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洛橙简珩免费阅读 偏执沉迷洛橙全本阅读

洛橙简珩免费阅读 偏执沉迷洛橙全本阅读

  • 偏执沉迷洛橙全文免费阅读-偏执沉迷城下烟全文免费阅读偏执沉迷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作者:城下烟  分类:言情  时间:2021-02-18 14:09
    小说《偏执沉迷》是作者城下烟以洛橙,简珩作为主角执笔精心编写的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洛橙在外养病七年。洛家一个电话:回来联姻,简家那个疯子,指名要你。听说,只因为洛橙长得像他离开的白月光。听说,那个疯子整得洛家几近破产,就为了得到她这个“赝品”。飞机落地,晨雾里,男人狭长的凤眼睨着她,指尖捻灭烟尾的火光,皮肉焦灼。唇角扯出的弧度邪气
    立即阅读

城下烟著作《偏执沉迷》小说是以洛橙、简珩作为主角,主要讲述了:“我怕自己的另一副面孔,简先生更讨厌。”洛橙像是无所谓他说什么,笑得眯起眼睛,桃花眼眼尾微垂,弯成弦月的形状,好看又欠扁,“毕竟我是收了钱的,总该付出应有的服务吧?不然这钱,我都拿得不安心呀。”

偏执沉迷小说试读:

《不只是歌手》的观众助力投票通道早已开放,这下更激起了网友们在第二场录演比赛播出后的探讨热情。

尤其是#11号喜剧演员#这个话题下面——

为11号爆灯:【*我一个爆哭!姐姐的舞台感染力真的鲨我!!泪流满面.jpg】

为11号转身:【11号副歌那里的处理,是真的哭了,还是哭腔技巧啊?】

喜剧演员:【不管姐姐哭没哭,反正我是哭了。害,谁还不是个喜剧演员了。强颜欢笑.jpg】

只要我吃得够快猹就追不上我:【听说这首歌从作词作曲到舞美,都是11号一手*刀的,我不行了,我宣布我粉了啊啊啊啊!!这才是真正的是歌手!又不只是歌手!!!】

颜控晚期:【只有我的关注点在11号的身材上吗?!!姐姐的腰线比例也太完美了叭,呜呜呜下场是不是就可以露脸了?我好期待啊啊(发出馋哭的声音】

野生小美女:【emmmm,可是11号的腿虽然长,腿型也就一般般吧?小腿有肌肉诶。】

颜控晚期:【@野生小美女???这才是真正练过芭蕾的腿好不好?不然你以为那个32圈的fouette turn怎么来的??是姐姐的肌肉线条不够美,还是有些人脑子里晃荡着水?】

是小妖精鸭:【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她这歌让人浑身不舒服吗?那个笑脸的面具真的好诡异,也不怕吓坏小朋友。这个节目肯定有青少年看的吧?秦城卫视就是这么审核的?还有前奏里小孩的笑声和后台训练的鞭子声混响在一起,也太瘆人了吧?11号到底要表达什么??】

一拳一个嘤嘤怪:【@是小妖精鸭,快来康啊,这里有一个行走的道德标杆啊!】

侄子三岁半:【@是小妖精鸭,姐妹放心,迪迦奥特曼打怪兽都比这凶残。】

……

-

洛橙在那天体检完之后,好几天都没再见到简珩。

如果不是韩彻主动给她打电话,叫人替她准备第二场录制需要的舞美设备,包括去秦城马戏团请来的专业演员,洛橙都要以为因为那天的检测结果,简珩准备退货了。

完全按照她心中所想呈现出来的完美舞台效果,网上的讨论热度,无一不让洛橙感到满意。

原来牢笼真的比高塔强百倍。

至少,她真的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这么一想,洛橙又认认真真思考起如今她和简珩的关系来。

简珩既然能找她,就说明这男人对所谓的“白月光”的感情,也并没有外人看来的那么坚不可摧。

大抵是,得不到的才是落在湖心的月华。得到了,也就成了老墙皮上剥落的白灰。

记忆里那道菜的味道,有时候并不是多好吃,只是加了时光美化的滤镜。重新尝过了,尝腻了,客人自然就走了。况且,本来就不是一个厨子做出来的东西。

各取所需的等价交换而已,总有结束的一天。吃亏的,还真不好说到底是谁。

毕竟,洛家把她当成只能藏在阁楼里的疯女人,而简总,倒像个痴情的阿尔芒。

年轻人的心理建设就是这么简单,一想即通。

所以,当简珩招呼都没有打,叫来接她的司机到楼下的时候,洛橙不但一点意外都没有,还扬笑叫司机等她一会儿。

大概没人能无视女孩儿精心打扮后的惊艳。

酒红绸裙,像从地窖里刚拿出来的新鲜醇酒。

司机愣了两秒,才恭敬弯身,替她拉开车门。

洛橙道谢、上车。没问去哪儿。

-

车子开了许久,停到一所中学后门,司机绕到后座,替她开门。

伶仃细白的脚踝,踩着三寸细跟,出现在男人的视野里。

视线顺着她轻摇的裙尾抬睫,落在她那副精心描摹过的眉眼上。

男人像是已经等了她许久,指节间的烟燃了一半,见她下车,捻灭了火光,朝她走来。

洛橙突然有一种,失笑的颓败感。

她想努力扮演好熟男**应该演好的角色,这位简总,却偏偏跟她玩起了小清新。

她如今这一身,和学校里穿着校服满脸青春洋溢的少男少女,实在格格不入。

“简总这是……带我回母校寻找青春?”洛橙手抄在风衣口袋里,看了眼学校后门也挂着的校匾——德宁中学。

“你……”像是头一回看见这男人有语塞的时候,洛橙听他问,“你记得?”

嗓音有些紧涩,不知道是不是抽了许久烟的关系。

洛橙笑起来,“我上过学的地方,怎么会不记得?”

简珩默了几秒,接着又极轻地呵了声,像是轻哂。

意味不明的笑,洛橙没在意。

今天不是工作日,又过了晚饭时间,学校里只有些住校没回家的学生还在,人倒是不多。

简珩没带她进学校,反倒是先带着她去了学校外面的小吃街。

“先去吃饭吧。”男人语气非常自然地说。

微挑了挑眉眼,洛橙没问他要做什么,配合地跟上去。

俩人进的是一家小吃店,不太起眼的门头,虽然翻新过,店面看着还是要比其他地方有年头一些。

简珩没问她要吃什么,只点了两份小馄饨,还有店里的煎饺。

东西上来,简珩没动。

洛橙替自己拿勺子的手一顿,用气音笑弯唇角,显得挺有眼色地替他放好勺子,拿好筷子,再倒好醋碟子。

明明心里一定恨不得伸出小尖爪子挠他几条血痕,偏偏还要笑得那么明丽乖巧,就像她唱的那首《喜剧演员》。

简珩看着她如今这样的一张脸,情绪像明火,一吹即燃。

“你不用在我面前演。”简珩盯着他,面色无波,语气却带着点压不住的烦躁,“你这副样子——”

男人像是忍了她很久,“真的让人厌烦。”

“我怕自己的另一副面孔,简先生更讨厌。”洛橙像是无所谓他说什么,笑得眯起眼睛,桃花眼眼尾微垂,弯成弦月的形状,好看又欠扁,“毕竟我是收了钱的,总该付出应有的服务吧?不然这钱,我都拿得不安心呀。”

毕竟下一场录演,还要**爸赞助的呀。洛橙用自己幻想出来的声音,抖了自己一身鸡皮疙瘩。

然后看着他平静无澜的脸,听完自己这两句话,侧颊肌肉因为牙齿的碾合,翻滚得像一阵阵浪花,颇为喜庆。

心情瞬时好起来。

简总再厌烦,也得因为她这张脸忍住不掐死她,还真是有点意思。

小人得志,原来如此带劲。

洛橙狗腿地为他夹了一只煎饺,“简总您多吃……”

刚伸到小碗的上方,筷子又顿住了,洛橙心安理得地收回来,塞进了自己嘴里,“算了也不知道我有没有病。”

那天的体检报告,她到今天都没看见呢。

简珩已经抬到桌面上,准备推一推小碗,去凑她那筷子煎饺的手,僵在空气里。

“……”原来牙咬久了,真的会牵得太阳穴发疼。

此刻正在卖乖讨巧的洛橙,和咬牙切齿恨不得咬她一口的简珩,都没注意到隔着他们的两桌,有个学生正玩着手机,不时打量他们两眼,又稍稍把手机屏幕翘起……

-

俩人吃完,洛橙除了觉得小店里的东西味道还不错,再没有更多想法了。

男人没说话,洛橙跟着他,漫无目的。

直到简珩把她带到学校*场外面的围墙边,并且对她说:“上去吧。”

洛橙:“……?”

没有给她更多怔愣和反对的机会,男人托着她的腰,不费多少力气地把人举起来。

“?”洛橙真的是连惊呼的欲.望都没有了。嘴巴直接张成问号的形状,身体寻找支撑的本能,让他撑住了男人的肩。

下一秒,洛橙已经坐在了这座中学不算高的围墙上头,“……”

然后眼看着简珩,以利落宛如动作巨星拍警匪片的姿势,完美越过墙头,跳下地面。

洛橙心里的省略号还没点完整,就听见简珩在下面对她说:“自己下来。”

“???”还没来得及转身的洛橙,真的快被他气笑了。

还好裙子算长,洛橙撑着墙头,把腿从外面挪进来,坐在上面,居高临下看着他。

男人仰起脸,又低声对她说:“自己下来。”

约摸是月色升起,看着站在*场边的男人,听着这几个字,洛橙有一瞬间的恍惚。

努力眨了眨眼睫,试图让额角隐隐泛起的抽痛不要影响她的视线。

“简珩……”长睫轻阖,洛橙下意识地叫他。似乎,还应该对他说——简珩,接着我。

像只挥累了翅膀的蝴蝶,任由夜风承载,自由地坠落。

心脏像被她撑着墙沿的指节攫住,收紧,呼吸跟着滞缓。简珩站在墙角下,脖颈微仰,看着她。

喉结因为某种被遏抑又喧嚣不止的希冀,轻滚滑动。

“简先生,”洛橙突然睁开眼睛,晃了晃从风衣口袋里拿出来的,精巧漂亮的小瓶子,笑着问他,“你吃糖吗?”

简珩:“……”

男人侧颊的肌肉,肉眼可见地收紧。默然数秒,又强制机体违反本能似的松开。

洛橙好笑地抿了抿唇角,倒了一粒,扔进自己嘴里。苦味蔓延。

收好瓶子,踢掉高跟鞋,洛橙自己侧身,想顺着墙沿慢慢下去。

简珩终究帮了她一把,托着人下来。

像是克制地和某种情绪暂时妥协,看着她把鞋子穿好,俩人无言地往*场上踱。

月色很好,也偶有学生经过,好奇地看他们两眼。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才听见有人问:“你不想记起来吗?”

像是随意聊起,简珩声音很低,不带多余的情绪。

洛橙闻言,无所谓地耸耸肩,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只轻嘲似的反问他,“能忘记的事情,还能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洛橙说完,并没有去看他的反应。本来,也不是多重要的问题。

只是走了几步,身边那个男人身上特有的气息,却像是越来越淡。

洛橙微怔,顿住脚步,下意识地转身。

初春月辉下,男人覆着一层淡玉色的光,长身鹤立。

原本闲适地抄在西装裤兜里的手,也抽了出来一只,虚握成拳,指骨抵着鼻尖,看着她无声笑。

笑得像是空气都从肺腔里抽空,挺直的脊背都有些虚晃。

倒钩纵生,藤蔓疯长,勒紧空洞的胸腔,“你说这句话的时候——”

笑意呛得人眼尾猩红,话音掺沙,男人淡漠地告诉她,“倒是像极了,我一位故人。”

……

“都能让一个人选择忘记的事情了,还能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只有不够放在心上的事情,没有摆在心里的人,才会那么容易被忘记啊。”

“你看有些患阿尔茨海默综合征的老人,什么都忘了,都还能记得自己另一半爱吃什么呢。”

“比如说,”少女笑意恣肆,眼尾弯成弦月,都挡不住瞳仁里望向他的光,像礁石上歌唱的罗蕾莱,绵声又笃定地蛊惑他,“你就是我即便患了阿尔茨海默症——

“都不会忘记的人。”

……

洛橙怔在原地,那笑意,激得她额角的抽痛又泛上来。

像是某种叫嚣着要跑出来,又有人告诉她一定要关住的情绪在胸腔里共振。

洛橙偏开视线,有那么一瞬,竟觉得有些无措。拢了拢身上的风衣,低声说:“不早了,我们……回去吗?”

脚步声渐近,男人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有气息慢慢俯到她身侧,低声对她说:“带你去个地方。”

明明,也是笑着说的。这笑意却让人莫名生寒。

她不知道,简珩身上的这种寒意,是之前隐藏得好,还是此刻才有。

洛橙拢着风衣的指节,不自知地攥紧衣料。

-

离开德宁中学的车,是简珩开的。

车速不算很快,车内的空气,却前所未有的压抑冗沉。

车子停好,男人压了一路的戾气像是再也不想克制,拽着她的手腕,进了市区一家两层楼的工作室。

店里的人像是认识他,有和他打招呼的,没人拦他。

洛橙瞥了一眼店里的员工和客人。

是家纹身工作室。

“嘿,珩哥,你怎么来了?”正在楼上单独小工作间里做绘本的陈梁,看见简珩,放下手里的东西站起来,笑道,“顾泽前几天还跟我说……”

直到看见被简珩拽进来的女孩儿,陈梁话音一顿,表情几经调整,准备脱口而出的那句“小橙子越来越漂亮了哈”,硬生生改成了“这是洛小姐吧?你好你好,我是陈梁,珩哥兄弟”。

也是你兄弟。陈梁默默补充。

洛橙扯出笑,和陈梁点了点头,还没开口打招呼,就听见简珩漠然地吩咐,“外套脱了。”

敛睫攥着指节干咽了一口,洛橙没出声,把风衣脱下来,搭在手腕上,垂在身侧。

绸裙是前后小V领的款式,日常穿也并不夸张。

只是简珩,似乎是觉得这个款式有些碍眼,谈不上任何绅士风度,甚至乖戾又野蛮,顺着她左肩的领口伸手一扯。

领口挂到肩侧,露出她后肩蝴蝶骨那儿的胎记。

酒液一样的颜色,衬得瓷白肩骨那儿的蝴蝶残翅,清冷又孤寂。

洛橙齿尖咬合,瘦削的肩轻颤。虽然并不冷。

敛了长睫和下颌,安安静静站在那里。

陈梁愣在当场,太阳穴突得跟有人拿纹身笔在他脑袋上打雾一样,“不是,珩哥你……小橙……洛小姐她……”

吧嗒一声,火机开阖的声音,简珩咬了根烟进嘴里,像是另一个人,笑得痞气又邪性,自然地偏着下颌,拢着火点燃烟尾。

笑意被烟草熏染,有些沙碎,简珩咬着字,偏头指了指,“陈梁,替她把那只蝴蝶补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