢彩的夜总会,又瞅瞅灯光掩映下柳云的脸。

妩媚中透着丝冷酷。

凭感觉,她刚才说的都是实话,她如此帮自己,又把自己留下,就是把自己当做一把备用的刀,阿彪虽忠虽勇,但关键时候不够锐利。

自己则能弥补这个缺憾。

虽心知如此,苏强还是笑笑、

车子穿过霓虹,进入夜色深处。

回到别墅,柳云把苏强带到一楼一间房门前。

打开门,柳云道,“以后你就住这。”

苏强扫眼房间里,房间收拾得很干净,各种家用设施一应俱全。

苏强点点头,可以。

“我在楼上,有什么事,我会给你打电话。需要什么,你找李姐。”

柳云指指站在两人身后的李姐。

李姐朝苏强笑笑。

苏强也笑笑。

又叮咛几句,柳云和李姐走了。

苏强关上门,坐到床上,拿出新证件看看,这段时间经历的所有事情都浮上心头。

不知事发后,赵小梅情况怎么样?自己虽已彻底是另外一个人,但并没有割断往事,等风声再平静些,自己应回趟枫林镇,打听打听消息。

抽支烟,苏强起身进了洗浴间,看着镜子的新相貌,又几声唏嘘。

拧开热水器,痛痛快快冲了一澡。

心头的烦躁才平息。

光着膀子,穿着短裤出了卫生间,准备踏踏实实睡一觉。

一开门,苏强一激灵。

一个女人正撅着屁股在床前铺床叠被。

“李姐,你怎么进来了?”

李姐听到问话,立刻直起腰,“洗完了?”

苏强嗯一声,顺手拿起沙发边的外衣披在身上。

李姐虽叫李姐,年龄并不大,也就二十七八,长得挺俏丽,个头中等,身材圆润饱满。

看到苏强的样子,李姐没着急,反而笑了,嘴角还露出两个酒窝,“我来给你换床被子,这天太热,这个被子透气。”

李姐指指床上被子。

苏强瞟一眼,道声谢谢。

李姐却没有走的意思,问苏强还有什么需要?

苏强摇摇头,没了,自己准备休息。

李姐顿顿,嗯一声,道声晚安,转身往出走。

苏强站在原地没动,看着她。

刚到门口,李姐突然脚下打滑,哎呦一声坐到地上。

“李姐,你怎么了?”苏强忙奔到李强身边,想把她扶起。

“这地刚打过蜡,太滑,我的脚崴了。”李姐苦道。

“我扶你起来。”苏强手刚抓住李姐胳膊,屋里灯突然灭,李姐整个人倒在苏强怀里。

“怎么回事?”苏强本能地想起身开灯。

“没事,今晚这片统一停电。抽屉里有应急灯。”李姐挡住苏强的手。

嘴里的热气吹到苏强脸上。

苏强嗯一声,热气让他有点晕。

“好,你先坐着,我去取灯。”

“地太硬了,我想先到床上。”

透着窗外投进的月光,一双水濛濛的眼睛眨动看着苏强。

声音也像被水浸泡。

听得苏强浑身直发酥。

“好。”苏强把李姐扶起,坐到床上,正欲转身取灯,腰被李姐抱住。

李姐往后一倒,苏强整个人跟着倒下,身下一团充满弹性的温热。

苏强僵楞片刻,忙想爬起。

腰却被箍得更紧,甜腻腻的声音传到耳边,“跑什么,我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