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全能农场主完整版 张波徐晓娜全文阅读

全能农场主完整版 张波徐晓娜全文阅读

  • 全能农场主完结版 张波徐晓娜小说大结局app内在线阅读全能农场主
    《全能农场主》最新章节由玖陆文学提供,《全能农场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乡村少年张波,回家乡自主创业,成为灵县第一农场主。然种地,他赔的血本无归,唯一的亲人也郁郁而终,走投无路时,偶获后土灵体。育万物,掌幽冥,人生之路也插上了翅膀,起飞喽!
    立即阅读

《全能农场主》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这一系列*作完成,张波看着逐渐停止哭啼的孩子,松了口气后便对田大嘴道:“田大姐,晚上就劳烦你在这边照顾一夜,巧妹身上的银针现在还有两根,看着别让拔掉,留着明早我来处理。我这会去看看小磊他妈。”

全能农场主小说试读:

从门口出去的田大嘴,瞬间被院子里几个女人还有三个中年围住。

“屋子里咋样了?巧妹没事吧?”

“是呀,张波这小子瞎胡闹啥啊,这要是出了人……事情,他欠咱们的钱谁还?”

一听这话,蹲在门口的老张猛地站起身来,大声叫嚷着:“出了事情小波欠下你们的钱我给你们还!”

老张是个明白人,张波才二十几岁的年轻小伙子,女朋友都没找下。现在为了救人,钻到了孕妇房里做接生的活,这样好心的小伙子,别说是整个沧沟村,就是整个大马镇也找不到。

另外,张波包地的事情老张也知道,刚开始张波并不打算找那么多人。只找了他还有二队老孙几个,可村里那些没事干的婆姨还有老头看张波雇人种地,都想赚张波的钱。

张波也是心好,只要找他的人,他都会收留下来给自己干活。并且刚开始的工钱,是一天一给。

后来张波没钱了,他们还跑去地里给帮忙种地。嘴里吆喝着什么都是乡里乡亲,帮个忙能咋地?

可最后,张波真的没钱支付工钱时,这帮人就不干了。整日里背后戳着张波脊梁骨的骂,什么难听骂什么!

老张想起这些,望了眼屋子里张波在白炽灯下手忙脚乱的身影,他心中不由得一阵心酸。

田大嘴被老张一嗓子吓得愣了几秒,反应过来后这才说张波让他去村长家借电暖,说什么等孕妇生完孩子取暖用。

院子里几个人更觉得不可思议了,首先巧妹还没怀够月份,生出来也是早产儿,想要活下来几率很小。外加现在巧妹看情形应该是产前大出血,别说是生孩子了,就是能保住命都不错的很。

“这就吹吧,我看这小子是破产受了刺激,疯了吧!”马志开始小声嘟囔起来。

刚才吓昏了头,现在清醒过来后,马志才意识到张波这小子刚才当着那么多人居然指挥他这个队长跑路,心里自然就有些不痛快了。

因为马志是队长,老张也不敢反驳,只能再次低头蹲在门口抽烟。

田大嘴也没在院子里逗留,搞着嗓门大喊着村长,一溜烟的朝着村长家里跑去。

屋里,张波用银针止血后,然后根据自己所看到的画面去摸了摸胎位,红着脸将耳朵贴在巧妹肚皮上听了听胎儿心率。

确定一切都好,张波有些不好意思的上前,最后一根针扎在了巧妹人中穴。巧妹忽然张开嘴,喊叫出声来。

“啊……疼……我好疼啊!”

“那个……弟妹,你用力,我给你帮忙,你腹部用力!”

张波按照画面上的指示,开始顺着巧妹腹部两侧将胎儿向下推动。

此时的巧妹,因为疼痛难耐,根本顾不上男女之别。好在巧妹性格坚韧,能吃苦。

可疼痛很快便让巧妹丧失了理智,张波侧身坐在巧妹身边,没想到巧妹猛地起身,抓住张波的肩膀,一口咬在了张波肩膀上。

张波也是血肉之躯,被女人发了疯的一口咬下去,不疼才是假的!

嗯……

呼了长长的一口气,张波强忍着肩膀的痛楚,继续做着手里的动作。

门外,当老张听到儿媳妇一声尖叫,他神经顿时绷紧。手里拿着烟锅,两眼直勾勾看着天上璀璨的星光,恨不得现在跪在地上求求家里列祖列宗让大人平平安安。

“哇……哇……”

十几分钟后,一声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院子里的宁静。

老张头半张着嘴,心里喃喃自语着:“生了,居然真的生了……”

至于其他人,更是瞠目结舌的顺着窗户暗黄的灯光看去。灯光下,张波怀里貌似抱着一个小家伙,这个小家伙看上去和小猫差不多大小。

短短几秒后,张波便大声道:“田大姐,电暖带来了吗?”

田大嘴嘴角顿时咧开灿烂的笑容,抹着眼泪应了声:“来了,我这就带进来。”

带着电暖进门,田大嘴看到张波怀里的小家伙,刚刚还激动不已的她,脸上的笑容很快便消失了踪影。

“小波,这……孩子这么大点,这可怎么……”

虽然田大嘴没将话说完,可张波也知道田大嘴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孩子太小,这里也没有早产儿专用暖箱,想活下来,可能不大……

张波刚看到这么大点孩子的时候心里也担心,但是很快,张波眼前居然浮现出了专门救治早产儿的画面。

画面虽然浮现很快,只有短短数秒,可但凡是出现的画面,全都会深深刻在张波脑海之中。

按照画面上的指示,张波带着几分自信说:“没事,肯定会健健康康成长。”

说话间,张波对着院子里老张吆喝了声:“老张叔,给你儿媳妇将炕烧热乎点你乐意不?”

老张喜极而泣,一双粗糙的大手摸着眼泪大声道:“乐意,我当然乐意了!”

院子里这帮人听到老张和张波的对话,居然都忍不住笑出声来了。老公公给儿媳妇烧热炕,这在村里可不多见呐。

在老张烧炕的时候,田大嘴已经插好电暖,屋子里也很快暖和起来。张波抱着孩子,将孩子放在了巧妹面前让巧妹看了眼,然后对其微笑着说:“别担心,一切都好。”

巧妹流着泪点点头,嘴里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张波又让田大嘴从布衣柜拿出来一条巧妹结婚时买的毛毯,还是全新的,铺在炕上后,将孩子放在毛毯里。

孩子两只小脚乱蹬,张波用自己手指轻轻在孩子心脏下侧位置不断按摩,大概有三五分钟后,张波又将手指放在了孩子脚底板按摩。

这一系列*作完成,张波看着逐渐停止哭啼的孩子,松了口气后便对田大嘴道:“田大姐,晚上就劳烦你在这边照顾一夜,巧妹身上的银针现在还有两根,看着别让拔掉,留着明早我来处理。我这会去看看小磊他妈。”

田大嘴连忙点头,看着张波将剩下的银针动作略显疲惫的收起来,转身朝门外一步步走去,她心里不断念叨:“神医,村里居然藏着这么厉害的神医,以前咋就没人知道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