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资讯 > 

蓝萱叶海完整版 执手画江山海最新章节

蓝萱叶海完整版 执手画江山海最新章节

  • 执手画江山小说最新章节 海蓝萱叶海全章节目录在线阅读执手画江山
    《执手画江山》小说故事简介:为救心爱之人,她甘愿入宫为妃委屈承欢他人身下。 为光复门庭,她为父筹谋,不惜将自己一次次置身与为难绝处之地。 她冰雪聪明,美貌倾城,在美女如云的后宫中却仍旧步步惊心,举步维艰。 当终有一日圣宠在身,家族复兴,却得知心爱之人早已被日夜相伴之人赐死。 心中的恨意徒然燃起,当她手里拿着足以颠覆那人江山社稷的龙脉时
    立即阅读

《执手画江山海》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据说君妃自从三年前,两岁的皇子夭折后便久居内宫,很少出门。皇上体恤,更是吩咐过不许任何人前去打扰。眼前说话这位,五官精致,尤其一双眼眸深不见底,一颦一笑可谓万种风情,由她的穿着打扮,便可知她一定是景嫔了。

执手画江山海小说试读:

太后在此时走了出来,她身边除了左右相扶的宫女,还有两个宫装的妇人,看起来已近中年。其中一个妇人身侧还跟着一个年轻的女子,看似装扮不似宫女。

皇后带领大家跪拜之后,太后说道,“都起来吧!”太后看起来倒是仁慈,和善。随后,与皇后一起主持了册封教诲。

原来那两个宫装的夫人是太妃,陈太妃看起来温和谦善,她身后跟着的女子便是她的女儿,永乐公主。

贵太妃,保养的极好,虽然已经年逾四十,看起来却好似三十左右。海蓝萱笃定,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美貌绝伦,即使此时也难掩雍容华贵之美,否则也不会登上贵妃之位。

看着她,海蓝萱心中却升起一丝莫名的情绪,说不清哪里,她看着竟有些眼熟。而贵太妃此时却也将目光递到她的身上,她赶忙微笑回礼。

大家寒暄了一阵,她们几个新人只点头答应着,海蓝萱只觉得脸都要笑僵了。

太后果然说身子不适,不久转回内殿休息了。拜别太后之后,皇后说道,“时候尚早,不如姐妹们到本宫的宫里坐坐吧。”

芸惜早就嘱咐过了,所以海蓝萱并未着急答应,郎明月,郁倪仙也没有急于应承,倒是顾迎春答应的最快,“皇后娘娘盛情,臣妾怎能拒绝!”她的话音还未落,一旁响起绾妃的声音,“翔凤宫离这里近些,若是姐妹嫌皇后那里远些,不如去本宫的宫里休息会,再去不迟。”

她的话里极尽挑衅,并未也并没有一丝邀请的诚意,此举不过是与皇后暗中较劲而已。海蓝萱看向芸惜一眼,芸惜微微点点头。此时,着实让人进退两难,皇后是一国之母,万不能搏了皇后的面子。

可是,绾妃却握有协理六宫的大权,况且她背后有手握重权的家族支撑着,连皇后都要忍让三分,更是万不能得罪的主。皇后脸上明显变了颜色。她甩手一拂衣袖,“若是怕远劳累,姐妹们便去翔凤宫中坐坐。”随后她疾步走出大殿。

一众人都愣在那里,绾妃看着她的身影,唇角映出一丝胜利的笑容,眼角一瞥众人,“要去翔凤宫,还是去凤羽殿,你们自个儿决定吧。”她将这个问题抛给大家,谁的心里都知道,去了哪个宫里就说明今后要站在谁的身边。

海蓝萱心中正想着要找个什么理由,只见此时贵太妃却自后殿走了出来,她怀里抱着一只雪白的波斯猫。刚才大家送皇后,她移到了最后站着,此时转回身,她便是第一个,离贵太妃最近。

她款款施礼,却还未等起身,贵太妃怀中的那只猫,便一下扑到自己的身上,她当即被惊吓得摔倒在地。贵太妃急忙走过来,在她被叶海和芸惜扶起来的时候,拍拍她的手,“怎么样?没吓到你吧!”

所有人此时都看向她,连已经走了几步的绾妃都停住了脚步看向她。海蓝萱知道,此时便是最好的机会,紧皱着双眉说道,“臣妾没事,只是脚崴了。”

贵太妃关切的急忙对叶海和芸惜说道,“快扶你家主子回去,传太医好好瞧瞧。”

就这样,她在所有人的注视中,逃过了这一劫。

回去的路上,叶海心中忐忑不安,几欲想问问她的脚是不是当真崴了,却又不敢随便开口。芸惜看出她的焦急,拉拉她的手,微笑的说道,“叶海姑娘,主子福泽深厚,不必担心,一定没事的。”

看着她安慰的笑容中不带有丝毫担心,叶海也渐渐的放下心。看来一切许是小姐的计策而已,不过只这一次她便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要想在这后宫生存有多么的不易。

回到宫中,进了寝殿。

叶海焦急的来到海蓝萱跟前,“小姐,你的脚可是真的受伤了?”海蓝萱摇摇头,“傻丫头,别担心没事的。”她才安心。

芸惜此时说道,“这宫中只有主子奴婢,叶海姑娘以后千万不要小姐小姐的叫了,万一被人听见恐留下话柄。”

叶海接道,“怎么,这宫中竟然连个称呼也会送命不成?”

芸惜微笑说道,“只要别人有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所以我们平日里更要一万个小心。”

海蓝萱看着叶海说道,“这宫中人心叵测,凶险异常,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芸惜说的没有错,万事要谨慎小心,不能留下任何把柄在旁人的手里。”

叶海点头答应着,随后芸惜又说道,“主子,今日之事众人都看在眼里,所以太医还是要传的。”

海蓝萱点头,“恩。你看着办吧。”

芸惜还是那样平和谦卑的微笑着,然后施礼走出去。

海蓝萱却再次叫住她,芸惜转回头,“主子,还有什么吩咐?”

“谢谢你!”她的话是出自真心的。

芸惜有些受宠若惊的惊讶,她赶紧回道,“主子折煞奴婢了,这是奴婢该做的。”

海蓝萱没有再说什么话,她的感谢是出于真心,同时也告诉她,她是个知恩图报的人,跟着自己,定不会亏待她。

叶海在芸惜离开之后说道,“小姐,您觉得芸惜这个人值得信任吗?”

海蓝萱盯着叶海,瞧了好久之后,开口只说了一句话,“只要你敢去相信,她便值得信任。”叶海不懂,不解的看着她。

“你我相依相伴十几年,心中的感情根深蒂固,不会因为任何一个人而动摇。叶海,从前只有我们三人在府中生存却已经那么艰难辛苦,与此时的皇宫相比却不及百分之一。我们要想在这里生存下去,只靠我们三个人是不行的。”

叶海点头,“奴婢明白,可是万一她对咱们不是真心实意?”

“真心需真心去交换,宫中人情淡漠,人心薄凉。荣华看遍,内心凄冷,唯独缺少的便是心与心的温暖。”她的话语重心长,其实也是说给自己听的,她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对的,可是,此时的她却是别无他法。

叶海心中升起一丝悔意,为自己的小气和目光短浅,“小姐,奴婢知道从此后该如何去做了。”

海蓝萱欣慰的点头,“其实一切都不难,却又那么难。人心最是难测,可是家,国,还是在这后宫,人心所向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只是,此刻她还未真正看清楚,在这后宫中,不是你付出真心,便能得来真心。即使人心所向,身无皇宠,后无依靠,仍旧是要任人宰割。

当有一天,她终于明白了的时候,也是她蜕变的时候。一个人经历了血的教训,经历了背叛,经历了死亡之后,便再也不会轻易对谁付出真心了。

那一天听说皇上临时有事所以没有去,而后来郁倪仙和郎明月也都相继找了藉口回了各自的宫中,而顾迎春去了皇后那里。海蓝萱因为崴了脚皇后特意嘱托,留在宫中修养不必去每日前去问安了。

叶海自从那日之后,与芸惜之间日渐亲密,无事的时候也能偶尔听到她们二人说笑的声音,她欣慰了不少,叶海虽然未见过多大的市面,但是终究是聪慧的。

她放下手中的书,看着芸惜和叶海一同走进来,等她们将门关上,才开口问道,“芸惜,这宫中绾妃做主,谁都知道。就算顾迎春再愚钝也不该刚入宫门就得罪了绾妃啊?”

这几日她没事的时候就琢磨着却怎么也想不通,顾迎春即使想不到,她父亲总会想到的。

芸惜笑着说道,“是奴婢不好,早该让主子知道,让女子忧心了。其实是顾迎春的父亲与绾妃的父亲不和,朝堂之上的都斗争往往会延伸至后宫中。”

海蓝萱这才明了,原来如此。

这几天,芸惜已经将宫中大致的情况都与她讲了。

皇后是太后的亲侄女,十五岁时便嫁给了当时还是王爷的皇上,背后是太后做主。而绾妃在宫中横行霸道,凭的全是她手握军权的老爹,她的**又是顾命大臣,所以足以见得她举足轻重的地位,就连太后恐怕也只得让她几分。

她的心中牢记着芸惜的话,此刻却不知该要如何去做了。父亲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应该是洛哥哥依旧没有被获释,可是,她接下来要如何做呢?要亲自去问皇上,或者去祈求他吗?

父亲说的明白,这样做的后果只能激怒了皇上,害了所有人。可是,这黑暗的后宫中,她真的是一刻都不想多呆了。

脚伤,总有好的时候,即使如此她还是托了好几天。

听说太后染疾一直未康复,近日所有的嫔妃们都日日去问安。今日,她收拾好之后,第一次走出雪缤阁,这宫中的规矩好似当朝的律法,不可轻视,这是她第一次去给皇后请安。

凤羽殿,与太后居住的燕宁宫大小一般。不过太后是寡居,所以装扮上偏素朴了一些,而皇后的宫中便华丽许多。今日在凤羽殿中,海蓝萱还见到了之前从未见过的几个嫔妃。

此时时候尚早,皇后还未露面,凤羽殿的大殿上各宫的嫔妃却已经到齐了。海蓝萱刚走进来,便听有人说道“这位就是萱常在了吧,果然生的貌美人娇。”

海蓝萱抬眼望去,只见一个满脸盈笑,眉目生辉的女子笑望着自己。芸惜早就与她说过,宫中如今只有五位妃嫔,其中有两位是皇上未登基前便娶进门的,皇后,绾妃她都见过了。剩下的便就是,君妃,景嫔,和魏贵人了。

据说君妃自从三年前,两岁的皇子夭折后便久居内宫,很少出门。皇上体恤,更是吩咐过不许任何人前去打扰。眼前说话这位,五官精致,尤其一双眼眸深不见底,一颦一笑可谓万种风情,由她的穿着打扮,便可知她一定是景嫔了。

她深深的施礼,“景嫔娘娘谬赞了,娘娘天生丽质,气质高雅让妹妹望尘莫及!”景嫔笑道继续说道,“妹妹好一张巧嘴,怪不得皇上喜欢呢!”看来面圣殿试那日的事,这宫中无人不知了。

随后,她含笑向一旁不语的魏贵人施礼,“见过魏姐姐。”谁知道,这魏贵人竟冷哼一声,将头扭过。海蓝萱尴尬的直起身子,心想这魏贵人还果真与传闻一般,仗着为皇上生下了一位公主而心性傲慢,只是她为何不想想为何生了公主还仍旧是个贵人呢?